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新闻 > 书法视界 >

书法视界

朱祖国中国画艺术作品(著名书画家、指墨画艺术大师)

时间:2021-01-15 22:17:47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互联网
难道真正的中国画在逐渐地消失了吗?著名书画家、指墨画艺术大师朱祖国先生谈起中国画很无奈感慨:他认为中国画创作的方向以及对传统的认知似乎出了问题,意笔越来越少真正一笔笔

   难道真正的中国画在逐渐地消失了吗?著名书画家、指墨画艺术大师朱祖国先生谈起中国画很无奈感慨:他认为中国画创作的方向以及对传统的认知似乎出了问题,意笔越来越少真正一笔笔画出来的基本上没有!更让人无奈的感觉是许多工笔画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笔,不是笔法、墨法的结合,是描、是磨,是靠时间磨蹭出来的,现在的工笔虽然外形漂亮但没有内涵、审美浅薄。想想都觉得全身发凉。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我们对于传统中国画来说,“笔”向来不成问题,可以说是基本常识。笔与墨不仅是中国画的“双翼”,是中国画独特的造型手段,更是中国画的底线与灵魂。

  在历史上,中国画大致经历了先重用笔,后讲用墨的历史发展阶段。南齐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了中国画的六法,其中一法即为“骨法用笔”。“骨法”与“用笔”的结合,奠定了中国画的基础。唐代张彥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从原始社会时期陶器上的绘画,到南北朝的壁画,再到唐代二李的山水,以线造型是基本手法。中唐以后,“骨法用笔”在文人画与书法中得以不断强化,“骨法用笔”成为汇通绘画与书法的桥梁,是中国画与书法最为独特的基因,也是区别于西方绘画最为重要的元素,被潘天寿先生喻为“东方绘画的精髓”。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然而,这个中国画最为基本的常识,似乎被当下的许多画家所忽略了,存在着三种明显的倾向:

  一是“重墨轻笔”。许多水墨画,表面上看起来水墨氤氲,实际上苍白无力,以涂与染为主,见墨而不见笔,基本不理解古人墨法仍在笔力的道理。墨法一旦脱离笔法成为孤立的存在,就会丧失其生命力,与书法中的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相类。

  二是以描代笔、以为学好素描就能画好国画,以素描画法取代国画用笔。素描是西方绘画的一种基础造型能力训练,重在空间与体积的营造。而中国画的用笔直接来源于书法,强调线条本身的质量,强调中锋用笔且笔笔分明。中国画讲究用笔规律,在时间上具有不可“逆”的属性,而西画的用笔属于描、涂、抹等堆砌手法的范畴可涂可改。于是中国画的用笔的核心是写!而西画用笔的关键是描!

  三是以形盖笔,在当代许多画作中,重造型、重轮廓,粗粗一看非常漂亮,造型到位,而细细一品,看不到一根完整的线条,即使有也非常弱,用大面积涂染与色彩千方百计地加以掩盖。这种以形盖 笔画法,纯为油画与水彩画法。中国画造型的基本规律是勾勒结体,离开用笔难言其为中国画!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书法危机中国画的“缺笔”现象,究其根源,与当下画家对于书法的群体性漠视有关。当代画家的书法水平普高低下,导致很多画家不敢在画面上题字,或者乱题一通,破坏了画面的完整性。许多作品绘画本身与题款书法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许多画家认为画好就行了不愿意把时间花在书法上,这种观念在画坛特别是青年画家中非常普遍。毫不夸张说,中国画艺术正面临绘画发展史上的少有的书法危机。

  传统画论讲究书画同源书画同体,画家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往往被功利市场与浮躁的观念所左右,这是正是问题所在。讲究书画同体并不是要把中国画纳入书法的轨道,其意义在于中国书画在用笔规律上的相通关系,正如石涛所言:字与画者,其具两端,其功一体。

  对于中国画而言,没有用笔的根本,就缺少了中国绘画的根基,而书法应该是提升中国画用笔必然途径,缺笔的画是油是俗!便失去了艺术的生命力。笔如其人!石涛崇尚的一画论揭示出:中国书画线条背后隐藏着,创作者精神世界的表达和追求,透过画家用笔方式与线条功利完全可以看出作者有无大家气象。正是因为它是人的身体状态、精神面貌、文化素养、笔墨功力等综合因素的瞬间表现。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没有笔力,国画就是张皮!笔墨者,传统中国画之精魂。可以说,笔是骨,墨是肉,缺了这两者,国画就难以立起来。但到了今天,很多国画家在笔力方面颇有欠缺,创作时往往不敢露笔,多以反复涂染等借鉴西画的手法来表现对象。

  那么,对于当代中国画而言,“笔”究竟还重不重要?没有笔力做底,国画的继承和发展就没有奔头!笔墨未经锤炼,画面破绽百出。在当下的中国画坛上,很多画家传统功力不行、笔墨功夫不到家、文化修养不到位,造成下笔很软弱,线条浮在纸面上。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在于人们对“笔墨”普遍存在着误读,从而影响了画家的艺术追求,影响了观众的艺术判断,甚至连国画艺术的评判标准都被解构掉。

  那么,何谓“笔墨”呢?几年前,吴冠中先生曾说过“笔墨等于零”,引起了美术界的争论。其实,他所指的是脱离了画面需要的笔墨,而参与争论的很多人将这一前提给割舍掉了,单纯来谈“笔墨等于零”,有人因此而批评吴冠中,有人又因此认为笔墨在今天完全不重要了,这都是歪曲了吴老的原意。这里特别是中国当代绘画缺乏书写性,写意创作被边缘化了;制作性强的作品大行其道,尤其是大幅工笔作品大量出现,在国家级美展中成为压倒性优势,这是很令人忧虑的。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笔墨是艺术家发展的根基,否则,缺乏积累、传承,就谈不上光大中国画了。好画,好的笔墨语言,是可以反复品味的,有一种余音绕梁的魅力。这必须通过经年累月的锤炼而得,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在今天这个时代,太多人急功近利,赶着出效果,所画的东西,乍一看还过得去,细细品读则破绽百出。其实,对这样的东西,艺术家心知肚明。观众在水平、经验还不足的时候,可能看不出来,随着修养的提高,大家慢慢会看懂的,这些肤浅、浮华的东西,终将被历史淘汰,能传承久远的必定是那些笔墨精到、入木三分的作品。

  因此,一个画家只要拉出一条线来,这条线是唐的、汉的?是碑的、帖的?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就知道你的学问到哪里。从小的方面讲,书法功底让画的线条有质量,从大的方面看,书法功底让画作有了气象,字的修炼到了秦汉,那你的画自然会被带到秦汉。当下,很多人觉得这种说法玄之又玄,主要原因在于大多数人的修养还不够。很多画家的作品既没笔也没墨:本来墨分五色,到了一些画家手里,墨只剩下焦黑一片;字不过关,或者只停留在帖的阶段,拉出来的线就软弱无骨、看不出内涵,画作也就无法立起来。画画要画得进去,看画也要看得进去,而画面的笔力线条就是入的通道,像八大山人的作品,你看进去了就会惊为天作。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当然,国画的式微是时代所趋,属于没有办法的事,以前我们的国画教育是老师带徒弟,唐诗宋词背进肚子里,临摹碑帖直追古人,后来美术教育整个引进前西方模式,要的只是造型,这样就把中国画的根基给毁了。

  最近,浙江美院的一批老教授要求学生按照老祖宗的方法去学国画,读书、写字,进行通才教育,我以为这非常好。只有打好了根基,在真正创作的时候,画家才能自由地寻找到气的出口,而不必再考虑技术层面问题。不必强调笔墨说,应该讲究点线面现在很多人想革中国画,有的直接就把笔墨放弃掉了。

  其实,丢了笔墨,虽然仍旧是艺术品,但肯定不是中国画,对中国画的继承发展没有什么意义。而完全循规蹈矩按着笔墨技法的老传统走,又太旧,不适应时代的需要。因此,对当代中国画而言,笔墨一定要跟传统大不相同。

  著名指墨艺术大家朱祖国老师作品

  先说笔吧。中国画的笔性,主要体现在线上,两千年来,中国画一直用线来表现对象,为绘画艺术立下了大功。西画则是在面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中国画放弃线,那就是放弃最大的优势,很不可取。中国画的线也还没发展到极致,仍然有很大的探索空间。十八描在今天已经不够用了,我以为,每一位国画家都应该创造出自己独有的“线”,像潘天寿就用指头创造了独特的线。用竹签来画线,可以,用色料来勾线,也可以。只要有线,作品就能体现出骨力。用线也不必讲求书法功底,一讲书法,就把画家的发挥空间给限制住了。线越多,方法越多,说明中国画在元素上就拓展了。

  在面上,传统中国画以墨为主,现在的中国画则应该以色彩为主。单纯用墨,一望黑乎乎一片,跟现代空间很不协调,年轻人也不喜欢,所以不能再由墨来一统天下了。要体现当代中国画的创新性,在色彩上就要有大突破。

  点方面,可以拓荒的就更多了。中国古人中,只有米芾用点来作画,西方则只有一个修拉爱用点。点是一片广阔的处女地。不管国画还是西画,无论抽象、印象还是具象,其实绘画都逃脱不了点、线、面这三种技法。所以,当代中国画不必再说笔墨,直接讲点线面就可以了,三者搭配好了,就是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