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新闻 >

书法新闻

玉兔迎春:书法里的兔字文化

时间:2023-01-25 11:31:13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除了儿歌《小兔子乖乖》,关于兔子讲得最多的应该就是“守株待兔”的成语故事。兔子在其中不是主角,只是一个“冤死鬼”,这则成语讽刺的是好吃懒做的投机分子,这是中国式的

除了儿歌《小兔子乖乖》,关于兔子讲得最多的应该就是“守株待兔”的成语故事。兔子在其中不是主角,只是一个“冤死鬼”,这则成语讽刺的是好吃懒做的投机分子,这是中国式的寓言。但在出自《伊索寓言》的《龟兔赛跑》的故事中,兔子则成了人们嘲笑的对象。其实现实中未必,兔子不会等着乌龟来超越,因为人们常说“跑得比兔子还快”,便说明了兔子的速度。而“逸”就是由“兔”字派生出来的这样一个会意字。三个兔字叠在一起组成一个汉字“

图片”,读作

图片,“疾也,从三兔”,现在也作“赴”,表示跑得飞快的样子。

有关兔子的神话传说流传最广的莫过于嫦娥奔月所带着的那只兔子,后来在广寒宫里成了精,在《西游记》中还一度成了女主角,动了凡心,变化成国王的女儿,企图和唐僧结为夫妻,结果可想而知。其实,在《封神演义》一书中,也出现过兔子的形象,但却是极度令人悲伤的。周文王在还未成为周文王之前,身份是西伯侯姬昌,被迫吃下儿子伯邑考做成的肉饼,呕吐出来之后,幻化成一只小白兔飞奔而去,不知所终。

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兔文化”,褒贬理解都有,除了正面可爱的形象之外,也有一些负面的,诸如“狡兔三窟”“兔死狐悲”“兔死狗烹”“兔子不吃窝边草”“兔子尾巴长不了”等。西方文化中则有“兔八哥”“兔女郎”等形象。兔八哥于1938年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出生”,最终形成一个具有傲慢的举止、离群独步并有一种溢于言表的优越感的形象;“兔女郎”文化属于欧美大众文化中的激情文化,50多年来,“兔女郎”一直营造精英、新贵的激情空间。零零散散说了这么多,不管怎样,我想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应该还是留存于很多人童年记忆中的那首轻松愉快的儿歌《小兔子乖乖》吧。

在此,我将书法史中包含有“兔”字的一些经典作品进行了整理,与广大喜爱书法的朋友一起分享。

图片欧阳通《道因法师碑》(局部)

欧阳通《道因法师碑》(附图释文:之净场乎。而以九部微言,三界式仰,缅惟法尽,将翳龙宫,挥兔豪而匪固,籀鱼纲而终灭,未若镌勒名山,永昭弗朽。遂于寺北岩上,刻石书经,穷多罗之秘帙)。欧阳通的书法宁静古雅,不同于其父的古厚,而是抑扬顿挫、法相庄严,如《广川书跋》所评:“通笔力劲险,尽得家风。”再如朱长文《续断书》以为:“虽得询之劲锐,而意态不及也,然亦可以臻妙品矣。”清何绍基对其极为推崇,称《道因法师碑》“险劲横铁,往生育突过乃翁”,六朝淳古之气淋漓尽致,但传其父分隶法。

图片孙过庭《书谱》(局部)

孙过庭《书谱》(附图释文:树青琴,殊姿共艳;隋殊和璧,异质同妍。何必刻鹤图龙,竟惭真体;得鱼获兔,犹吝筌蹄。闻夫家有南威之容,乃可论于淑媛;有龙泉之利,然后议于断割。语过其分,实累枢机),虽有“千字一面”之评,然在笔走龙蛇之际,仍有细微变化,于起收之际分外讲究节奏,铺展顿挫,轻重得宜。书写中的提按收放、推拉使转、引送起落、顿挫铺拢、立笔换面以及字法的组合、章法的排列、笔墨的浓淡等一系列技术要求,在《书谱》中既用语言表达,又以笔墨呈现。

图片米芾《木兰诗》(传)(局部)

米芾《木兰诗》(传)(附图释文: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始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娘。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绍圣元年岁次甲戌九月廿六日芾)。此作明显为伪托之作,落款为“绍圣元年岁次甲戌九月廿六日”,时在1094年,米芾44岁,此时应该为书《蜀素帖》后不久。而此作风格与《蜀素帖》差异很大,已经有熟俗之气,明显不对。但是此作仍有“刷”字之特征,符合米芾的用笔习惯,乃高手所为。

图片黄庭坚《僧润诗三首》(郁孤台法帖)(局部)

在黄庭坚的《僧润诗三首》中(附图释文:欲语行时不易行,如鸟如兔两光明,宁关画夜精勤得),黄氏草书无激越之气,以独特的“心悟”抒发,演绎出“荡桨笔法”,开辟出了一新境界。通过笔画的凝重与迟涩,营造出独特意境,没有晋人的自然之趣,没有唐代的大气磅礴,节奏感分外不同,柔中见刚、刚柔并济。黄庭坚写出了最高境界的文人草书,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其草书功力,更得益于他的诗才和人格修养。

图片邓文原《急就章》(局部)

在邓文原的《急就章》中(附图释文:余、谭平定、孟伯徐、葛咸轲、敦䴔苏、耿潘扈。第七、锦绣缦旄离云爵,乘风悬钟华聩乐。豹首落莽兔双鹤,春草鸡翘凫翁濯。郁金半见双白蘥,缥

图片绿丸皂紫),其章草清新流利,略少古意,笔画精严,斩钉截铁,有一股华美之意。笔法上更多以当时的行书、草书笔法来写,辅以章草的典型用笔——捺画波磔,正是这种“无意的”创新,影响了后世取法章草者,如宋克、高二适等。

图片杨维桢《竹西草堂记题卷》(局部)

这里欣赏的是杨维桢的《竹西草堂记题卷》(附图释文:山堂也。推其亭于兔园,莫非吾植。推其西于东南,莫非吾美。二三子何求西之隘哉。三子者,矍然失容,偞然下意,逡)。杨维桢被誉为“字妖”,一生仕途不顺,却济世之心不泯,心中无法释放的块垒一吐为诗文、为书法,酒酣以往,笔墨横飞。其起收笔很特别,起笔不避尖锋,收笔捺画,多半喜欢扭一下,字形夸张,上大下小或上小下大,颇不合比例,使得字态妖娆。这种点画狼藉、字形斜歪、矫杰横发的写法,时时透露出一种勃郁沉痛的不平之气,充满了夸张和变形以及对古典法度的破坏与重构。

图片傅山《乾坤惟此事五言诗》

傅山的这件草书竖幅(附图释文:乾坤惟此事,不论古于今。一盏酡双白,三春草寸心。中山兔笔在,大醉浑沦寻。俭食中丞旧,家声汉代荫。杯深云月恋,彩舞雀翎浸。世界兹难坏,和同涉入吟。庆寿诗为旭翁老年丈劝觞。侨黄老人、旧年家弟傅山),为其草书精品,开篇饱蘸浓墨,极具气势,其后笔势荡漾开去,一发而不可收,通篇酣畅淋漓。难能可贵的是,此时尚无过度狂怪的习气,虽然放纵,却具有理性精神,极为难得,字形虽相互挤压,但个个神完气足,使得全篇超凡入圣。

春风得意★玉兔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