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为什么不要练田英章(田英章毛笔书法教程)

时间:2021-09-28 15:06:47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首先田英章的欧楷,并不是丑书。 并且田英章的楷书对欧体楷书的承袭上有着很深的造诣,在临习欧楷的人群中,能出其右者,放之全国,亦是寥若星辰。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力提升

首先田英章的欧楷,并不是丑书。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并且田英章的楷书对欧体楷书的承袭上有着很深的造诣,在临习欧楷的人群中,能出其右者,放之全国,亦是寥若星辰。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力提升,群众对传统国学领域的兴趣也愈加浓烈。恰好此时,名扬天下的田英章,田蕴章二兄弟的妍美欧楷吸引了广大书法爱好者的目光,并且为书法初学者提供了入门之阶。笔者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痴迷于田氏欧楷,认为田英章的书法举世无双,也觉得书坛上那些批驳田英章楷书的人都是些宵小不懂书法之辈。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然而,随着书法学习的深入,我对自己曾经“唯田氏欧楷独尊”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田楷是好的,但它的美是程式化的,简单的。无论是田楷拥趸者,抑或贬斥田楷者,都不能否认其所具有的欧楷刚健有力的美感,但仅此而已。

要言之本质上讲田氏欧楷是美书,并非丑书。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但是,那些极端的田楷拥趸眼中只有田氏欧楷一路,并且忽视了楷书四大家其余的三家:颜真卿,柳公权和赵孟頫所代表的书风,以及其他囿于才学眼界所不能欣赏的其他书法史上较为著名的书法家。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田楷一派,是丑书无疑。

何为丑书?江湖书法!

书法美学中有两个关于丑书的概念。

这两个“丑书”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没有任何交叉之处,是截然不同的。

首先,论述第一个丑书概念。

此丑书,是真正的丑书。

是我们初学者出于直觉审美,对书法作品的直觉判断,他们的判断逻辑很简单认为不符合自己美学的书法作品就是丑书。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江湖书法

这种评判标准,从个人立场而言,并无对错,只要自己喜欢就行。但是初学者抱着自己对书法的一知半解,往往肆意臧否其他欣赏不了的书法作品,这就不可取了。

因为一知半解给了他们莫大的勇气,进而肆意臧否书法,更是搅混了原本健康的书法生态。

此一概念下的丑书,边界是确定的,标准也是清晰的。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江湖书法

主要是初学者们所作的书法,因为初学者入行不深,囿于才学眼界的浅薄,看不到书法的流派众多。他们对书法有着天然的赤诚,而且有一种使命感,且要用自己对书法的一知半解,来荡涤书法界的丑行。

书法初学者是可爱的,因为他们对书法有着纯粹的使命感。

书法初学者是可怜的,因为他们不能分辨书法的好与坏。

还有一种丑书,就是那些不能好好写字,却狂吼乱叫故弄玄虚的杂耍家们所作的字。之所以这样称呼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创作行为更接近于一种行为艺术。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杂耍家

虽然历史上也有癫张狂素的典故,张旭和怀素作字时喜欢饮美酒,放歌长啸,行为近似癫狂,然实抒胸意。这种痛快的书写行为,也引得当世杂耍家们争相效仿,他们的癫狂状态的确是比张旭和怀素有过之无不及。然而在提笔作字却败笔连连,甚至不忍看。

可怜杂耍家们把写字气氛搞得很是浓郁,写的字却是乱涂乱画。

本末倒置的行为,抒了胸意,却也侮辱了书法。

因此这种善于炒作气氛,基本技法不过关的书家,写的字是丑书无疑了。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江湖书法

如比较出名的美院教授的拿针管的射墨行为艺术,还有一些装痴卖傻的书写行为,以及用下体书写,还有躺在河沟里书写,凡此种种,以哗众取宠为目的书写行为,皆可归类于丑书范畴。

同时满足以上书写行为,并且书写毫无古人技法的承袭,全都是稚拙的点画,而且所作字完全是自己书写习惯的强化。

这种书法家所作字也是丑书一门,亦可名之为不入门的初学者。

 


第二个丑书概念

所谓丑与残缺相对,这是中国美学的概念之一。比如古代文人对残月,断桥,愁雨,枯藤,昏鸦的执念,要比对圆月,喜雨,青藤,喜鹊的执念要强得多。因为“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只有这种美学意向才能抒发文人士大夫的悲叹。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书法,文人之末事。

在古代附庸于文人的书法,从来都是一部分精英分子的艺术。古代文人在仕途失意,面对家国仇恨的时候,便会吟咏诗歌抒发胸中愤懑。毛笔自然充当了书写工具,情绪愤懑时所作字自然不可能是法度森严的唐楷,肯定是用草书乃至于狂草才能抒发胸意。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祭侄文稿

到了明朝后期,江南四大家之一的徐文长便将这种仕途不得已,人生不畅快的悲愤之情,借助狂放恣肆的草书笔意,宣泄了出来。所以,对于徐文长的草书作品,一般人很难欣赏。看惯了田氏欧楷的人更不懂得徐文长草书的精妙之处。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徐文长草书

不知其人,难品其字

欣赏书法作品不是从直觉审美处入手,而是观照书家内心深处,与古人神交,回味作品文意,才是书法欣赏的上乘。至于评断作品的点画布局是否精到,则是书法欣赏的下乘。

换言之,书法人人可以赏析,然若要领悟书法作品所蕴含的人文性,就得需要一定的学识教养以及对传统文化的温情与敬意。

这种素养的培养,并非朝夕之功可以达成的。

明亡清兴之际,山西省太原县出了另一位极具浪漫主义的书法大家,名叫傅青主。金庸小说里曾出现过此人。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傅山书

傅青主出生于明朝末年,卒于清朝康熙年间,一生以“反清复明”为己任,最终失败锒铛入狱,经多方营救之后才得保性命无虞。复国无望的失败之情,使得傅山对一切产生了极端悲愤之情。

在书法上他提出了震撼后世书坛的“四毋四宁”的美学思想,其中有一句为“宁丑毋媚”,便是后世书法家耗尽心力,求索不倦的“丑书”的来源。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傅山丑书

“宁丑毋媚”的书法美学其实是对应的明后期另一位书法大家董其昌的书法美学。董其昌是继文征明之后的书法大家,尤其擅长行书,但是其用墨多是淡墨和渴笔。这种书法美学,具有革新性。只可惜董其昌生活的时代恰是大明王朝日薄西山的衰世,而且当世以傅山为代表的士大夫对这种纤弱的淡墨渴笔的书写方式,是不欣赏的,且认为这是一种投降主义者的审美。

而且,和傅山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顺治帝,康熙帝都对董其昌的淡墨书风大加青睐。故而,傅山对董其昌的书法就有种“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愤慨了。

所以傅山也对自己早年临习千古贰臣赵孟頫书法的行径也进行了批判,并且改学具有庙堂之气的颜真卿的书法,以寄托自己亡国亡家的悲愤之情。

傅山不但擅长气势磅礴的狂草,而且也擅长书写不合法度的“丑书”“怪书”。笔者认为后者“丑书”更能体现傅山的思想,所以笔者觉得傅山所作“丑书”,极具美学价值。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刘墉书法

总而言之,江湖上流行的扭捏作态的书法行为,是名副其实的丑书。对此我们要坚守书法从业者的底线与之抗争到底,而傅山式的丑书作品,则是具有人文价值的书法作品。

其在书法史中,自然应占有余地。

碑学与丑书

当今书坛,碑学与帖学,为书法的两大重镇。

所有的书法学习者,不学碑,必学帖。学习帖者,一般很少有所谓的丑书现象出现,但是学习碑者,很多最后呈现的书法作品多是不被一般群众所理解的丑书。

一般而言帖学是指传统的二王一派,而碑学则是历史上非士大夫书写的民间书法。现在比较为一般习书者熟知的是魏碑,但魏碑实则只是碑学的一部分。

如摩崖刻石,秦砖汉瓦上的铭文,以及商周时期的金文,石鼓文,还有敦煌写经,以及汉简,战国简等等均属于碑学范畴。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刻石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刻石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汉砖

碑学的兴起,最早可以追溯到宋朝人欧阳修的《集古录》。宋之后的元明,碑学也有所发展,但并非当时的主流。清军入关之后,统治者大兴“文字狱”。经过几轮的政治虐杀,大部分的文人士大夫们已经成了软骨头,甘作统治者的奴隶。那些有骨气的士大夫们为了捍卫文人风骨和躲避统治者的政治迫害,便一股脑地躲进了故纸堆里,校正考据古籍,并且开始频繁地进行访碑活动。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集古录

众所周知,乾隆以后“馆阁体”盛行,朝野上下书法风格要么是赵体颜面,要么就是颜体欧面,书法形式单一,千人一面,毫无个性。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清乾隆时期馆阁体代表书家

多愁善感的文人士大夫虽然章奏上可以写秀美刚健的小楷,但是私下里所作的书法作品无一不充分展现了自己迥异于“馆阁体”的书法风貌。其中较为著名的则是乾隆时期的名臣刘墉,其胎息于颜楷又博采碑学古拙之美的书法作品,被时人评为“黄钟大吕”,也是当时比较有代表性的丑书大家。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刘墉

百余年之后,康有为的一部《广艺舟双楫》彻底地为碑学的繁荣提供了理论基础。此后百余年碑学被视为书坛上极具革新力量的书法流派,众多书法家也多向碑学汲取营养。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广艺舟双辑

碑学最具代表性的美学思想是:与古为徒,自出新意。

而且经历了晋韵,唐法,宋意,明清态的中国书法,在当今社会已经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

田楷的愚陋

田英章先生的楷书书法造诣本身是很深厚的,此点无可争议。

但是田英章身后的大批拥趸却是极为浅薄愚陋的。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因为他们评判书法的标准是其宗主田楷的技法特点。对于那些不属于田楷的风格的书法作品,则嗤之以鼻,争论不过则扣之以“丑书”的标签。

田楷一统江湖,号令天下,没人听从

至于为何有的人认为田楷不值得学,我觉得也是不足取的。持此种观点的人认为田楷不如古人书法风雅,可是不要忘记二百年后,今人也要作古人。那是田楷说不准就成了何绍基般的书法大家,被誉为欧楷第一人。

但是对于学书之人而言,要懂得:只有博采众家之长,方可成一家之体。武术家李小龙尽管是学咏春拳出身的,但他并不固守门派之见,而是博采众长,最终创建了截拳道,名扬海内。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所以,我们学习书法也应如此,“能观千剑而能剑”,没有大量的学习积累,很难在书法上有所成就。

固守一家,无关情怀。乃是见识愚陋,学识浅薄所致。

那些只知有田楷,不知其他书法流派的夏虫,朝菌们,你们亟待提高的是书法审美。

‬田楷拥趸看不懂的书法系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

 

再论:为什么一流书法家们都说田英章楷书是丑书?那还值得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