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新闻 > 书法视界 >

书法视界

徐渭书法(徐渭行书代表作)

时间:2021-07-02 16:54:02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徐渭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书法在其所有的艺术成就中极为突出,其自语: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可见书法在他艺术创作中的地位之高。 徐渭对后世书

徐渭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书法在其所有的艺术成就中极为突出,其自语:“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可见书法在他艺术创作中的地位之高。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对后世书法影响最深的当是其狂放不羁、摄人心魄的立轴行草书。大幅立轴作品到明代随着高堂建筑以及书写工具等客观条件的发展应运而生,并快速成熟起来。

相较于之前尺牍、册页、手卷等横式的作品形式,立轴作品更便于展示,且更加注重整体的艺术视觉效果,对于主观情感的宣泄也更为彻底,能充分表现书家的艺术创作力。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

徐渭书法最为人称道的即是此类作品,他凭借高超的艺术手法,融通书画,将愤世嫉俗之情通过笔墨表现出来,创作出一批惊世之作。

周星莲《临池管见》讲:“字贵写,画亦贵写,以书法透入于画,而画无不妙;以画法参入于书,而书无不神。”清晰地阐述了书画创作的密切关系和相互影响,而书画兼善的徐渭无疑是以画入书的成功典范。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

人们多以点画狼藉、满纸烟云、气势恢宏来形容他的书法作品,这与其具有开创性的满构图章法不无关系。章法是一件书法作品成功的关键,是书法创作中多方面内容的统一体,是用笔、结字、用墨、节奏等诸多元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可以说章法在书法艺术中最具构成意义。徐渭满构图章法的成功与其独特的点画形态、结构造型以及精妙的经营布置有着紧密关系。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

积点画以成字,积字以成行,积行以成篇。点画作为书法构成的最基本要素,是一切书法的基础。徐渭的立轴行草书在用笔上放荡不羁,不拘成法,敢于突破,对传统二王秀润、飘逸的用笔进行颠覆性地“破坏”,驾轻就熟地将其绘画中的“点簇”用笔运用到书法的线条中来。

“簇”意为集聚,“点簇”就是点的集聚,表现于用笔就是在线条的挥运中频繁夸张地使用提按顿挫,将运动性、书写性的“点”连接起来,给人以满目狼藉但却形散神聚的视觉震撼。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

“点”在审美功能上的表达更偏向于情感的宣泄,有利于加强作品的气势和节奏。徐渭的狂草作品如疾风骤雨,气势雄壮,呈现出惊心动魄、紧张激烈的视觉效果,这与其大量使用点有着密切关系。

此外,徐渭在书写过程中善用铺毫,将米书的“刷”字、祝书的“扫”字兼而用之,增加了线条老辣苍茫的质感,线质的表现更为多元化,这样的点线结合大大丰富了作品的形式构成,使作品更富有视觉上的冲击力,也使作品具有了画的审美意境。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

为了配合整体的需要,在结字上,徐渭草书字形多呈方扁宽绰,字字飞动,造型奇崛,恰如其自言“体辣格乖,人所不惬”。他经常打破字形点画组合,弱化单字的间架结构,随势赋形,通过上下左右字之间的穿插挪移,化奇为正,化险为夷。

徐渭大幅立轴行草书的章法特点大致可分为疏密两类,其前期立轴书法的章法构成与手卷相类似,接近宋元时期的文人书写形式,点画随势生发,基本上字字独立;结构平正,平稳安放在周围的完整空间中,字与字之间上下呼应,左右观照,顾盼相依,在纵向上列与列之间的关系清晰。相较后期的立轴书法,单列的独立性较强。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

而徐渭后期的立轴书法在章法上最大的特点便是烟岚满纸、纵横跌宕的满构图章法,更能够体现其“真我”“本色”的艺术态度。徐渭之前,满构图的章法形式在祝允明创作中已经有过成功的尝试,如其草书《杜甫诗》轴。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祝允明草书

但祝允明草书中堂不够饱满密实,略显单薄。徐渭在章法布局上则追求“字字侵让,位置互用”,相比祝书更加茂密充实。

徐渭一反历来纵向作品间距过疏的排布,弱化了字距和行距,留白较少,密不透风,加强行列之间的相互穿插,使本来独立的字形结构和行列关系组合成气息连贯的整体,从而达到“唯观神采,不见字形”的理想境界。

徐渭狂放不羁的书法,“破坏”了传统,却堪称惊世之作

徐渭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