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作品欣赏 > 行草 >

行草

行草书法怎么写(行草书法欣赏评测)

时间:2021-01-19 13:02:18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钱玉清 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 2012年书法报书法海选 兰亭诸子获奖书家 行书而或中堂 (第7行上应为高) 规格116cm67cm 作品评语 从作品的整体情况来看

钱玉清

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

2012年书法报·书法海选

“兰亭诸子”获奖书家

行书而或中堂

(第7行“上”应为“高”)

规格116cm×67cm

作品评语

从作品的整体情况来看,作者或未经过系统、规范、严格的学习训练,不管用笔、结字,还是墨韵、章法布局等,都缺乏对书法相应的基本认知。

一、用笔。笔法是书法的核心,历观古人经典书作,无不在用笔一途令人心折、动人心怀,或精劲隽逸、或遒媚苍涩。但 该作即在书法尤为关键的环节(用笔)上显得力不从心,无所依傍,多数点线混沌、模糊,使转不清、提按不明,究其原因,可能作者未曾写过楷书,或楷书写得不多。

钱玉清示范作品

行书而或条幅

规格136cm×34cm

二、结字。赵孟頫以为:“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从此作来看,作者依稀师范大王,兼取南宫风气,然除“影”“登”“楼”“远”“处”等少数字外,大多数字的字构、字态、字形松散、失重、乖戾,或这笔过长,那笔过短;或这头过重,那头过轻;或这边过高、那边过低, 很少有适当的、恰好的成熟表达。

三、墨韵。作者施墨大胆,吸收了古人特别是王铎的涨墨手法,作品水墨淋漓,润泽饱满,为作者的勇气、胆气点赞。但用墨的常识性、技巧性的知识构成尚有待提高。首先是墨色仅偏于二极,层次感、丰富性不够;其次,在润、枯矛盾关系处理上未作思考,涨墨多在作品的上部和下部,形成上下重、中间轻的局面,如顶端一排的第一字“而”“金”“何”“辱”“嗟”“之”“之”“其”俱为涨墨,为何要这样呢?相比较还是下部合理些,枯润相间,以润为主。

四、章法布局。因纸张幅面受限,以题款的形式完成正文的章法布构古来有之,但作者显然对这种处理方式不熟悉。如确因篇幅有限,以同样字径无法写完一个相对完整内容的情况下,则应提前结束,合理留白,而不可内容充塞满篇。该作如在“湖”处“收官”,余下正文重新换行,下浮一二字以落款形式完成则是另一种面貌。另:此作尚有两个别字,一个简化字。“曜”应为“躍”、“皆”应为“偕”、“选”应繁写。

经典解读

王铎涨墨法的运用

■钱玉清

有明以来,影响中国书法发展的关键人物中,王铎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启功先生盛赞王铎之书:“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尤其他在行草书领域的卓越成就奠定他在书法史中的地位,其中最有突破性、开创性的贴有“王铎”标签的艺术表现特色当属“涨墨法”,“涨墨法”或许未始是王铎的发明、首创,但其在书法中的广泛运用、大量运用应该说是史无先例、前无古人的,也在书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王铎 行草《雒州香山作》诗轴

雒州香山作。

旧日庄严地,林香景未残。

为心方欲寂,入涧忽然宽。

橙实侧深垭,钟声浮别峦。

僧人说九老,髣髴(同“仿佛”)见花坛。

以王铎《雒州香山作》为例(如图),此作作于明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年),行书,规格为247cm×53.2cm。通篇正文45字,几近无一处枯笔,水墨交融,华滋流漓,健笔纵横,连绵雄放,似高山流水,一泻千里,映射出撼人心动的磅礴力量。

此作至少有十二次蘸墨,每次蘸墨重新起笔均呈涨墨效果,然无一字不能辨识,一次蘸墨书2—5字不等,最长处书10多字,表现出极强的随意性、随机性和无规律性。似用硬毫书写,即便笔饱墨重时也有细线映带萦绕,不致肥臃无骨,形同“墨猪”;而墨少笔轻时更是锋棱劲峭。

用墨看似漫不经意,实则匠心独具,如左右横向对照的话,不难发现,墨色最浓重的字旁边就会有笔趣最轻巧的字与之对应,“香”左边的“磵(涧)”、“橙”右边的“日”、“钟”右边的“景”等,形成了二元对立的矛盾观照,既丰富了关系,又平衡了局态,大大增强了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