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作品欣赏 > 中国诗词 >

中国诗词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古诗词作者、翻译注解及赏析)

时间:2021-01-25 13:41:11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诗词名句网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 [唐朝] 作者:杜甫 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 英雄割据虽已矣,文彩风流犹尚存。 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古诗词作者、翻译注解及赏析)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

[唐朝] 作者:杜甫

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

英雄割据虽已矣,文彩风流犹尚存。

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开元之中常引见,承恩数上南熏殿。

凌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

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

褒公鄂公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

先帝天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牵来赤墀下,迥立阊阖生长风。

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澹经营中。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

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仆皆惆怅。

弟子韩幹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

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

将军画善盖有神,必逢佳士亦写真。

即今飘泊干戈际,屡貌寻常行路人。

途穷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贫。

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古诗词句译文
 
曹将军是魏武帝曹操后代子孙,而今却沦为平民百姓成为寒门。英雄割据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曹家文章丰采却在你身上留存。当年为学书法你先拜师卫夫人,只恨得没有超过王羲之右将军。你毕生专攻绘画不知老之将至,荣华富贵对于你却如空中浮云。开元年间你常常被唐玄宗召见,承恩载德你曾多次登上南薰殿。凌烟阁的功臣画象年久褪颜色,曹将军你挥笔重画又别开生面。良相们的头顶都戴上了进贤冠,猛将们的腰间皆佩带着大羽箭。褒公鄂公的毛发似乎都在抖动,他们英姿飒爽好象是正在酣战。开元时先帝的天马名叫玉花骢,多少画家画出的都与原貌不同。当天玉花骢被牵到殿中红阶下,昂首屹立宫门更增添它的威风。皇上命令你展开丝绢准备作画,你匠心独运惨淡经营刻苦用功。片刻间九天龙马就在绢上显现,一下比得万代凡马皆成了平庸。玉花骢图如真马倒在皇帝榻上,榻上马图和阶前屹立真马相同。皇上含笑催促左右赏赐你黄金,太仆和马倌们个个都迷惘发怔。将军的门生韩干画技早学上手,他也能画马且有许多不凡形象。韩干只画外表画不出内在精神,常使骅骝好马的生气凋敝失丧。将军的画精美美在画中有神韵,偶逢真名士才肯为他动笔写真。而今你漂泊沦落在战乱的社会,平常所画的却是普通的行路人。你到晚年反而遭受世俗的白眼,人世间还未有人象你这般赤贫。只要看看历来那些负盛名的人,最终已经坎坷穷愁纠缠其身了。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古诗词句注释
 
丹青:指绘画。行:古时诗歌的一种体裁。曹霸:唐代名画家,以画人物及马著称,颇得唐高宗的宠幸,官至左武卫将军,故称他曹将军。
 
魏武:指魏武帝曹操。
 
庶:即庶人、平民。清门:即寒门,清贫之家。玄宗末年.霸得罪。削籍为庶人。
 
卫夫人:名铄,字茂猗。晋代有名的女书法家,擅长隶书及正书。
 
王右军:即晋代书法家王羲之.官至右军将军。
 
这两句是说曹霸—生精诚研求画艺甚至到了忘老的程度.同时他还看轻利禄富贵,具有高尚的情操。
 
开元:唐玄宗的年号(公元713年——711年)。引见:皇帝召见臣属。
 
承恩:获得皇帝的恩宠:南薰殿,唐宫殿名。
 
凌烟:即凌烟阁,唐太宗为了褒奖文武开国功臣,于贞观十七年命阎立本等在凌烟阁画二十四功臣图。少颜色,指功臣图像因年久而褪色。开生面:展现出如生的面貌。
 
进贤冠:古代成名,文儒者之服。大羽箭:大杆长箭。
 
褒公:即段志玄、封褒国公。鄂公:即尉迟敬德,封鄂国公。二人均系唐代开国名将,同为功臣图中的人物。
 
先帝:指唐玄宗。死于公元762年。五花骢:玄宗所骑的骏马名。骢是青白色的马。山:众多的意思。貌不同:画得不—样,即画得不象。貌,在这里作动词用。
 
赤墀:也叫丹墀。宫殿前的台阶。阊阖:宫门。
 
诏:皇帝的命令。意匠:指画家的立意和构思。惨澹:费心良苦。经营:即绘画的“经营位置,结构安排。这句说曹霸在画马前经过审慎的酝酿,胸有全局而后落笔作画。
 
九重:代指皇宫,因天子有九重门。真龙、古人称马高八尺为龙,这里喻所画的玉花骢。
 
圉人,管理御马的官吏。太仆:管理皇帝车马的官吏。
 
韩干:唐代名画家。善画人物,更擅长鞍马。他初师曹霸,注重写生,后来自成一家。穷殊相:极尽各种不同的形姿变化。
 
这两句说韩干画马仅得形似,不能传神。
 
盖有神:大概有神明之助,极言曹霸画艺高超。写真:指画肖像。
 
干戈:战争,当指安史之乱。貌:即写真。
 
坎壈:贫困潦倒。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古诗词句赏析】:
 
这首诗也是写画马的,并直接送给画家曹霸。它着重写了画家的身世、经历,类似一首小叙事诗。全诗以画家承皇帝的宠爱命再绘凌烟阁功臣像和玉花骢马为中心,极状了曹霸当时画名的显赫,因而更衬出晚景的凄凉。这时候诗人也饱经沧桑,生活贫困,在感情上更能和曹霸互相理解。全诗写得错综多变,叙事抒情,跌宕有致,在艺术上很成功。
 
曹霸是盛唐著名画马大师,安史之乱后,潦倒漂泊。唐代宗广德二年(764),杜甫和他在成都相识,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写下这首《丹青引》。
 
诗起笔洗炼,苍凉。先说曹霸是魏武帝曹操之后,如今削籍,沦为寻常百姓。然后宕开一笔,颂扬曹霸祖先,曹操称雄中原的业绩虽成往史;但其诗歌的艺术造诣高超,辞采美妙,流风余韵,至今犹存。开头四句,抑扬起伏,跌宕多姿,大气包举,统摄全篇。清诗人王士禛十分赞赏,称为“工于发端”(《渔洋诗话》卷中)。
 
接着写曹霸在书画上的师承渊源,进取精神,刻苦态度和高尚情操。曹霸最初学东晋卫夫人的书法,写得一手好字,只恨不能超过王羲之。他一生沉浸在绘画艺术之中而不知老之将至,情操高尚,不慕荣利,把功名富贵看得如天上浮云一般淡薄。诗人笔姿灵活,“学书”二句只是陪笔,故意一放;“丹青”二句点题,才是正意所在,写得主次分明,抑扬顿挫,错落有致。
 
“开元”以下八句,转入主题,高度赞扬曹霸在人物画上的辉煌成就。开元年间,曹霸应诏去见唐玄宗,有幸屡次登上南薰殿。凌烟阁上的功臣像,因年久褪色,曹霸奉命重绘。他以生花妙笔画得栩栩如生。文臣头戴朝冠,武将腰插大竿长箭。褒国公段志玄、鄂国公尉迟敬德,毛发飞动,神采奕奕,仿佛呼之欲出,要奔赴沙场鏖战一番似的。曹霸的肖像画,形神兼备,气韵生动,表现了高超的技艺。
 
诗人一层层写来,在这里,画人仍是衬笔,画马才是重点所在。“先帝”以下八句,诗人细腻地描写了画玉花骢的过程。
 
唐玄宗的御马玉花骢,众多画师都描摹过,各各不同,无一肖似逼真。有一天,玉花骢牵至阊阖宫的赤色台阶前,扬首卓立,神气轩昂。玄宗即命曹霸展开白绢当场写生。作画前曹霸先巧妙运思,然后淋漓尽致地落笔挥洒,须臾之间,一气呵成。那画马神奇雄峻,好象从宫门腾跃而出的飞龙,一切凡马在此马前都不免相形失色。诗人先用“生长风”形容真马的雄骏神气,作为画马的有力陪衬,再用众画工的凡马来烘托画师的“真龙”,着意描摹曹霸画马的神妙,这一段文字倾注了热烈赞美之情,笔墨酣畅,精彩之极。“玉花”以下八句,诗人进而形容画马的艺术魅力。
 
榻上放着画马玉花骢,乍一看,似和殿前真马两两相对,昂首屹立。诗人把画马与真马合写,实在高妙,不着一“肖”字,却极为生动地写出了画马的逼真传神,令人真假莫辨。玄宗看到画马神态轩昂,十分高兴,含笑催促侍从,赶快赐金奖赏。掌管朝廷车马的官员和养马人都不胜感慨,怅然若失。杜甫以玄宗、太仆和圉人的不同反应渲染出曹霸画技的高妙超群。随后又用他的弟子、也以画马有名的韩幹来作反衬。
 
诗人用前后对比的手法,以浓墨彩笔铺叙曹霸过去在宫廷作画的盛况;最后八句,又以苍凉的笔调描写曹霸如今流入民间的落泊境况。“将军善画盖有神”句,总收上文,点明曹霸画艺的精湛绝伦。他不轻易为人画像。可是,在战乱的动荡岁月里,一代画马宗师,流落飘泊,竟不得不靠卖画为生,甚至屡屡为寻常过路行人画像了。曹霸走投无路,遭到流俗的轻视,生活如此穷苦,世上没有比他更贫困的了。画家的辛酸境遇和杜甫的坎坷蹭蹬又何其相似!诗人内心不禁引起共鸣,感慨万分:自古负有盛名、成就杰出的艺术家,往往时运不济,困顿缠身,郁郁不得志!诗的结句,推开一层讲,以此宽解曹霸,同时也聊以自慰,饱含对封建社会世态炎凉的愤慨。
 
这首诗在章法上错综绝妙,诗中宾主分明,对比强烈。如学书与学画,画人与画马,真马与画马,凡马与“真龙”,画工与曹霸,韩幹与曹霸,昔日之盛与今日之衰等等。前者为宾,是绿叶,后者为主,是红花。绿叶扶红花,烘托映衬,红花见得更为突出而鲜明。在诗情发展上,抑扬起伏,波澜层出。前四句写曹霸的身世,包含两层抑扬,摇曳多姿。“至尊含笑催赐金”句,将全诗推向高潮,一起后紧跟着一跌,与末段“途穷反遭俗眼白”,又形成尖锐的对比。诗的结构,一抑一扬地波浪式展开,最后以抑的沉郁调子结束,显得错综变化而又多样统一。在结构上,前后呼应,首尾相连。诗的开头“于今为庶为清门”与结尾“世上未有如公贫”,一脉贯通,构成一种悲慨的主调与苍凉的气氛。中间三段,写曹霸画人画马的盛况,与首段“文采风流今尚存”句相照应。
 
杜甫以《丹青引》为题,热情地为画家立传,以诗摹写画意,评画论画,诗画结合,富有浓郁的诗情画意,把深邃的现实主义画论和诗传体的特写融为一炉,具有独特的美学意义,在中国唐代美术史和绘画批评史上也有一定的认识价值。这在唐诗的发展上未尝不是一种新贡献。
 
黄鹤编在广德二年成都诗内。《吴都赋》:“丹青图其像。”
 
将军魏武之子孙①,于今为庶为清门②。英雄割据虽已矣③,文采风流今尚存④。学书初学卫夫人⑤,但恨无过王右军⑥。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⑦。
 
(首叙曹霸家世及书画能事。英雄割据,谓魏武霸业。文采风流,似孟德父子。《杜臆》:其舍书而工画,同能不如独胜也。丹青二句,言其用力精而志不分。)
 
①《魏志》:太祖武皇帝,沛国谯人,姓曹名操,汉曹参之后。②《左传》:“三后之姓,于今为庶。”明皇未年,霸得罪,削籍为庶人。③《人物志》:兽之特者为雄,草之秀者为英。《汉书序传》:割据山河,保此怀民。申涵光曰:公于照烈、武侯,皆极推尊,此于魏武,只以割据已矣一语轻述,便见正闰低昂。④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文采不彰于后世。”《后汉·樊英传》:“世之所谓名士者,其风流可知矣。”⑤【钱笺】张怀瓘《书断》:卫夫人,名铄,字茂猗,廷尉展之女弟,恒之从女,汝阴太守李矩之妻也。隶书尤善,规矩钟公,右军少尝师之。永和五年卒。子充为中书郎,亦工书。⑥《书史会要》:王旷,导从弟,与卫世为中表,故得蔡邕书法于卫夫人,授子羲之。《晋书》:王羲之,字逸少,起家秘书郎,后为右军将军。《书断》:篆、籀、八分、隶书、章草、飞白、行书、草书,通谓之八体,惟王右军兼工。⑦江淹诗:“富贵如浮云。”公诗用“当暑”、“去食”、“老将至”、“如浮云”,此善用经语者。
 
开元之中常引见①,承恩数上南薰殿②。凌烟切臣少颜色③,将军下笔开生面④。良相头上进贤冠⑤,猛将腰间大羽箭⑥。褒公鄂公毛发动⑦,英姿飒爽犹酣战⑧。
 
(此记其善于写真。少颜色,旧迹将灭。开生面,新像重摹也。【黄注】于功臣但言褒鄂,举二公以见其余,想画此尤生动耳。)
 
①《汉书》·王商传》:“引见白虎殿。”②徐陵诗:“承恩预下席。”南薰殿,取古歌“南风之薰兮。”《长安志》:南内兴庆宫内正殿曰兴庆殿,前有瀛洲门,内有南薰殿,北有龙池。③《唐书》:贞观十七年二月,图功臣于凌烟阁。《两京记》:太极宫中有凌烟阁,在凝阴殿南,功臣阁在凌烟阁南。《五代会要》:凌烟阁,在西内三清殿侧,画像皆北向,阁有隔,隔内北面写功高宰辅,南面写功高侯王,隔外次第图画功臣题赞。④《汉书·贾捐之传》:“君房下笔,语言妙天下。”《左传》:狄人归先轸之元而面如生。《南史·王琳传》:“回肠疾首,切犹生之面。”《通鉴》:魏文侯谓李克曰:“家贫思贤妻,国乱思良相。”⑤《后汉·舆服志》:进贤冠,古缁布冠也,文儒者之服。《唐书》:百官朝服,皆进贤冠。《旧书》:武德中制有爵弁、远游、进贤、武弁、獬豸诸冠。⑥李陵书:“猛将如云,谋臣如雨。”《西阳杂俎》:太宗好用四羽大笴长箭,尝一抉射洞门阖。⑦《旧书》:凌烟功臣李靖等二十四人,开府仪同三司、鄂国公尉迟敬德第七,故辅国大将军、扬州都督、褒国忠壮公段志元第十。《淮南子》:“疾风拔木,而不能拔毛发。”⑧《后汉·马援传论》:“英姿茂绩,委而不用。”《韩非子》:“楚师酣战之时。”
 
先帝御马玉花骋,画工如山貌不同①。是日牵来赤墀下②,迥立阊阖生长风③。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澹经营中④。须臾九重真龙出⑤,一洗万古凡马空⑥。
 
(此记其画马神骏。生长风,御马飞动。真龙出,画马工肖也。《杜臆》:迥立生风,已夺天马之神,而惨澹经营,又撰出良工心苦。)
 
①《诗》:“如山如河。”杨慎曰:《庄子》:“人貌而天。”《史记.郭解赞》:“人貌荣名。”沈约诗:“如娇如怨貌不同。”②《刘孝标·运命篇》:“时在赤墀之下。”③《淮南子》:“排阊阖。”《文选注》:“紫微宫门,名曰阊阖。”陆机诗:“长风万里举。”④《文赋》:“意司契而为匠。”《历代画品》:画有六法,五曰经营位置。古乐府:“不知理何事,浅立经营中。”⑤《淮南子》:“须臾之间,俯人之颈。”《楚辞》:“君之门以九重。”注:“天子有九门,谓关门、远郊门、近郊门、城门、皋门、雉门、应门、库门、路门也。”王充《论衡》:楚叶公好龙,墙壁盂樽皆画龙,真龙闻而下之。⑤《抱朴子》:凡马野鹰,本实一类。
 
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赐金①,圉人太仆皆惆怅②。弟子韩干早入室③,亦能画马穷殊相④。干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⑤。
 
(此申言画马贵重,名手无能及者。榻上画马,庭前御马,彼此交映,故云“屹相向。”《杜臆》:于立曰迥,于相向曰屹,便见马骨之奇。又得韩干一转,然后意足而气完。干能入室穷殊相,亦非凡手,特借宾形主,故语带抑扬耳。)
 
①相如《难蜀父老文》:“奉至尊之休德。”刘琨诗:“含笑酒罏前。”②申涵光曰:“圉人太仆皆惆怅”,讶其画之似真耳,非妒其赐金也。《周礼》:圉人,掌养马刍牧之事,以役目师。《汉书·百官表》:太仆,秦官,掌舆马。【朱注】太仆,马官。圉人,厮养也。秦嘉诗:“临路怀惆怅。”③【钱笺】《名画记》:韩干,大梁人,王右丞见其画,推奖之。官至太府寺丞,善写貌人物,尤工鞍马。初师曹霸,后独自擅,杜甫赠霸画马歌云云,徒以干马肥大,遂有画肉之悄。古人画八骏图,皆螭颈龙体,矢激电驰,非马之状也。玄宗好大马,西域大宛岁有献者,命干悉图其骏,则有玉花骢、照夜白等。时岐、薛、申、宁王厩中皆有善马,干并图之,遂为古今独步。《扬子法言》:如孔子之门用赋也,则贾谊升堂,相如入室矣。④【张远注】《赭白马赋》:“殊相逸发。”⑤《汉书·地理志》:造父善驭习马,得骅骝绿耳之乘,幸于穆王。陆机诗:“旧齿皆凋丧。”
 
将军画善盖有神,偶逢佳士亦写真①。即今漂泊干戈际②,屡貌寻常行路人③。途穷反遭俗眼白④,世上未有如公贫。但看古来盛名下⑤,终日坎缠其身⑥。
 
(此又言随地写真,慨将军之不遇。不写佳士而写常人,已落魄矣,况遭俗眼之白,穷益甚矣。故结语含无限感伤。《杜臆》:盛名之下,坎缠身,此亦借曹以自鸣其不平,读公《莫相疑行》可见。此章五段,分五韵,各八句。)
 
①薛苍舒曰:顾恺之善丹青,每画人成,或数年不点目睛,人问其故,答曰:“四体妍媸,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梁简文《咏美人看画》诗:“可怜俱是画,谁能辨写真。”《颜氏家训》:“武烈太子偏能写真。”②《史记·五帝纪》:轩辕乃习用于戈,以征不享。③苏武诗:“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④颜延之《咏阮步兵》诗:“物故不可论,穷途能无恸。”阮籍能作青白眼。⑤《黄琼传》:“盛名之下,其实难副。”⑥《楚辞》:“志坎而不违。”中涵光曰:“将军魏武之子孙”,起得苍莽大家。“玉花却在御塌上”,此与“堂上不合生枫树”同一落想。“榻上庭前屹相向”,出语更奇,与上“牵来赤墀”句相应。此章首尾振荡,句句作意,是古今题画第一手。
 
洪容斋《五笔》云:韩公人物画记,其叙马处,凡马之事二十有七,为马大小八十有三,而莫有同者焉。秦少游谓其叙事该而不烦,故仿之而作罗汉记。坡公赋韩干十四马,诵之盖不待见画也。诗之与记,其体虽异,其布置铺写则同。老杜《观曹将军画马图引》视东坡似不及,至于《丹青引》“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不妨独步也。杜又有《画马赞》云“韩干画马,毫端有神,骅骝老大,騕褭清新”,及“四蹄雷电,一百天地”,“瞻彼骏骨,实惟龙媒”之句。坡公《九马赞》言薛绍彭家藏曹将军《九马图》,子美所为作诗者也。其辞云:“牧者万岁,绘者惟霸,甫为作颂,伟哉九马。”读此诗文数篇,直能使人方寸超然,意气横出,可谓妙绝动宫墙矣。
 
杨慎曰:马之为物最神骏,故古之诗人画工,皆借之以寄其情。若杜少陵、苏东坡诸诗,极其形容,殆无余巧。余又爱坡公作《九马赞》云“姚宋庙堂,李郭治兵,帝下毛龙,以驭群英”,何其雄伟也。
 
葛常之曰:杜诗“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元微之《去杭州》诗亦云“房杜王魏之子孙,虽及百代为清门”,知子美诗为当时诵法如此。
 
许彦周曰:“读老杜《丹青引》“一洗万古凡马空”、东坡《观吴道子画壁》诗“笔所未到势已吞”,二公之诗,足以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