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张继隶书最新创作(张继老师通临张迁碑)

时间:2021-10-27 14:27:56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时下说到收藏就避不开书画艺术,而说书法也自然都会讲到张继,说他人品好,书法佳,格高趣新的隶书开时代新风。张继是书法家,但他印章也刻得妙,诗联也写得好,绘画更具专业

时下说到收藏就避不开书画艺术,而说书法也自然都会讲到张继,说他人品好,书法佳,格高趣新的隶书开时代新风。张继是书法家,但他印章也刻得妙,诗联也写得好,绘画更具专业水准,让人打心眼里佩服。然而在书法界几乎被所有荣誉“加身”的张继却显得随意和低调,看不出半点少年得志的神情,一派云淡风轻般的淡定,自自然然的。

随意的静境—张继“草意隶书”风格臆断文/源父

张继年轻,但他却以平淡天真,尚古求变的隶书风格称誉当代书坛并影响甚重,“张继现象”随成“时尚”。时尚本身流行的一种生活元素,可见他的书法是因受欢迎而流行,或是《张迁碑》的方拙,或是《石门颂》的苍朴,其古气森森却远离了当代生活快节奏化这种休闲式文化的消费需求。生活在一个“读图时代”和“网络时代”的人们在遭遇压抑,叛逆和主观的生活质量感到窒息的文化自觉中,审美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街上流行的红裙子是一道风景,但反季节的瓜果似乎更招人喜爱,“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而艺术需要真诚,它却会因诗意而显现出艺境的澄澈高远。张继的隶书厚重不失轻盈,古朴不失灵动,他巧妙地追求以碑为基的隶书趣味,糅以隶书的沉郁和草书的简洁,完成了他优良嫁接而产生质变的一次书法革命。粗看“四不像”,细品众皆有,传统元素在他作品中“如盐之溶水,视之不见而味之可得”(徐无闻语),形成了极具清丽明快的个性语言,这种隶书草意的深情书写我们暂称它为“草意隶书”。张继大学期间主修国画,之前主修文学,深厚得文化基础和艺术修养,奠定并支撑着他的书法艺术走向更宽博的领域。他转益多师,谦和质朴,也都从他书法艺术的外化形式中呈现出个性的独特。他的书法具有才子气,并弥漫着一种灵气,笔墨语言中处处流露出他“清远而朴素”的书法理念,都在向人们传达着一种当代文人式积极的、浓郁的文化气息与时代气息。

读张继的书法就像读一本书,明心而丰实,充满着一种心灵的欢畅。伟大的庄子有一句话:“乘物以游心”。那种浓情的智慧与生命自然的精神境界,让我们内心多了一种洞明的开悟与想象。文化女超人于丹说“我们有什么样的眼睛,就有什么样的生活”。记得张继曾在一篇文章中深刻的提及自己对书法风格的追求与感悟:“传统是基础,创新是条件,个性是灵魂”,就让人明晰地看到他在“草意隶书”天真烂漫的雅趣中,激越着率意与畅达审美观念的思考与认知。他在“意写碑帖”的优美中以自由与逍遥的心境,寻求并验证着他“化碑于简,求趣由心”(张继语)个性追求的和谐统一与完善成熟。表现出他继承传统、追随时代、发展古法和心手双畅下得思想与情怀,遗世独立,神游天地的庄子讲“磅礴万物”,那才是真正的大境界。今天,在我们耐心诵读经典的同时,张继也在追求艺术上“外化而内不化”的一种思想上的观照与坚守。在他妙趣横生的“草意隶书”风格中,我们才惊喜地读到一种艺术境界的壮观,一份内心的纯净和一个久违的令人触目生春般的欢欣与感动。

随意的静境—张继“草意隶书”风格臆断文/源父

一本书上读到“艺术是靠征服而存在的”,想来也是。无论上世纪末曾轰动一时的“广西现象”抑或“流行书风”,都曾影响并催生出书法的多重意义和对古典现象或主义的延伸和发展,这在书法发展史上是件好事,只是这种星星之火终究没形成燎原千里之势。放眼书法界,真信了?今不如古!缺失了传统精髓的书法又何谈诗意盎然,另一层意义讲,古不如今!艺术因承传重复和历史因素而丧失了生发新意的“蝶变”。智慧的张继首先立足于传统,同时以现代人的审美思想,在书法的本质语言重塑中以苍厚古朴的金石意味,以精神的静境,思想的放达,精准而精致地调和着他“草意隶书”中的真挚与简约。因而,其书法的价值意义绝非仅在于以笔墨、品性,新意来渲染他的“激情与平和”,咏诵对社会的热爱与感恩,而真正在于对当代隶书的发展的起到的推动作用。书坛就像个菜园子,张继对艺术的培育与改良已经进入到“成熟期”,他的探索与远足就像山雨前的利风,黑暗前的烛亮,既震撼着书坛,也征服着书法追随者。不过,如果说站在历史的高度来审视他对“崇碑”、“尚意”艺术精神的传承与延续,境界上虽欠史诗般的大气宏阔,但他作品中的笔墨高境与诗意品格却已具有相当的深刻性,已远远地走在了时代书法家的前列。

可以说张继是一位优秀的书法家,也是书法家中的艺术“思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