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新闻 >

书法新闻

米芾书法欣赏(据说他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

时间:2021-01-19 12:56:46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书法网
在书法史上,王羲之的地位可以说是无可撼动的,不论哪行哪业,但凡被誉为圣人之人,都是超凡入圣、横压几个时代的奇才,就如王羲之一样,后世书法家有一大部分都是学他的书法

在书法史上,王羲之的地位可以说是无可撼动的,不论哪行哪业,但凡被誉为“圣人”之人,都是超凡入圣、横压几个时代的奇才,就如王羲之一样,后世书法家有一大部分都是学他的书法精髓,所以他是当之无愧的“书圣”。

不过也有例外,在宋朝时期,就有这样一位“书法狂徒”,不但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还大骂王羲之与王献之的书法是“恶札”!此人就是米芾。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米芾,祖居太原,后迁湖北襄阳,这居润州(现江苏镇江),时人号海岳外史,又号鬻熊后人、火正后人。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

而且,他的母亲是宋神宗的奶娘,可以说这君臣二人是喝的一个牌子的奶粉,也因为如此,宋神宗给了形骸放浪的米芾一些官职做做,也算是念及旧情。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而之所以说米芾是“狂徒”,是因为他把书法史上那些顶级名家都骂了个遍。

相传,有一次,宋徽宗让米芾在屏风上写《周官》篇,米芾大笔一挥,笔走龙蛇,写完之后将笔往地上一掷,得意洋洋的说:“一洗二王恶札,照耀皇宋万古。”

能将王羲之和王献之的书法称为“恶札”,纵观整个书法史也就只有米芾这个“狂徒”了。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不仅仅是王羲之,颜真卿、欧阳询等书法家也都遭到了米芾的痛斥,将他们称为了“丑书”之祖。

米芾说:“大抵颜柳挑剔,为后世丑怪恶札之祖,从此古法荡无遗矣。”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骂完了这些古人书家,他又开始痛贬与他同一时代的书法家,什么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韵,蔡襄写字拘谨小气,沈辽的字刻板像算盘珠,山谷描字,子瞻画字……好家伙,这些名垂青史的书法家,在他嘴里都成了一文不值。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要说米芾为何这么“狂”?其实他也是有资本的,他写字八面出锋,用笔的技巧几乎是达到了傲视书坛、炉火纯青的地步,习古之深也非同时代的其他书家可比,而且他最为厉害的一点,还是模仿他人书法,达到以假乱真之境,导致现在书法界所存的一些名家真迹,都有不少人怀疑是米芾写的。

就如乾隆皇帝在《三希堂法帖》中收藏的王献之《中秋帖》,其实就是米芾的“伪作”,当然了,即便是“伪作”,亦是传世重宝。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在米芾擅长的诸多书体之中,尤以行书最为出彩,他的笔下有一幅大字行书作品,名为《虹县诗卷帖》。

此作是米芾晚年大作,他在经过安徽虹县,准备前往汴京(河南开封)就任书画学博士的新职时候,在迷人风光与壮怀激烈心境的影响下,他挥笔写就此作。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因为米芾笔下的大字行书传世很少,所以这卷《虹县诗卷帖》就非常之珍贵,纵观此作,轻重缓急,节奏感非常强, 用墨则是干湿浓淡,交相呼应,浑然一体,得天成之趣。

其中飞白、枯笔、渴笔,这三种笔法的灵活运用,又将此作推上了一个新的境界!

书法史上的顶级“狂徒”,不把王羲之放在眼里,一手行书惊艳四射

 

不得不说,米芾这卷行书《虹县诗卷帖》堪称书法史上的璀璨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