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张紫阳金丹四百字(金丹四百字最好的注解)

时间:2021-10-19 18:12:09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金丹四百字 宋 天臺張紫陽真人 著 紫阳真人 张伯端(9841082)是浙江省天台平桥镇东林上庞村上张人,是中国道教南宗始祖。年少聪明好学,对儒释道三教经书,以及刑法、书算、医卜、天文

金丹四百字

宋 天臺張紫陽真人 著

金丹四百字(陸西星 彭好古)註解

 

紫阳真人 张伯端(984—1082)是浙江省天台平桥镇东林上庞村上张人,是中国道教南宗始祖。年少聪明好学,对儒释道三教经书,以及刑法、书算、医卜、天文、地理都有研究。

金丹四百字(陸西星 彭好古)註解

 

【其一】

真土擒真鉛

真鉛制真汞

鉛汞歸真土

身心寂不動

【其二】

虛無發下雪

寂靜發黃芽

玉爐火溫溫

鼎上飛紫霞

【其三】

華池蓮花開

神水金波靜

夜深月正明

天地一輪鏡

【其四】

朱砂煉陽氣

水銀烹金精

金精與陽氣

朱砂而水銀

【其五】

日魂玉兔脂

月魄金烏髓

掇來歸鼎中

化作一泓水

【其六】

藥物生玄竅

火候發陽爐

龍虎交會時

寶鼎產玄珠

【其七】

此竅非凡物

乾坤共合成

名為神氣穴

內有坎離精

【其八】

木汞一點紅

金鉛三斤黑

鉛汞結丹砂

恥恥紫金色

【其九】

家園景物麗

風雨正春時

犁鋤不廢力

大地皆黃金

【其十】

真鉛生於坎

其用在離宮

以黑而變紅

一鼎雲氣濃

金丹四百字(陸西星 彭好古)註解

 

【其十一】

真汞產於離

其用卻在坎

奼女過南園

手持玉橄欖

【其十二】

震兌非東西

坎離不南北

斗柄運周天

要人會攢蔟

【其十三】

火候不須時

冬至豈在子

及其沐浴法

卯酉時虛比

【其十四】

烏肝與兔髓

擒來歸一處

一粒復一粒

從微而至著

【其十五】

混沌包虛空

虛空括三界

及尋其根源

一粒如黍大

【其十六】

天地交真液

日月含真精

會得坎離基

三界歸一身

【其十七】

龍從東海來

虎向西山起

兩獸戰一場

化作天地隨

【其十八】

金花開汞葉

玉蒂長鉛枝

坎離不曾閑

乾坤今幾時

【其十九】

沐浴防危險

抽添自謹持

都來三萬刻

差失恐豪釐

【其二十】

夫婦交會時

洞房雲雨作

一載生箇兒

箇箇會騎鶴

金丹四百字(陸西星 彭好古)註解

 

陆西星(1520-1606,一说1520-1601),字长庚,号潜虚子,又号方壶外史,江苏兴化人。明朝时期道教人士,道教内丹派东派的创始人。

金丹四百字陸西星註解

明 陸西星 注解

七返九還金液大丹者,七以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煉金,返本還元,謂之金丹。

以身心分上下両弦,以神気別冬夏二至,以形神契坎離二卦。以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是以攅簇五行。

以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気,是為和合四象。

以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聞而精在腎,舌不声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動而意在脾,故名曰五気朝元。

以精化為気,以気化為神,以神化為虚,故名曰三花聚頂。

以魂在肝而不従眼漏,魄在肺而不従鼻漏,神在心而不従口漏,精在腎而不従耳漏,意在脾而不従四肢孔竅漏,故曰無漏。

精、神、魂、魄、意,相与混融,化為一気,不可見聞,亦無名状,故曰虚元。

煉精者,煉元精,非淫泆所感之精。煉気者,煉元気,非口鼻呼吸之気。煉神者,煉元神,非心意念慮之神。故此神、気、精者,与天地同其根,与万物同其体。得之則生,失之則死。以陽火煉之,則化成陽気,以陰符養之,則化成陰精。故曰: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

身者,心之宅。心者,身之主。心之猖狂如龍,身之獰悪如虎。身中有一点真陽之気,心中有一点真陰之精。故曰:二物。

心属乾,身属坤,故曰乾坤鼎器。

陽気属離,陰精属坎,故曰:烏兔薬物。

抱一守中,煉元養素,故曰採先天混元之気。

朝屯、暮蒙,昼午、夜子,故曰行周天之火候。

木液旺在卯,金精旺在酉,故当沐浴。

震男飲西酒,兌女攀北花,巽風吹起六陽,坤土蔵蓄七数,故当抽添。

夫採薬之初,動乾坤之槖籥,取坎離之刀圭。初時如雲満千山,次則如月涵万水,自然如亀蛇之交合,馬牛之歩驟。龍争魂,虎争魄,烏戦精,兔戦神,恍惚之中見真鉛,杳冥之内有真汞。以黄婆媒合,守在中宮。鉛見火則飛,汞見火則走。遂以無為油和之,復以無名璞鎮之。鉛帰坤宮,汞帰乾位,真土混合,含光黙黙。火数盛則燥,水銖多則濫。火之燥,水之濫,不可以不調堡,故有斤両法度。

修煉至此,泥丸風生,絳宮月明,丹田火熾,谷海波澄,夾脊如車輪,四肢如山石,毛竅如浴之方起,骨脈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婦之歓合,魂魄如母子之留恋,此乃真境界也,非譬喩也。

以法度煉之,則聚而不散。以斤両煉之,則結而愈堅。魂蔵魄滅,精結神凝,一意冲和,肌膚爽透。随日随時,漸凝漸聚,無質生質,結成聖胎。

夫一年十有二月,一月三十日,一日百刻。一月総計三千刻,十月総計三万刻。行住坐臥,綿綿若存。胎気既凝,嬰児顕相,玄珠成象,太乙含真。

三万刻之中,可以奪天上三万年之数。何也。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所以三万刻,可以奪三万年之数也。故一年十二月,総有三万六千之数。雖愚昧小人行之,立躋聖域。奈何百姓日用而不知元精喪也,元気竭也,元神離也。是以三万刻,刻刻要調和。如有一刻差違,則薬材消耗,火候虧缺。故曰:毫髪差殊不作丹。

是宜刻刻用事,用之不労。真気凝結,元神広大。内則一年煉三万刻之丹,外則奪三万年之数。大則一日結一万三千五百息之胎,小則十二時行八万四千里之気。故曰奪天地一点之陽,採日月二輪之気。

行真水於鉛炉,運真火於汞鼎。以鉛見汞,名曰華池。以汞入鉛,名曰神水。

不可執於無為,不可形於有作,不可泥於存想,不可著於持守,不可枯坐灰心,不可盲修瞎煉。

1 真土擒真鉛,真鉛制真汞。鉛汞帰真土,身心寂不動。

夫金丹之道,無過鉛、汞、土三者而已,鉛即金水也,汞即木火也。丹法五行皆以逆克而成妙用,故以土檎鉛,以鉛制汞,相呑相啗,死帰厚土,而後金丹始成。眞土者,己土也。上陽子曰:「用己土克水以求鉛,是也。蓋眞鉛之気,隠於二八之門,吾乗其爻動而取之若無己土,則感応相与之意乖,而薬終不可得矣。大修行人必須辨取眞心於此,眞心出一眞意,旋曲而偵之,審密而求之,濡弱以下之,乃其肯綮,則参同契所謂管括微密。開舒布寶。」實求鉛之要訣也。 然謂之眞者,取無二無雑之意,蓋鉛既眞鉛,而土非眞土,則不能以眞摂眞,而邪穢非道矣。及乎得薬帰鼎,即吾一身之陰汞,自然制伏,招鉛而不飛不走,何者火為水滅,木受金伐,自然之道無足異者。参同契云:「水盛火消滅,倶死帰厚土。」蓋五行之妙,水得土則掩,火得土則蔵,萬物非土不生,故丹法以帰土為究竟。長養聖胎,圓就丹薬,無出乎此,然帰土則身与心

皆寂然不動矣,身与心上下両弦気也,序云,以身心分上下,両弦金丹之道,以動為用,以静為体,寂然不動則静矣,故此以下遂言帰静之妙。

2 虚無生白雪,寂静発黄芽。玉炉火温温,金鼎飛紫霞。

虚無寂静,不動之極也,「白雪黄芽」,皆丹薬之異名。蓋「白雪」者陰之精,「黄芽」則鉛之萌蘗也。参同契云,「陰火白,黄芽鉛」。蓋一当身心不動之際,丹在中宮,但見和気春融,生機活溌,穣穣焉如白雪之飛於虚空,茁茁焉如黄芽之萌於土壌。此時用火工夫不宜太燥,但当養之以温温,存之以綿綿。如我聖師所言:「丹竈河東休矻矻,鶴胎亀息自綿綿」者。至於鼎上霞飛,則陽光衝頂,喩以外丹鑪火,取其易暁耳。

3 華池蓮花開,神水金波静。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輪鏡。

華池神水,説者非一。古歌云:「命基只在金華池」令以悟眞之語参之,「華池蓮花開」即少女初開北地花也。「神水」者,己之眞汞也。波浄水澄、静定之極也。「夜深月正明」者,夜半蟾光北海明也。夜深者,亥子之交,冬至之侯也。「天地一輪鏡」,明瑩之極也。

蓋薬必気足而後生,静定而後採。当其金精壮盛,月華瑩浄之時,金蓮半綻,薬苗正新。於此採之,要惟守之以恬淡,先之以不争,是謂水澄波浄,然後可以鑒映萬象,而驪龍之珠可得。不然則有動於中,必揺其精,凶害悔吝,由之以生,而薬終不可得矣。

4 硃砂煉陽気,水銀烹金精。金精与陽気,硃砂而水銀。

朱砂水銀皆丹之別名。言朱砂者,乃所煉之陽気也。水銀者,乃所烹之金精也。蓋丹憑火化,故二六時中,以陽火煉之,則成陽気。而朱砂者,即陽気之所結也,以陰符養之,則成陰精。而水銀者,即陰精之所成也。

然金精陽気一而已矣。故総括之云:「金精与陽気。朱砂而水銀」。是知一物両体,必非判然可分為二者,但随火符而変耳。序云:「以陽火煉之,則成陽気,以陰符養之,則成陰精。」意蓋如此。

5 日魂玉兔脂, 月魄金烏髄。衿来帰鼎中,化作一泓水。

陰陽之精,互蔵其宅,故曰之魂,太陽之精也,為玉兔之脂,即坎之中爻,眞鉛是也。月之魄,太陰之質也,為金烏之髄,即離之中爻,眞汞是也。是曰烏兔薬物二者,掇帰鼎内,則解化為水,而成金液。参同契云:「解化為水,馬歯琅玕」是也。蓋薬之始生,無過一気升於甑山,則化而為水,先液後凝,還丹乃就。諸書所謂玉漿甘露,灌頂醍醐,皆不出此。

6 薬物生玄竅、火候発陽炉。龍虎交会罷、宝鼎産玄珠。

如上指陳薬物火候,既已詳明。仙翁恐人不知交結之処,故復示此一竅。其意旨則見序中。序云:「身中一竅,名曰玄牝,非心非腎、非口鼻也。非脾胃也,非谷道也,非膀胱也,非丹田也,非泥丸也。能知此之一竅,則冬至在此矣,薬物在此矣,火候亦在此矣,沐浴亦在此矣,結胎亦在此矣,脱体亦在此矣。夫此一竅,亦無辺傍,亦無内外,乃神気之根,虚無之谷。則在身中求之,不可求於他也。」如此指示,可謂言約而意尽矣。

7 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気穴、内有坎離精。

「或問何謂薬物。曰:薬者坎中眞乙之気,眞鉛是也、」物者,離中久積之精,眞汞是也。道徳経云:「恍恍惚惚,其中之物」。是物之謂也。「窈窈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眞,其中有信。」是薬之謂也。

夫薬物生於窈冥恍惚之中,而曰生於玄竅何也。曰陰陽之宅,眞精互蔵。此時龍虎未交,玄牝未立。故尚属之両家。既帰一処,則神気自然,帰乎其根。而虚無之中,成此一竅,名曰玄牝。於中薬物,日滋月長,眞至三百功圓脱胎神化,皆不外此。故曰結胎在此,脱体在此。

問火候冬至何以在此。曰:火候者,周天卦数也。周遭環匝皆在此処。冬至在此者,晦至朔旦。震来受符,陽鑪発火,皆在於此。然非他家之冬至也。故曰則在身中求之,不可求之於他。仙翁立言深有意味言則在教人始認取身中,言不可求之於他,見他処亦有求之之時。

8 木汞一点紅、金鉛四斤黒。鉛汞結成珠、耿耿紫金色。

木汞者,已之霊汞也,無有銖両,故言一点。上陽子云:「就近便処運一点眞汞以迎之」是也。

金鉛者,坎中眞乙之水,水中産金,故曰日金鉛。言三斤者,四十八両。毎両眞鉛三銖,共計一百四十四銖,乃坤之策数也。蓋金鉛全体未破,銖両完足,乃有此数。

丹砂者,金液還丹之別名。紫者紅黒相合之色。参同契云:「色転更為紫,赫然成還丹」。

耿耿者,即赫然之意。夫金丹乃無質之質,非可以色相求者。仙翁因方弁色,仮象示人,要在得乎言意之表。若必求所謂「耿耿紫金」者,而後謂之丹,則痴人説夢,失之遠矣。

9 家園景物麗、風雨正春深。犁鋤不費カ、大地皆黄金。

「家園」者,以自己身中而言。「景物麗」言薬物全也。「風雨春深」,火候足也。夫得薬帰鼎,抱一守中,要皆和以無為之油,鎮以無名之璞,故雖有犂鋤,無労費力。至於功成薬化,則大地変為黄金。大地者,亦指吾身而言。如血化白膏,骨如瓊玉,陰尽陽純,改形易質。丈六金身,萬劫不壊,豈虚語哉。一本作不廃力,言不怠其功也。然以「用之不勤」,与「難以愁労」之義参之,則作「不費」者為優。

10 真鉛生於坎、其用在離宮。以黒而変紅、一鼎雲気濃。

此指薬物所産之郷,与夫所用之処。眞鉛生於坎者,水中産金,用在離宮,用以伏汞也。丹法以黒投紅,此時眞気薫蒸,上下融液,若山澤之蒸雲者。然序中所謂「初時雲満千山」,意蓋指此。

11 真汞産於離、其用却在坎。奼女過南園、手持玉橄欖。

眞汞生於離者,火生南方,用之在坎,用以求鉛也。奼女者,汞也,南園乃其本郷,過南園者,過自南園也。過自南園,往彼西隣,則相撢相持,而玄珠呈象矣。玉橄欖者,玄珠之別名。橄欖回味而甘,取而喩之甚明切矣。

12 震兌非東西、坎離不南北。斗柄運周天、要人会攅簇。

震兌坎離者,四象之卦也。東西南北者,四象之位也。作丹之時、攅簇五行,和合四象,而帰於中宮,則東西南北混合為一矣。故金不在西。木不在東。火不居南,水不居北。既無卦爻,亦無方位,忘形罔象,不可致詰,而名之曰丹。然其要在於以斗柄而運周天,火侯数足,然後混合之功可成。蓋天以北斗尠酌元気,周天運転,夫是以五気順布而成歳功,人亦有之。苟或不能「観天之道,執天之行」,求吾人之所謂辰極者執而運之,焉能攅簇混合而成眞乙之丹乎。

13 火候不須時、冬至豈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時虚比。

金丹火侯,自子以後六時爲陽,自午以後六時爲陰。至於亥子之交,一陽來復,名爲冬至。卯酉之月,木金気旺,法當沐浴。當此蓋陰陽之定理,造化之成数,有不可以毫髪差殊者。

然法雖死定,理実圓活,運移之妙,存乎一心。故入薬起火自有進退,不用子午也。震來受符,自有眞信,不在子月也。沐浴金丹,至有時節,不在卯酉也。入薬鏡云:「一日内,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爲。」又云:「初結胎,看本命;終脱胎,看四正。」此足相発明矣。

14 烏肝与兔髄、擒来共一処。一粒復一粒、従微而至著。

烏肝兔髄,坎離之精也,是必擒帰一処而後金丹始成。及乎火運周天,功円三百,是謂日復一粒,從微至者,嬰児顯相,而脱胎神化矣。

15 混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及尋其根源、一粒黍米大。

三界者,欲界?色界?無色界也,三者皆括於虚空之中,而混沌包之。混沌者,先天無極也。丹法神氣帰根虚無生竅,能以無質之中而生霊質,是虚空括三界也。脱胎之後,莫不以返於虚無,帰於混沌,而後謂之了當,是混沌包虚空也。然而求其立命之根源,則亦不過一黍玄珠,從微至著耳。蓋黍米之珠,乃無中之有,脱胎神化,復帰於無,則聖不可知,而與道爲之合眞矣。

16 天地交真液、日月含真精。会得坎離基、三界帰一身。

天地者,陰陽配合之体也,日月者,陰陽互藏之精也,天地交則日月之精合矣,眞精合則天地之液行矣。坎離即日月也,人能會此以立丹基,則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而三界帰於一身矣。三界即上意,皆人身所自有者。以精用者,則成欲界,以気用者,則成色界。以神用者,則成無色界。

17 龍従東海来、虎向西山起。両獣戦一場、化作天地髄。

薬物既属坎離,龍虎復爲何物。丹書異名殊字融通,實出一原。蓋坎鉛難得,而易於咥人,故象之以虎;離汞好飛,而難於控御,故象之以龍。龍從東海來,來而就虎也;虎從西山起,超而從龍也。丹法駆龍就虎,駕虎從龍,故此両獣相呑相啗,交戦於戊己之宮,則混合和融,化爲天地之髄,而還丹可成矣。其實天地之髄,即坎離之精也,豈有二哉。

18 金花開汞葉、玉蒂長鉛枝。坎離不曾間、乾坤経幾時。

草木花含葉中,蒂生枝上,是皆陰陽互根,相紐相結之妙。比之丹法,則金華開於汞葉,陰中含陽,坎鉛之象也。玉蒂者,己之命蒂,鄞鄂是也。命基不能自立,必得眞鉛合以己汞,然後神気交結而生聖胎,故玉蒂長於鉛枝。惟此陰陽構精,相紐相結,要皆造化之自然。聖人名之坎離,以洩其互藏之精,象之日月,以取其交光之妙。然後丹法大明,即観天地設位,日月運行,昼夜循環,無有一息之間暇,而乾坤不毀。萬古一日者,實由於此。

故萬古此乾坤,則萬古此日月;萬古此日月,則萬古此丹法。使日月有時而停璣,則萬物不生,而乾坤或幾乎息矣,丹体何由而常霊常存哉。今幾時言萬古一日也。或以序中一刻之功夫,可奪天地一年之数爲解者,於義差遠。

19 沐浴防危険、抽添自謹持。都来三万刻、差失恐毫厘。

夫月当卯酉刑徳臨門,法宜沐浴。沐浴者,正所以防危険也。蓋沐浴之説,兼有二義:一者卯酉之月,木金気旺,加之以火,則有飛走之虞;二者卯酉之月,陰陽気平,加之以火,則有偏重之患。故沐浴停火,以防危険。抽者抽鉛,添者添汞。自謹持者,進退升降,務合天度。一念少差,則悔吝爲賊,而三萬刻之功虧矣。三萬刻乃十月也。抽添二字,学者多不能暁,予已著之玄膚論中。

20 夫婦交会時、洞房雲雨作。一載生個児、個個会騎鶴。

金丹之道,順則成人,逆則成丹。故仙翁篇末,以洞房夫婦之事明之。要在使人易曉,然非。世法之所謂洞房夫婦也。聖人洞暁陰陽,故於互藏之宅,盗其機而逆用之。故懐胎則十月無殊,脱胎則萬変莫測。要之乗龍控鶴,皆陽精之所顯化。神無不爲,神無不通,又烏可以尋常識見思議之哉。

金丹四百字(陸西星 彭好古)註解

 

彭好古(生卒年不详),号熙阳,麻城人。与弟遵古乡会同榜,官尚宝乡山东主试,有文名。起初,兄弟家贫,力学激昂青云,训弟颇严。弟事兄惟谨, 终身为师。万历十三年(1585年)举人,万历十四年(1586年)三甲93名进士,知歙县,擢御史,历佥事。刚直不挠,风格类古人。著有《易钥》、《类编杂说》、《入药镜注》、《度身筏》、《阳宅阴宅一诀千金》等。

金丹四百字彭好古注解

西陵一壑居士彭好古 注解

七返九還金液大丹者,七以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煉金,返本還元,謂之金丹。

以身心分上下両弦,以神気別冬夏二至,以形神契坎離二卦。以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是以攅簇五行。

以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気,是為和合四象。

以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聞而精在腎,舌不声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動而意在脾,故名曰五気朝元。

以精化為気,以気化為神,以神化為虚,故名曰三花聚頂。

以魂在肝而不従眼漏,魄在肺而不従鼻漏,神在心而不従口漏,精在腎而不従耳漏,意在脾而不従四肢孔竅漏,故曰無漏。

精、神、魂、魄、意,相与混融,化為一気,不可見聞,亦無名状,故曰虚元。

煉精者,煉元精,非淫泆所感之精。煉気者,煉元気,非口鼻呼吸之気。煉神者,煉元神,非心意念慮之神。故此神、気、精者,与天地同其根,与万物同其体。得之則生,失之則死。以陽火煉之,則化成陽気,以陰符養之,則化成陰精。故曰: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

身者,心之宅。心者,身之主。心之猖狂如龍,身之獰悪如虎。身中有一点真陽之気,心中有一点真陰之精。故曰:二物。

心属乾,身属坤,故曰乾坤鼎器。

陽気属離,陰精属坎,故曰:烏兔薬物。

抱一守中,煉元養素,故曰採先天混元之気。

朝屯、暮蒙,昼午、夜子,故曰行周天之火候。

木液旺在卯,金精旺在酉,故当沐浴。

震男飲西酒,兌女攀北花,巽風吹起六陽,坤土蔵蓄七数,故当抽添。

夫採薬之初,動乾坤之槖籥,取坎離之刀圭。初時如雲満千山,次則如月涵万水,自然如亀蛇之交合,馬牛之歩驟。龍争魂,虎争魄,烏戦精,兔戦神,恍惚之中見真鉛,杳冥之内有真汞。以黄婆媒合,守在中宮。鉛見火則飛,汞見火則走。遂以無為油和之,復以無名璞鎮之。鉛帰坤宮,汞帰乾位,真土混合,含光黙黙。火数盛則燥,水銖多則濫。火之燥,水之濫,不可以不調堡,故有斤両法度。

修煉至此,泥丸風生,絳宮月明,丹田火熾,谷海波澄,夾脊如車輪,四肢如山石,毛竅如浴之方起,骨脈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婦之歓合,魂魄如母子之留恋,此乃真境界也,非譬喩也。

以法度煉之,則聚而不散。以斤両煉之,則結而愈堅。魂蔵魄滅,精結神凝,一意冲和,肌膚爽透。随日随時,漸凝漸聚,無質生質,結成聖胎。

夫一年十有二月,一月三十日,一日百刻。一月総計三千刻,十月総計三万刻。行住坐臥,綿綿若存。胎気既凝,嬰児顕相,玄珠成象,太乙含真。

三万刻之中,可以奪天上三万年之数。何也。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所以三万刻,可以奪三万年之数也。故一年十二月,総有三万六千之数。雖愚昧小人行之,立躋聖域。奈何百姓日用而不知元精喪也,元気竭也,元神離也。是以三万刻,刻刻要調和。如有一刻差違,則薬材消耗,火候虧缺。故曰:毫髪差殊不作丹。

是宜刻刻用事,用之不労。真気凝結,元神広大。内則一年煉三万刻之丹,外則奪三万年之数。大則一日結一万三千五百息之胎,小則十二時行八万四千里之気。故曰奪天地一点之陽,採日月二輪之気。

行真水於鉛炉,運真火於汞鼎。以鉛見汞,名曰華池。以汞入鉛,名曰神水。

不可執於無為,不可形於有作,不可泥於存想,不可著於持守,不可枯坐灰心,不可盲修瞎煉。惟恐不識薬材出処,又恐不知火候法度。

要須知夫身中一竅,名曰玄牝。此竅者,非心,非腎,非口,非鼻,非脾胃,非谷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丸。能知此一竅,則冬至在此矣,薬物在此矣,火侯亦在此矣,沐浴亦在此矣,結胎亦在此矣,脱体亦在此矣。

夫此一竅,亦無辺旁,更無内外,乃神気之根,虚無之谷。在身中求之,不可求於他也。

此之一竅,不可以私意揣度,是必心伝口授。苟或不尓,皆妄為矣。

今作此《金丹四百字》,包含造化之根基,貫穿陰陽之骨髄。使煉丹之士,尋流而知源,捨妄以従真,不至乎忘本逐末也。

夫金丹於無中生有,養就嬰児,豈可泥象執文,而溺於旁蹊曲径。然金丹之生於無,又不可為頑空。当知此空,乃是真空,無中不無,乃真虚無。今因馬自然去,講此数語,汝其味之。

紫陽張伯瑞序

1 真土擒真鉛,真鉛制真汞。鉛汞帰真土,身心寂不動。

人之初生,天一生坎水為腎。腎水沈重象鉛。腎生気,気中一点真一之精,是為真鉛。地二生離火為心,心火飛揚象汞。心生液,液中一点正陽之気,是為真汞。坎中有「戊土」,離中有「己土」,水本陰,而陰中有真陽,火本陽,而陽中有真陰,是為真土。陰交於陽,陽交於陰,全憑真土。

真鉛,即身中之「気」,真汞,即心中之「神」。真土,即身心中之「意」也。誠能運吾之真意,使汞常迎鉛,鉛常制汞,鉛汞帰真土,則神気渾融,性情合一,而身心寂然不動矣。雖曰不動,其實如如之中有了了,冥冥之中有昭昭,妄心已除,而照心不昧。肉身若死,而法身常生。非墜頑空而甘枯槁也。

2 虚無生白雪,寂静発黄芽。玉炉火温温,金鼎飛紫霞。

虚無寂静,下手採薬之功夫。「白雪」「黄芽」,吾身薬生之景象。然以「白雪」帰「虚無」,以「黄芽」帰「寂静」,亦自有辯。「白雪」自虚空而生,「黄芽」須火養而生,以火能生土也。時当姤卦,天交於地,虚無則白雪自生;時当復卦,地交於天,寂静則黄芽自発。正如天地之間,陽極而陰,則白雪自天而飛;陰極而陽,則黄芽自地而長。

「玉鑪」即「黄庭」,「火」即「神」。以神馭気,火在玉鑪之中。温温者,行火之候。鼎者,乾位,神之本宮。黒変紅為紫,火飛上為霞。霞与火,非二物也。「玉鑪火温温」,乾宮之神,照入於坤宮之内。至於「鼎上飛紫霞」,則坤受乾火,発現於坤宮之表有飛象矣。

3 華池蓮花開,神水金波静。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輪鏡。

紫陽本序云:「以鉛見汞,名曰華池,以汞入鉛,名曰神水」。即此而観,「華池」為命蒂,「神水」為性根。欲性命渾融,始以汞投鉛,次以鉛制汞。坎宮真一之精,載正陽之気而上升,気象似蓮花之開矣。離宮正陽之気,随真一之精而下降,安浄似金波之浄矣。至時之将子,水清金白,而性命神気両相渾合矣。故曰:天地一輪鏡。只在以性合命,凝神入気穴是也。昔人謂煉丹無別法,但引神水入華池,萬事畢矣。正言此意。

4 硃砂煉陽気,水銀烹金精。金精与陽気,硃砂而水銀。

硃砂,是液中正陽之気;水銀,是気中真一之精。補離宮之陰,液中採取真一之精。金精与陽気,以陽火煉之,則如硃砂;以陰符養之,則如水銀,非二物也。

5 日魂玉兔脂, 月魄金烏髄。衿来帰鼎中,化作一泓水。

太陽木火為日魂,魂蔵神,而陽中有陰。陰即月魄,日非月無以生其光,故曰「玉兔脂」,脂従精也。太陰金水為月魄,魄蔵精,而陰中有陽。陽即日魂,月非日無以成其体,故曰「金烏髄」,髄従神也。猶硃砂是日中之精,中感月華而生真気。水銀是月中之華,中感日精而生真鉛。大修行人,上士以神化気,以気化精;中士以精留気,以気留神。精神渾合,調和於寶鼎之中,則甘露自降,而為一泓水矣。

6 薬物生玄竅、火候発陽炉。龍虎交会罷、宝鼎産玄珠。

玄竅,即玄牝。玄陽而牝陰,総謂之玄竅。人身下田為炉,乃神之所棲,火発於此,故曰陽炉。炉上,則鼎也。静極而動,薬物自生,時当採取。得薬之後,苟無火候以烹煉之,其薬復散,玄珠何従而産哉。是必「撥転頂門関捩子,奪取驪龍頷下珠」。

薬即是火,火即是薬,薬火合一,則龍虎交会,而懸胎宝鼎,自産黍米之玄珠矣。然必玄竅生薬,方可陽炉発火。若機未至,而先助長,則外火雖行,内符不応,適以自焚其躯耳。大抵神気和融,則玄竅自見。玄竅既見,則火候自知。火侯既知,則龍虎自併。龍虎既併,則玄珠自成。其妙在動静之間,不差毫髪可也。

7 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気穴、内有坎離精。

此竅即上玄竅。以其不属有無,不落方体,超乎身心之外,出乎恍惚之間。故曰「非凡竅」。人身上乾而下坤,乾之中爻索坤而成坎,坎居坤位,而気居之。坤之中爻索乾而成離,離寄乾位,而神居之。神者,心中之汞也;気者,身中之鉛也。心為神室,身為気府。故曰:「名為神気穴」。身中有一点真陽之気,気属離。心中有一点真陰之精,精属坎。故曰:「内有坎離精」。

8 木汞一点紅、金鉛四斤黒。鉛汞結成珠、耿耿紫金色。

心中一点真陰之精,名曰「木汞」,木数三。内涵真陽之気為一,故曰「一点」。木能生火,火色紅,故曰「一点紅」。身中一点真陽之気,名曰「金鉛」,金数四,故曰「四斤鉛色黒」。金水同宮,故曰「四斤黒」。初以紅入黒,次錬黒入紅,紅黒相投,結成黍米之珠於寶鼎,而耿耿如紫色矣。紅与黒相間其色紫,故曰「紫金色」。然鉛汞非有定物,紅黒非有定色,一点四斤,亦非定数也。得意者当自知之。

9 家園景物麗、風雨正春深。犁鋤不費カ、大地皆黄金。

「家園」者,身中之真土也。「景物」者,身中薬物景象也。時遇一陽来復之際,但鼓巽風以吹坤上,即引神水以潤華池,及至三陽交泰之時,亦慎不費採取之力,但勿忘助,而大地黄芽,自土中而迸出矣。謂之金者,言其結成金丹也。

10 真鉛生於坎、其用在離宮。以黒而変紅、一鼎雲気濃。

腎生気,気中真一之水為真鉛。真一之水,則離宮正陽之気,見液相合,気中収取真一之水,非液中探取正陽之気,使母子相逢而相顧恋,則金隠於水,無由上升。蓋以神馭気,千古伝心之要訣也,故曰「其用在離宮」。体在坎而用在離也。

鉛既以火而出,水則以黒変紅,薬即是火。但見自三関路頭,以抵九重天上。油然而興,霏然而升,翕然而蒸,靄然而凝,而其気如雲之濃,上升鼎内矣。

11 真汞産於離、其用却在坎。奼女過南園、手持玉橄欖。

汞離産自離宮,然非得北方之正気以制伏之,則常欲去人,不得凝聚,故曰:「其用卻在坎」。奼女者,汞也。南園者,離也。離中之汞,一見坎中之鉛,則鉛汞相投,將舎離宮而同降坎位,故曰「過南園」。一過南園,而汞成白雪矣。「玉」者,象其色之白也,「橄欖」者象其不方不圓也。

12 震兌非東西、坎離不南北。斗柄運周天、要人会攅簇。

震東兌西,離南坎北,八卦之方位。天道運行,無時休息,而斗柄転移,逐月各指一方。陰陽寒暑,不愆其期。人身一天地也,自玄谷上泥丸,復下重楼,以帰北海,謂之周天,其斡旋之機,亦由乎斗柄。

一年十二月,一月三十日,共三百六十日,一日一百刻,一年計三萬六千刻。一日之功可奪三萬六千刻之気。言脩丹之士,運周天火侯於一日之内,以一日易一年,以十二時易十二月,攅年於一日,簇月於一時,惟随斗柄以爲転運,而東西南北不必言矣。斗柄一差,則時令乖忒,慎之慎之!

13 火候不須時、冬至豈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時虚比。

火之爲物,太大則炎,太小則冷,要在調和得中,故火必曰侯。一時有六候。候者,吾身之節候。何時而有,吾身静極而動,在月即爲冬至,在日即爲子時,迎此機而與之倶動,則火候在此矣。

大抵一陽升爲子,一陰降爲午,陽升陰降爲卯,陰升陽降爲酉。所謂不刻時中分子午,非必以冬至爲子,夏至爲午,兔鶏之月爲卯酉也。如外丹,進火爲子,抽火爲午,不増火、不減火,爲沐浴。不拘子午,亦不拘卯酉也。

14 烏肝与兔髄、擒来共一処。一粒復一粒、従微而至著。

人稟天地真元之氣,三百八十四銖,共重一斤,八両日之精,故曰「烏肝」,即木液也。八両月之精,故曰「兔髄」,即金精也。金木間隔,仮戊己爲媒娉,用火鍛煉,日生一粒,如忝米大,重一銖八釐,自徴至著,積銖而成両,三十日重三十八銖四絲。三百日,重三百八十四銖,方圓一寸,而重一斤矣。

15 混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及尋其根源、一粒黍米大。

「有世界,則有三才;有三才,則有虚空;有虚空,則有渾沌。渾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及尋吾身受気之初,不過一粒大如黍米。此人生之根源,而脩丹者之所當知也。故曰:「有人要覓長生訣,只去捜尋造化根。」

16 天地交真液、日月含真精。会得坎離基、三界帰一身。

心液下降,腎氣上升,液與気総名曰液。天地交真,液也。魂為烏精,魄爲兔髄,総名曰精。日月含真,精也。坎属陰,坎中蔵戊,戊為陽土,是陽者,坎之基也;離属陽,離中己土基始於陰,則身中天地,身中日月,皆由真土爲之運用,而三界帰於一身矣。離中藏己,己爲陰土,是陰者,離之基也。會得坎中戊土基始於陽,離中己土宴始於陰,則身中天地,身中日月,皆由真土爲之運用,而三界帰於一身矣。

17 龍従東海来、虎向西山起。両獣戦一場、化作天地髄。

心中正陽之気,爲龍,木能生火,震属木,故龍從東方來;腎中真一之精,爲虎,金能生水,兌属金,故虎向西山起。若使龍吟雲起而下降,虎嘯風生而上升,二獣相逢,交戦於黄屋之前,則龍呑虎髄,虎啖龍精,風雲慶会,混合爲一,而化爲天地之髄矣。

18 金花開汞葉、玉蒂長鉛枝。坎離不曾間、乾坤経幾時。

金花,本真鉛借汞成胎,玉蒂本真汞借鉛成形。人身汞爲神,鉛爲氣,「金花開汞葉」者,恍恍惚惚水中生神也;「玉帯長鉛枝」者,窈窈冥冥火中生精也。得訣者,坐至金花顯露,玉蒂滋萌,則鉛汞之枝葉已茂。此時正宜採薬進火,使坎離運行於東西,乾坤周回於上下,一往一復,一升一降,如環無端,不可有頃刻之停。蓋未得薬時,須要認汞葉之開,與鉛枝之長,既得薬後,又要知往復之妙,升降之宜,方爲始終兼尽,而聖胎圓成矣。苟乾坤坎離,不循環於十月之中,則鼎器薬物,暫得竟失,金花烏保其不謝,玉蒂保其不凋耶。

19 沐浴防危険、抽添自謹持。都来三万刻、差失恐毫厘。

一年十二月,共計三萬六千刻,攅簇一日之内。十二月之中,十月行火侯。陽生,則探薬於子宮,而使之逆升,謂之抽鉛。陰生,則退火於午位,而使之順降,謂之添汞。其余両月,卯月益水安金,酉月行火止水,只行水候,不行火候,謂之沐浴。以卯月生中有殺,酉月殺中有生,防火之太燥而有危険也。除両月六千刻止,十月三萬刻,故曰「都來三萬刻」三萬刻工夫,毫釐有差,則陰陽差互,惟既防危険,又知謹持,專心致志於一圏之中,與動倶現,與静倶隠。期年可以養成嬰児,而爲超脱之仙矣。

20 夫婦交会時、洞房雲雨作。一載生個児、個個会騎鶴。

夫婦者,身中真陰真陽也。真陰真陽,得真土爲媒娉,結爲夫婦,洞房交結,雲騰雨施。一年之内,十月懐胎,両月沐浴,胎完気足,産個嬰児,便跨鶴自泥丸宮出矣。九載生九個,故曰「個個」。千百億化身,無非一身,非真有九個也。嬰児爲孩,亥子交會,合爲孩字,此結胎下手之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