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新闻 > 书法视界 >

书法视界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时间:2022-03-09 20:40:50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刚刚结束的全国第八届篆刻展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透过展览本身,可以看到一些值得发掘和思考的现象,而这些现象则能够从一定程度上反应目前国内篆刻艺术发展的种种趋势。《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刚刚结束的“全国第八届篆刻展”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透过展览本身,可以看到一些值得发掘和思考的现象,而这些现象则能够从一定程度上反应目前国内篆刻艺术发展的种种趋势。《现状与未来——以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为中心的学术考察》一文中,笔者针对本次篆刻展进行了细心地发掘和详尽地总结,从学术科研的角度,充分解读发展现状、展望未来趋势。文章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和启发作用,获得了广泛认可。因此,“云大书法”响应广大业界人士的号召,通过微信平台与大家分享好文,学习交流。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现状与未来

——以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为中心的学术考察

成联方(云南大学)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的评审工作,于2018年11月20日至11月22日在广东省深圳市顺利完成。一共收到稿件2771件, 经过评委的严格评选,298位作者入展。投稿数量前五位的省份,分别是江苏(259件)、浙江(257件)、山东(222件)、广东(200件)以及河南(188件)等五个省份。

笔者作为学术观察员,有机会看到所有投稿作品,而且,亲眼目睹了入展作品、落选作品的整个产生过程,便对本届展览、当前的篆刻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态势有些思考。

本文在数据统计的基础上展开研究,数据的采集方式是把信息化工具与人工手段相结合而进行的,所以,结论应该是较为可信的、可行的。

围绕全国第八届篆刻展进行研究之后发现,以下几个方面较有学术价值。

一、80后已成为入展主力军

一门艺术是否发展,参与人员的年龄结构是一个重要指标,过度“老龄化”和过度“年轻化”都不是艺术发展的良好态势。艺术生态结构与政治、文化的生态结构是完全一样的。所以,对第八届入展人员的年龄结构进行统计分析,便具有学术意义。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第八届篆刻展一共入展298人,以十年为一个年龄段对入展人员进行划分,50后入展4人,60后入展34人,70后入展88人,80后入展100人,90后入展72人。(见表一)。从图表可以看出,80后已经成为入展主力军,开始走向历史前台。 80后成为入展最多的一个年龄群体,不仅因为他们投稿人数多,而且,也说明了他们的艺术水平逐渐走向成熟,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重要群体。

同时,摆在80后面前的问题也就非常明显,例如,如何在下一届或者时代潮流中保持优势?如何与70后和90后在比赛中角逐?等等这些问题都是80后所面临的问题。

90后作者在本届展览中成绩突出,这是令篆刻界人士始料未及的。从本届入展作品可以看出,年龄大的作者在技术上和艺术品味的火候上,往往胜过年轻作者。因此,在未来几年的发展中,尤其在比赛中,90后在技术上和境界上要想胜过80后、70后,恐怕不太现实。如何进行新风格的尝试与创造,如何保持自己的“先锋”角色,可能是90后需要考虑的首要问题。

70后入展88件,排名第二,这已经表现出一些问题了。一是70后篆刻家之中,那些已经取得社会地位和影响力的,便不再参与比赛,所以投稿数量便不及80后;第二,说明70后篆刻家的风格已经形成定式甚至固化了,不太能打动评委了。这两个方面大概是70后入展人数少的重要原因。当然,风格是一把双刃剑,有的艺术家以成熟为资本而稳步推进,有的艺术家却因为成熟而不再吸收新的东西,逐渐趋向保守。70后艺术家已经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年龄阶段。

最值得敬佩的是60后、50后投稿作者,在如此日新月异的比赛浪潮中,仍然以一种“不服输”的气魄积极投稿。这是令人尊敬和佩服的。但是,赛事像滚滚车轮一往直前,在年龄不占优势的情况下,60后50篆刻家如果还热衷于展览,必然被展览所抛弃。从数据统计完全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二、篆刻十大省市及其进退现象

对近三届全国篆刻展进行数据统计之后就会发现,连续三届进前十名的是浙江、河南、北京、江苏、辽宁、广东、河北等七个省市,两届进入前十名的是黑龙江、湖南、上海等三个省市,这十个省市便是篆刻十大省市。内蒙、四川、江西等三个省份只有一次前十名,所以,不能当作名副其实的前十强。(见表二)

浙江省在近三届全国篆刻比赛中,皆高票稳居第一,是名副其实的篆刻大省。山东紧随浙江之后,分别排二、三、四位,每届规律性地倒退一位。这个规律性的“倒退现象”应该引起山东篆刻界的警觉。

河南在第六届排名第十,第七届跃居第五,到第八届又跃居第二。河南篆刻界的成长如此之快,其经验是值得其他省份借鉴的。

辽宁有很深厚的篆刻基础,在全国有很高的声誉。第六届排名第六,第七届跃居第二,第八届又退到第七。可以看出,辽宁的篆刻总在这个层面上来回打圈,要想在短时间内有重大突破,恐怕难度不小。江苏、广东的情况与辽宁非常相似,不再赘述。

黑龙江在第六届排名第三,第七届排名第四,第八届在十名以外。黑龙江同样出现了规律性“倒退现象”,为什么产生这种现象?黑龙江篆刻界也应该引起重视的。

河北的篆刻进步很快,在第六届和第七届皆排名第七,第八届跃居第三。这是值得肯定的。江西与河北近似,也在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之中。

湖南篆刻似乎一直被人忽视,实际上,湖南的篆刻一直名列前茅,第七届排名第十,第八届排名第六。从数据上证明了人们常规认识的不确定性。

以上这些现象或者问题,对篆刻界或许有些参考价值。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三、五大主流印风及其分布变化

本部分只对有完整印屏的全国第八届篆刻展和全国第七届篆刻展进行统计比较。为什么不进行近三届的比较研究呢?因为全国第六届篆刻展的完整印屏难以找到。《全国第六届篆刻艺术展览作品集》倒是容易找到,但是,该作品集仅仅选取每位入展者的部分作品入书,这是不能反映该届展览印风的真实情况的。所以,本部分只对第七届、第八届进行风格统计与分析。

在这里还要说明的是,为了保证风格统计的准确性,只能按照风格大类进行划分,不再做更细的分类。例如,把所有秦朝以前的风格都归于“古玺”一类,把印陶文与封泥、陶瓷印等归于“陶印封泥”一类,把与赵叔孺、王福庵、陈巨来等一系相近的民国印风归于“赵叔孺、王福庵、陈巨来”一类等等。

某些入展印屏,作者将不同风格的作品贴在一起,例如,把鸟虫篆与玉印放在一起,把王福庵与黄牧甫、汉印与封泥等风格差距较大的作品放在一起。因此,不能对这些印屏进行风格归类,只能放在“其他”类,不在表格中呈现。

有的在刀法上是楚玺风格,但文字却是小篆;有的在章法上取“日庚都萃车马”的燕国古玺,但文字却是小篆;有的采取印陶文风格,但文字却是缪篆等等,这些都是文字与形式不统一的问题。这种现象可以称之为“拓展”的,亦可称之为“欠成熟”的。考虑到本部分对入展作品是进行风格划分,因此,便按艺术形式进行分类,字体与风格是否统一的问题,便不作硬性考究。

通过对第七届、第八届的入展作品进行统计之后发现,该两届入展人数最多的前五种印风完全相同,而且,入展数量的排序也完全一样。(见表三)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人们常说比赛代表的是“时风”,并不是整个艺术界的真实情况。这个观点似乎不容怀疑。但是,如果比赛中所体现出来的“时风”是超级稳定的、持续不断的,这个“时风”就应该能代表一个时代的主流风格。通过第七届、第八届可以看出,这五种印风高度重合,可以说是“超稳定结构”的,因此,界定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五大主流印风”,大概不会有太大错误。

表三所示,古玺是当代印风的第一大宗。第八届一共298件作品入展,古玺就占110件,入展率为37%;第七届一共有302件入展,古玺就占119件,入展率为39%。两届的古玺入展率非常接近。

通过统计,古玺入展的前五位省市,浙江第一,山东第二;河南从第七届的第五,到第八届跃居与山东、河北并列第二。近十来年,河北的篆刻发展很快,第七届时,河北的古玺还未进前五,到了第八届,一下跃居与山东、河南并列第二。黑龙江、内蒙、湖南的篆刻艺术在全国也都非常靠前,古玺印风一直保持五名以内。

表格中还反映出一个现象,第七届古玺风格的分布是非常集中的,前五名由七个省份组成。但是,到了第八届,前五名由12个省份组成,这说明了古玺印风在全国已经逐渐铺开,分布越来越广泛。

王福庵、赵叔孺、陈巨来一系印风对篆刻界一直有巨大影响,第七、第八届都排名第二。表格所示,这个流派主要集中在浙江、江苏、辽宁、河南、北京、四川、黑龙江等七个省市自治区,以浙江人数最多。与古玺分布相似,王、赵、陈一系印风在第七届的分布也是非常集中的,前五位一目了然。但是,到了第八届,分布就广泛一些了,有六个省份进入前五位。

再者,通过计算就知道,第七届的王、赵、陈一系风格的入展率是24.8%,第八届是21.4%,下降了三个百分点,这说明了学王、赵、陈一系风格的人在逐渐减少。

陶印封泥是第三大印风。第七届入展率9.6%,第八届入展率17.7%,上升了八个百分点。这说明了陶印、封泥已经受到篆刻家的青睐。经笔者统计,第八届入展的53件陶印封泥作品中,陶瓷印风就有52件,另外一件是封泥风格。陶瓷印风是本届的新亮点。石头是不可再生的,陶瓷、陶印这种材质是对印章石料的补充,价格便宜、资源丰富,而且也具有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因此,可以推测,陶瓷、陶印在未来的篆刻艺术中,将会成为一个重要方向。

黄牧甫风格是入展的第四大风格。与前面三类的入展情况非常相似,黄牧甫印风在第七届时,前五名有八个省市,分布较为集中。但是,到了第八届,前五名有十五个省市,分布就较为广泛了。这说明了黄牧甫风格在全国的分布越来越平均。而且,以表三所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即篆刻大省——浙江省学习黄牧甫风格的人并不多,这说明浙江省有自己的地域特征,与河南、河北、北京等地的印风广泛的特征是不同的。

鸟虫篆风格是入展的第五大风格。鸟虫篆风格的地域分布与以上四类也非常相近,第七届较为集中,第八届也非常广泛。

排名前五位的主流印风,在全国的分布特征,都是由第七届的较为集中向第八届的较为分散的态势转变。这说明全国相互学习、相互影响的风气渐浓,趋同化特征逐渐明显。这是值得篆刻界思考的问题。

从表格中还可以看到一个很有学术价值的现象,即当代印风的走向是“取两头,舍中间”。一头是先秦古玺和陶印封泥,一头是民国黄牧甫与王福庵系统。至于中间段的汉印、将军印以及明清流派印,乃至民国吴昌硕、齐白石,学习的人已经非常少了。

黄牧甫与王福庵、赵叔孺、陈巨来一系印风在全国的影响竟然如此之大,在统计之前,本人是想不到的。黄牧甫以章法取胜,王、赵、陈以多字的章法难度和精工富丽取胜,所以赢得印家和评委的青睐。但是,从统计表可以看到,这两类印风的入展率均在下降,所以,可以预测,这两类印风在以后的比赛中不一定还有“昔日”之辉煌了。

通过表三所示,目前这个“超稳定结构”的五大印风格局在短时间之内不会有太大改变,补充和调整一定会有,但是,很难动摇这个结构的根本。同时,这个数据统计也告诉大家,从事物的发展规律上说,任何超稳定的“结构”都会改变,只是力度大小和时间长短的问题。寻找新的路子,拓宽取材范围,追求新的艺术风格对艺术家来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四、第八届篆刻展的女性90后现象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如表四所示,全国第六届篆刻展有14位女性入展,入展率3%;第七届有6位女性入展,入展率2%;第八届有27位女性入展,入展率9.1%。第八届的女性入展率突然翻了四倍之多。只要翻开艺术史就知道,女性积极参与艺术活动的时期,往往是社会高度发达、文化多元、社会民主、经济繁荣的时期。所以,一门艺术是否真正发展了,女性艺术家的参与度是一个重要指标。

篆刻是需要体力支撑的,尤其刻大印、刻铜印等等更需要力气,所以,女性往往不太喜欢刻印。而且,篆刻是小众艺术,寂寞的艺术,没有足够的经济保障、艺术禀赋和毅力,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这些基本问题是影响篆刻事业的重要原因。本届竟然有27位女性入展,创了历史新高,这当然是值得研究和思考的现象。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本届入展女性按地域划分,浙江6人,河南4人,辽宁3人,山东2人,福建、广东、河北、湖南、吉林、江苏、江西、内蒙、陕西、四川、天津、重庆等12个省市各占一人。可以看出,篆刻大省同时也是女性篆刻大省。(见表五)。

对27位入展女性进行年龄统计,便反映出一些值得思考的学术现象。如表六所示,90后有11人入展,80后有9人入展,70后有6人入展,60后有1人入展。(见表六)。

第八届篆刻展,男性以80后入展最多,女性却以90后入展最多。而且,男性入展规律是以80后作为分水岭,呈“中间大两头小”的分布态势。但是,女性却呈直线型的发展趋势。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95后女性在全国篆刻大赛中的入展比例如此之大,这是笔者在统计之前想不到的。通过95后女性入展率一事,说明了我国的书法篆刻事业正在蒸蒸日上。而且,笔者又对90后女性进行年龄细分,发现90后女性入展者中,竟有8位是95后,占了所有女性入展者的29.6%。从年龄看,95后女性基本都还是学生,却能在全国大赛中胜出,这说明受过书法科班教育的专业人员,在未来的书法长河中将会成为主要力量。这也证明了书法高等教育对我国书法事业的重要意义。

总结: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以及当下的篆刻态势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80后已经成为入展的主力军,开始走向历史前台。

第二, 浙江、河南、北京、江苏、辽宁、广东、河北、黑龙江、湖南以及上海等是篆刻十大省市。浙江稳居第一,其他省市有进有退。

第三,古玺、王福庵赵叔孺陈巨来一系、陶印封泥、黄牧甫印风以及鸟虫篆是当代的五大印风。这五大印风主要集中于篆刻大省,但是,目前正呈现从集中到分散的分布态势。

第四,女性90后现象,尤其女性95后现象是本届展览的重要现象,对篆刻艺术的未来具有启示意义。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全国第八届篆刻展(书法市场的前景和预测)

作 者 简 介

成联方,1970年生于云南昭通。书法博士,云南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云南省文史馆特聘研究员、云南省青少年书法协会学术总监、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