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新闻 > 书法视界 >

书法视界

董其昌书法有哪些作品(古代书法家董其昌简介)

时间:2021-08-02 22:30:54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董其昌 (1555-1636年) 字玄宰, 号思白、香光居士, 祖籍汴 (今河南开封) 人, 后移居华亭 (今上海松江) 。官至南京礼部尚书。他精鉴赏, 富收藏, 书画成就均为明后期大家。其书法作品多署其

董其昌 (1555-1636年) 字玄宰, 号思白、香光居士, 祖籍汴 (今河南开封) 人, 后移居华亭 (今上海松江) 。官至南京礼部尚书。他精鉴赏, 富收藏, 书画成就均为明后期大家。其书法作品多署“其昌”, 画作则署“玄宰”, 所以有“书不玄宰, 画不其昌”的说法。在画坛上与顾正谊、莫是龙、陈继儒等互为师友, 相互标榜, 形成历史上的“华庭派”;与杨文聪、程嘉燧、张学曾、卞文瑜、邵弥、李流芳、王时敏、王鉴合称为“画中九友”。

千年笔墨,独秀一枝——浅谈董其昌及其书法艺术

 

董其昌对中国山水画的重要贡献, 在于他近一步提纯了绘画语言, 即把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从绘画的综合因素中突出出来, 不再仅仅作为营造图像的手段, 而是成为绘画表现的重要目的。他主张绘画创作应从学习古人的作品入手, 在熟练地掌握古代大师的笔墨与图式的基础上, 进而以秩序化的图像程式的重新组合为媒介, 推出了以前人母题作画, 结合有关画史画论题记而发挥笔墨个性的表现方法。

董其昌为了标榜文人画提出了“南北宗”之说, 以禅宗的南北两个宗派, 比喻绘画史中自唐以来山水画的不同风格。“南北宗”论及其整套绘画理论,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影响十分深远。他的一生书画理论著作十分丰富, 有《容台集》、《画禅室随笔》、《画旨》、《画眼》等行世, 其它还有不少散见于书画作品上的题跋。其传世作品颇多, 如《高逸图》轴 (现藏故宫博物院) 、《江干三树图》轴 (现藏上海博物馆) 、《云山水隐图》等。

董其昌除了在画坛取得重大成就外, 其书法也是明清以来影响较大的一位。早年从临学颜真卿入手, 后改学虞世南, 又临仿钟繇, 王羲之法帖, 尤擅长行楷。学书他主张临古:“学书不从临古来, 必坠恶道”。直至78岁高龄, 仍在反复临帖。晚年的董其昌仍归入颜真卿, 他的书法自成一体, 笔画圆劲秀逸, 平淡古朴。

千年笔墨,独秀一枝——浅谈董其昌及其书法艺术

 

在章法上, 字与字, 行于行之间, 分行布局, 疏朗均称。董氏一生书法用功极勤, 又享高寿, 故传世作品极多, 他的书法影响深远, 一直延续到清代中期。历代皇帝康熙 (玄烨) 、乾隆 (弘历) 都以董书为宗法。其重要代表作如晚年楷书《三世诰命》卷, 作于天启五年乙丑 (1625) , 七十一岁, 法颜真卿, 结体端正, 运笔凝练, 法度严谨, 在平淡中具苍劲秀逸的姿态。又如行书《苏轼重九词》, (现藏上海博物馆) , 用笔圆润秀劲, 结体虚灵, 有意拉开行间字距, 使之疏朗闲适, 姿态自然洒脱, 追求“意到笔不到”的韵味。与刑侗、张瑞图、米万钟并称为“晚明四家”。董其昌一生追求书艺的至境, 在用笔、结字、章法上不断追求形势美的再创造, 使之更完美、更抒情、更个性化。

书法艺术的构成包括两个内容, 其形式意味和笔法体系是书法艺术和形式构成;其审美意味所表现出的创作主体的心灵世界是书法艺术的精神构成, 两者既相对独立, 又相辅相成。书法艺术总体构成的别具一格的内涵显示了书法艺术的本质。董其昌在书法创新上的胆识、气魄、天分以及他集行、楷、草三种书体于同一书作中成功的创造, 让人拍案叫绝。他的审美观点, 艺术实践更值得我们深思、学习、借鉴。我们由此法则入手窥探董其昌的书法艺术, 可以得到全面的审美认识。

千年笔墨,独秀一枝——浅谈董其昌及其书法艺术

 

一、董其昌书法的形式美

汉字的形式是书法艺术空间形象的本质内容, 形式美取决于笔法、字势、局势。那么, 什么是形式美呢?当我们欣赏一幅书法作品时, 就会觉得每件作品各有自己的特点, 这些特点或刚劲如龙威虎振, 松耸峰危;或柔美如鸟散云开, 柳舒花放;或动感如风云突变, 惊鸟出林;或静态, 如叶裹红花, 云间白日等等不同的风格, 给人已遐想, 这就是形式美给人以美的享受。

董氏在书法形式美的表现方面的确独具一格:在笔法方面, 董其昌认为提笔需有力:“在一转一束处皆有主宰”。提笔能立定精神, 运笔则彻能放纵、能攒提, 虽在短小的尺牍之间, 也能造成纵横千里的势态。汉代大书法家蔡邕曾说“凡欲结构字体, 皆需象其一物, 若鸟之形, 若虫食禾, 若山若树, 纵横有托, 运用合度, 方可谓书”。在蔡邕看来, 字不仅是表达一定程度的概念符号, 而且是表现生命的单位。生命万物的形体无不由骨肉筋血构成。古代书法家运用笔这个书法的特殊工具, 通过点线笔画表现客观形体的骨筋血肉。

“书有筋骨血肉, 筋生于腕, 腕能悬, 则筋骨相连而有势。骨生于指, 指能实, 则骨体坚定而不弱。血生于水, 肉生于墨, 水需新汲, 墨需新磨, 则燥湿停均而肥瘦适可。然大要先知笔绝, 斯众美随之矣”。名人在《书诀》里的这段话, 道出了骨肉筋血和美学的密切关系, 关键是用笔。董其昌也领悟其精髓并反对明人书软媚的风气, 提出“笔画中须直, 不得轻易偏软”。由于他的提按波颇有筋骨, 因而风格柔而不弱、秀而不纤, 侧锋取势, 虚实相生, 从而独具一格的创造了董氏书法的新颖的笔墨表现手法。

千年笔墨,独秀一枝——浅谈董其昌及其书法艺术

 

就结构美而言, 凡结字成功者, 其长短、宽窄、大小、疏密、斜正, 均自然多变, 并于变化之中, 力求和谐统一, 即可相应成体。倘只顾及平正、对称、整齐、而忽视其中之变化, 则难免呆滞之弊。而董其昌的结字, 端严工整、活泼多姿、质朴自然、聚散和谐、巧妙险绝、浪漫天真、体趣横生。他的行楷书法比例雄健、笔法多样, 熔篆、隶、草、楷笔法于一炉。

书法中用墨的好坏直接影响艺术的效果。《书谱》说:“带燥方润, 将浓逐枯”, 所指的是作品中不能单一地应用。欣赏书法的笔墨, 最重要的是要在自然中间匠心。董其昌尤重“用墨”, 创淡墨书法一路, 使墨色的表现不亚于书法用笔的表现。董其昌很强调书法用墨的重要性:“字之巧处在用笔, 尤在用墨, 然而多见古人真迹, 不足与语此窍。”

古人用墨, 皆用浓墨, 而董其昌独壁蹊径, 墨“淡”而不“枯”。滋润的“淡墨”书法, 更易于体现空灵飘逸的境界。董其昌以“淡墨”书法, 拓宽了墨色的表现形式, 同时也是他禅释思想的表现, 也只有“淡墨”才能表现作者的淡精神, 表现无极的空寂禅学天地。

千年笔墨,独秀一枝——浅谈董其昌及其书法艺术

 

二、董其昌书法的精神美

书法艺术和其他艺术一样, 归根结蒂都是人的创造, 因而, 在本质上都是人的精神写照。书法艺术的内涵不仅是技巧的展现, 也不仅是自然美的抽象和升华, 而且是人的生命形式的升华和象征, 也是人心灵美的映现。

我们欣赏董其昌的书法艺术, 总感到大气磅礴, 流畅自然, 劲健豪放, 沉着痛快, 雄浑天成, 有力度、有节奏、有旋律, 给人以无限的联想。这不止是书法形式构成之美产生的效果, 也是董其昌的个性化人格精神在技法、形式审美中的透视。他的经历、学识、怀抱、气质、修养、人格力量都化作了书法的神韵, 体现了高尚的生命价值和闪光的人格精神。

字如其人, 自然流露, 字不但表现每个人的特性还能表现每个人的思想感情。董书追求的是萧散古淡的意境, 淡是处于性情的自然, 非钻仰之力能得。董其昌锐意于仕途, 得意于官场, 本心未必清淡, 其书“淡精神”, 既来自于人儒道之间自由山人的传统, 又来自于精研佛学, 悟通空寂之理。同时, 董其昌很欣赏苏轼书法“天真烂漫是吾师”一句, “天真烂漫”是性情的自然, 有如儿童不加掩饰、不作意的心灵。

千年笔墨,独秀一枝——浅谈董其昌及其书法艺术

 

董氏开拓了纤秀为主的新路, 明代的书法不乏纤秀秀媚之作, 董其昌的“纤秀”之书寓含道、释哲理, 具有深厚的美学内涵和高超的艺术境界, 纤而不弱, 秀而不媚。宋代王安石认为:“但疑技巧有无碍, 不必勉强通神”。所谓:“不必勉强”, 乃指作书之时, 无故作姿态之意, 无哗众取宠之心, 而顺其自然, “妙手偶得之”。习字之人惟具此种自然造化之功, 方可入美之佳境。

一幅好的作品, 能给人感到愉快、舒适、振奋并得到美的享受。西汉杨雄称书法为“书画”, 晋王羲之称之为“书意”, 唐孙过庭称之为“佳境”, 五代贯休称之为“神力”, 明徐文长称之为“书神”, 这些都可以说是书法的生命力的显示, 书写着情感、个性、修养等的寄托。

董氏的书法作品也注意到了情感的寄托, 因而其作品不论在形式或者精神上都有着一种美感吸引着观者, 所以其清雅疏秀的书风不但在明清时期风靡一时乃至今日仍成为后人学习临摹的对象。董其昌书法上注重的形式美与精神美应得到我们后人书法界的推崇与借鉴, 这样才能通过学习其书法艺术、书法精神来促使后人对书法有着更好的传承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