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作品欣赏 > 楷书 >

楷书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田楷与丑书分别是对古代书法的“另类嗜好”

时间:2023-01-24 21:57:26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如果你不知道或者不了解古代书法,那么对于现在(近二三十年间)出现的两个流派“田楷”、“丑书”,可能就以为是对传统书法的“创新”,或者说是对古代书法的继承、发扬、延

如果你不知道或者不了解古代书法,那么对于现在(近二三十年间)出现的两个流派“田楷”、“丑书”,可能就以为是对传统书法的“创新”,或者说是对古代书法的继承、发扬、延续。

其实不然。

我们都知道,田楷在字形上、结构上,是写得好看,不是一般的好看,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换句话说,似乎已经成了程式化的写法规则,不信你可以看看,几乎所有的字的笔画,都是一个写法,如果不这么写,就不是田楷了。

再看看古代的书法,其实没有这么写的,不论哪个朝代的楷书大家,从没有把楷书上升到这样一个教条式的高度,因为,如果在古代把楷书的写法固定在一个框架之下,那么肯定就没有发展了,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书法家和风格流派。

就算是到了清代的馆阁体,也没有出现千篇一律的现象,有很多风格的,出现了不拘一格的楷书形式,也出现了很多书法家。

可是现在怎么样呢?田楷已经被绝大多数人所信任和接受,特别是大众人,更是欣然接受了,为什么,道理很简单,田楷的审美,符合现代人的审美眼光,符合大众化的审美情趣,符合大多数人练字的模式,现代人没空去研究古代那些个汉碑啊魏碑啊什么的,再说了看着也没啥好看的,倒不如直接来欣赏田楷,临摹田楷,大人小孩都能看懂,老少皆宜,这就为普及田楷做了一定的铺垫。

但是,从书法的角度考虑,田楷虽然有一定的成就,可是也存在很多的“非书法”的情况,别责怪那些没看好田楷的人,在他们的眼里,田楷缺少艺术性,缺乏书法的内涵,缺失书法的创新。书法如果都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意思了,就好比世界上只剩下一种植物的话,你说说看,这个星球还有啥意义。

田楷,是来源于欧体的楷书,字里行间有欧体的影子,也有欧体的笔法、笔意,但是呢,已经与原来的欧体楷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变成了一种类似美术字体的书法了,看久了,就会形成审美疲劳,表面的东西多,而内在的东西少,就像是一些很俗气的流行歌曲一样,听着很好听很顺耳,但是音乐的内涵太少,以至于形不成那种高古、典雅、厚重的艺术底蕴。

所以说,如果你只学田楷,是一定体会不到古代书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的。

田楷,可以说是,已经成为了一种对“结构”高度修饰的“另类嗜好”。一心追求字的结构之美,在这种审美观的统治下,可想而知,对于古代各类楷书的写法,肯定就有意见,肯定就会对其进行修正,变成符合田楷审美观的楷书字体。而对于古代楷书的其他的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内涵,却视而不见了,因为只要不符合结构之美,就统统扔掉,这哪里是“扬弃”地传承,太片面了,太教条了,太狭隘了,成为了一种片面追求单一的结构媚俗的“另类嗜好”了,为何用“嗜好”这个词,就因为走向了一个极端,一旦成为了极端,不是嗜好是什么,不是“另类”是什么。

与之相对立的,那就是丑书。

丑书,也是一个极端。走向了一个另类的极端。

在古代的书法中,是没有丑书的,你可能说,苏、黄、米、蔡四大家不就是丑书么,写得个个那么难看,还有,王铎之类的,不也是丑书大家么,写得肆意杂乱、东颠西倒的,有什么好看的。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如果你拿出现代人写的丑书作品,与古代的上面说的苏黄米蔡、王铎等人的书法作品,放在一起观察一下,你就会倒吸一口冷气,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啊,我们现代人写的丑书,那才叫真的丑啊,丑陋不堪啊。

古代人的所谓的丑书,是与那些较为板正的楷书相对而言的,其实写得非常的好,具备了书法的艺术韵味,几乎包含了书法所讲究的“平衡、险绝、变化、对比、布局、收放”等艺术魅力,特别是王铎的书法,百看不厌,因为王铎是认认真真的在写字,在努力表现汉字的博大精深,在抒发自己对汉字的理解、思考,把汉字的点画、结构、章法、精气神刻画在宣纸上。

再看看我们现代这些丑书大家们,这哪里是写字啊,这是在糟蹋汉字啊,浪费宣纸啊。

写不好,老百姓不嫌你,可是你不好好写啊,非得把好好的汉字弄成丑八怪,弄得支离破碎,写得一团乌烟瘴气。

这些丑书大家们,已经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丑。不丑不罢休。

本来古代的书法中,有好的可以继承的东西,可是我们现代这些丑书家们,专门把眼光聚焦到古人那些“败笔、缺点、失误”了的地方,专门挑出这些不好的东西来,然后大加宣扬,大肆渲染,大力挥毫,把这些个毫无艺术价值的东西硬是给表现出来了,真是可惜了笔墨纸砚啊。

人家都是“扬弃”地继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可我们现代这些丑书家们,专门对古代书法取其糟粕,去 其 精华。

就像是“学西施”那样,西施好的东西不去学,反而嗜好去模仿、去瞄准西施不好的东西,比如西施偶尔抠鼻孔、挤眼睛、擤鼻子、摸脚丫子、走路不小心绊了一下歪歪斜斜走路的样子,于是,嗜好这些东西的人们,就乐此不彼的在那儿学呀学,模仿啊,就问你们这帮人,西施那么多好的东西,你们为嘛不去学,反而去学西施的缺点、失误了的东西呢?

我们现代这些丑书家们,就像是上面说的这些人一样,对于古代书法,那么多好的东西,不学,非要去学那些不好的东西,专门盯准了古人出现失误的败笔之处,专门钻研古人的字体之中某些联想的丑陋的视觉形象。比如,苏轼的书法中有的字像是石头压扁了的蛤蟆,于是乎,我们现代这些丑书大家,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硬是把笔下的字写成蛤蟆被压扁了的样子,这还不够,还得把汉字的笔画故意拆分,就好像是一地鸡毛,一堆杂物,一片狼藉的样子,好好的汉字,就这么糟蹋了。

还有,比如,古人米芾的书法,好的东西不去学,反而专门挑选米芾书法之中那些写得败笔的、写坏了的、写得失误了的地方,本来米芾也想写得好一点,可是又不是神仙,谁能保证每一笔都写得到位啊,肯定有写得不好的地方啊,写完了一幅,总不能因为一点点不好就撕碎了吧,再说了,米芾是大人物,写啥样就啥样,没有对错,即便是写错了写坏了,也照样有人求有人买有人要。

这样,米芾传下来的书法作品,绝不是件件都是完美的,有不完美的是正常现象。但是,我们现代丑书大家们,总是把眼睛盯准米芾书法中的“糟粕”之处,如获至宝,欣喜若狂,于是,就学了起来,于是,就拿起毛笔,在宣纸上抹过来抹过去,歪过来歪过去,反正就是不好好写字,非要把汉字弄得七丑八怪、蓬头垢面、邋遢脏囊的样子,还美其名曰:取法乎上。

唉吆喂,这叫取法乎上么?这是典型的“另类嗜好”罢了。嗜好古人书法糟粕的东西,而对于精华之处却一概不写。

所以,我们现代这些丑书大家们,也是一种另类的嗜好,嗜好丑,也是走向了一个极端。走向了极端,能不另类么。

田楷,走向了一个极端;丑书,同样也是走向了一个极端。

田楷,嗜好媚俗,丑书,嗜好丑陋。

田楷,千篇一律,千篇一律的媚俗。

丑书,也是千篇一律,千篇一律的丑。难怪有人戏称:书协书法遍地丑,不丑不入国展。

纵观几十年的丑书横行,其实是源于 日 本 的流行书风,把汉字妖魔化,丑化汉字,把汉字书法引向毁灭的边缘。

田楷,虽然程式化、教条化,单一化,固步自封,限定了书法的丰富的斑斓纷呈,但是,不管怎么说,是在弘扬汉字文化的本源,只不过太狭隘罢了,没有能够创新发展汉字书法。但是,总比另一个极端的丑书现象好得多,强一万倍。丑书现象,细思极恐,它丑化汉字,把汉字书法带入非书法的境地,或者说引向西方文化思想的领域,试想,在这样一种思潮的带动下,能好好写字么?本来能写好也不好好写了,肆意追求辣眼的行为,刻意制造另类的视觉,走火入魔似的在远离汉字文化的道路上狂奔。

我们要警惕这种与汉字文化背道而驰的现象,我们要做的,就是大力弘扬汉字文化的本源,回归汉字文化的本源,正本清源,因为,汉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根文化,决不能让西方思潮侵蚀汉字文化。

所以,我们要好好的写字,把汉字写好。

欢迎大家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