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东汉隶书碑刻代表作(汉代石刻特点)

时间:2021-10-27 14:14:15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礼器方严体势坚,史晨端劲有余妍。 不祧汉隶宗风在,鸟翼双飞未可偏。 这首诗启功先生是在称赞汉代隶书碑刻中的《礼器碑》和《史晨碑》。此二碑加上《乙瑛碑》被称作孔庙三碑

礼器方严体势坚,史晨端劲有余妍。

不祧汉隶宗风在,鸟翼双飞未可偏。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这首诗启功先生是在称赞汉代隶书碑刻中的《礼器碑》和《史晨碑》。此二碑加上《乙瑛碑》被称作孔庙三碑。这三个碑都是东汉隶书碑刻的代表作、经典作品,而启功先生更加看重《礼器碑》和《史晨碑》。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礼器碑

《礼器碑》是从宋朝到现在,被著录最多的一块汉碑,书法艺术水准很高,被认为是汉代隶书的极致。书风细劲雄健,端严而峻逸,方整秀丽兼而有之。明郭宗昌《金石史》评云:

“汉隶当以《孔庙礼器碑》为第一”,“其字画之妙,非笔非手,古雅无前,若得之神功,非由人造,所谓‘星流电转,纤逾植发’尚未足形容也。汉诸碑结体命意,皆可仿佛,独此碑如河汉,可望不可即也。”

郭宗昌将《礼器碑》评为汉碑第一,由此可见,古人对《礼器碑》的评价真的是很高啊。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史晨碑

《史晨碑》是一碑两刻,就是碑的前后都有刻文,也称作《史晨前、后碑》。此碑书法风格折笔趋圆,柔和蕴润,整体清秀俊雅为历代效法的楷则。明郭宗昌:“分法复尔雅超逸,可为百代模楷,亦非后世可及。”清杨守敬:“昔人谓汉隶不皆佳,而一种古厚之气自不可及,此种是也。”

《礼器碑》《史晨碑》因为一直在孔庙保存,因此也为历代所推崇。

在这首诗的自注中,启功先生顺带对隶书各种碑刻作了一番评述:

汉隶之传世者多矣。荒山野冢,断碣残碑,未尝不发怀古者之幽情,想前贤之笔妙。乃至陶冶者之划墼,葬刑徒者之刻字,朴质自然,亦有古趣。然如小儿图画,虽具天真,终不能与陆探微、吴道子并论也。

以书艺言,仍宜就碑版求之。盖树石表功,意在寿世,选工抡材,必择其善者。碑刻之中,摩崖常为地势及石质所限,纵有佳书,每乏精刻,如褒斜诸石是也。磐石如砥,厝刃如丝,字亦精能,珍护不替,莫如孔林碑石。历世毡捶,有渐平而无剧损焉。

汉隶风格,如万花飞舞,绚丽难名。核其大端,窃以礼器、史晨为大宗。证以出土竹木简牍,笔情墨趣,固非碑刻所能传,而体势之至精者,如春君诸简,并不出此之外,缅彼诸碑书丹未刻时,不禁令人有天际真人之想!

自注中启功先生评述,说汉代隶书传世的很多,荒山野坟,断碑残垣上都有发现,看了这些东西之后,往往会引起人们的幽古之情,想象着古人写字时的用笔之妙。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刑徒墓刻

即使是一些陶罐、瓦当,埋葬刑徒者的刻字,也感觉古质朴素,自然有趣。但这些书法作品,就好像小儿学画画,虽然觉得很有天真、童趣,但如果拿来跟吴道子这样的名家绘画相比,那还是没有可比性的。

所以,如果想学隶书,还是要去碑版书法中求学。本身古人碑刻,就是用来表功,给后人看的。所以,特别在意它能长久保存下来。因此在石材的选择上,在刻工的使用上,都会用最好的。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石门颂》摩崖石刻

而像一些摩崖石刻,受地势和石头的材质所限制,即使有的时候书法艺术性很好,但缺少精致的摹刻,例如陕西汉中的褒斜道石刻就是这样。

论石材质地结实坚硬,刻工技术精致,书法艺术水准高超,历朝历代能妥善保护,这非孔庙碑刻莫属。孔庙里的碑刻,如《史晨碑》《礼器碑》等,石面平整光滑,经历了1800多年而没有剥蚀,直到现在依然字口光润,充分能保留书写的原貌。

汉代隶书的风格,就好像万花飞舞,绚丽难名。但综合归类起来,启功先生认为《礼器碑》《史晨碑》是比较大的类型。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启功论书诗21:点评汉代隶书各家碑刻,学隶书首推礼器碑、史晨碑

 

近代出土了众多的竹木简牍,这上面的书法都是墨迹书法,那种笔墨情趣,不是碑刻书法所能传达的。看着这些简牍墨迹,启功先生浮想联翩,好像看到了《史晨碑》《礼器碑》等碑刻还没有刀刻时的书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