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颜真卿自书告身帖原文(祭侄文稿背景故事)

时间:2021-10-31 23:00:10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自书告身帖》,楷书纸本, 凡三十三行,二百五十三字,结衔小字十三行,传为颜真卿所书的墨迹。今藏日本中村不折氏书道博物馆。 《自书告身帖》是颜真卿于唐德宗建中元年(公

《自书告身帖》,楷书纸本, 凡三十三行,二百五十三字,结衔小字十三行,传为颜真卿所书的墨迹。今藏日本中村不折氏书道博物馆。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自书告身帖》是颜真卿于唐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被委任为太子少保时自书之告身。告身是古代授官的文凭,相当于后世的委任状(任命书)。颜真卿写这篇告身时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他的书法也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这一年他还书写了《颜氏家庙碑》,和《自书告身帖》同是他晚年的力作,历来为世所珍重。《自书告身帖》结体宽舒伟岸,外密中疏;用笔丰肥古劲,寓巧于拙。字多藏锋下笔,点画偏于圆,除横细竖粗的特点之外,有些竖笔,中间微微向外弯曲,因此显得骨肉亭宏,沉雄博大。尤能反映出颜书的丰采。詹景风称此书:“书法高古苍劲,一笔有千钧之力,而体合天成。其使转真如北人用马,南人用舟,虽一笔之内,时富三转。”董其昌谓:“此卷之奇古豪放者绝少。”该帖端庄朴厚,苍劲有力,有一种高古气象和庙堂之气,为其晚年风格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品。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乾隆跋

此帖又称《自书太子少师告》,帖前有乾隆“唐颜真卿之告” 六字,御书十余行,隔水绫上复嵌御书数行,后面有蔡襄、米友仁、 董其昌跋。蔡跋:“鲁公末年告身,忠贤不得而见也。莆阳蔡襄斋戒以观,至和二年十月廿三日。”米跋:“右颜真卿自书告。绍兴九年四月七日,臣米友仁恭览、审定。”董其昌跋:“官告世多传本,然唐时如颜平原书者绝少。平原如此卷之奇古豪荡者又绝少。米元晖、蔡君谟既已赏鉴矣,余何容赞一言。董其昌。”又朱朗白一跋,颜书墨彩已脱。钤有“绍兴”、“内殿秘书之印”、“安歧之印”、“乾隆御览”、“恭亲王章”等鉴藏印。此帖《云烟过眼录》、《清河书画舫》等均曾著录,南宋留元刚刻 《忠义堂帖》拓本为所见早期刻本,后世丛帖、汇刻亦多收入。是帖曾收入宋内府,后又曾为韩胄、贾似道,明韩逢禧,清梁清标、安歧以及清内府收藏,为清宫石渠宝笈之物,后赐与恭亲王奕訢。而从《翁同龢鉴藏大系略稿》知,此件为1861年英法联军攻入圆明园之后散出宫外的。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敕:国储为天下之本,师导乃元良之教。将以本固,必由教先,非求忠贤,何以审谕?

国储指太子, 元良也是太子的代称,因为元良本义是大善,至德,指大贤之士。

审谕指太子的师傅对太子的明白开导。语本《礼记·文王世子》:“大傅审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观大傅之德行而审喻之。”喻通“谕”。

诏曰: 太子是天下的根本,太子之师对其施行教导。要想根本牢固, 必须先有好的教导。若非忠贤之人, 如何可以教诲太子?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光禄大夫,行吏部尚书,充礼仪使,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立德践行, 当四科之首;

光禄大夫:为散官名 (散官是表级别的,而职事官是实际行政职务) , 在当时为从二品。

行吏部尚书:“行”表示高级别任低级别的职事官。吏部尚书在当时是正三品,因其为二品,故曰行。

充礼仪使:充是充任的意思,其实有特派的意味,因为颜真卿有行政职务(吏部尚书), 再特别指命他为礼仪使。礼仪使是专管大典礼仪等事宜的官职。唐玄宗天宝九年始置此职,以后数度停置。六十多年间,唐朝共任命过七位礼仪使, 大都是兼任,颜真卿是最后一位礼仪使。“代宗晏驾,朝廷以公鸿儒,详练典故,举充礼仪使。祗护陵寝,率礼无违,加光禄大夫、太子少师,使如故。”(令狐峘《光禄大夫太子太师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神道碑铭》)

上柱国:上柱国是勋位中的最高级,共十二级。

鲁郡开国公:开国郡公是爵位中的第四等, 属正二品.唐朝国公(第三等)以下爵位前规定加 “开国”二字。

四科:指唐高宗时举荐人才的四条标准,即,孝悌力行﹑经史儒术﹑藻思词锋﹑廉平强直。(见宋王应麟《小学绀珠·制度·四科》)

光禄大夫行吏部尚书充礼仪使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品质﹑德行,按四科的标准来评价,都是每一科最优秀的。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懿文硕学,为百氏之宗。忠谠罄於臣节,贞规存乎士范。述职中外,服劳社稷。

懿:美好的意思,多指德行。

谠:正直的。罄: 器皿已空,尽,用尽意思,如,告罄,售罄,罄竹难书.

述职:本为“向上级报告在职时的所为”之义,这里代指供职。

中外:朝中和地方。

服:指服役,从事。劳:勤劳。

才華、文章学识, 可作众人之师表。作为臣子, 其志忠诚, 其节正直;道德贞正, 可为士之模范。曾在中央和地方供职, 为国家辛勤操劳。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静专由其直方,动用谓之悬解。山公启事,清彼品流;叔孙制礼,光我王度。

静专:语本《易·系辞上》: “夫乾, 其静也专,其动也直。” 朱熹注: “ 静体而动用。”

直方:當出自《易·坤》: “六二, 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悬解:犹言解倒悬,谓在困境中得救。

山公:晋山涛。史载, 涛为吏部尚书,凡选用人才,亲作评论,然后公奏,时称“山公启事”,比喻公开选拔人才。

清:高洁, 高尚, 高明, 形容词动词化。

叔孙:叔孙通,又名叔孙何,西汉初期儒家学者,曾先后出任太常及太子太傅,为汉高祖制订汉朝的宫廷礼仪。

由于平时重视修德,沉静专注,气量宽宏,执法办事之时,则能解决难题。晋朝山涛,多有启奏,品评推举廉洁高尚的人才。汉初叔孙通, 曾制订礼仪, 以光大帝王法度。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惟是一有,实贞万国,力乃稽古,则思其人。况太后崇徽,外家联属,顾先勋旧,方睦亲贤。

惟:发语词, 无实义。

贞:正, 动词化。

万国:指万邦, 天下, 各国。《礼记·文王世子》云: “一有元良,万国以贞。”

力:功效, 作用,结果之义。

稽古:考查古人之法。《书·尧典》: “曰若稽古。”《后汉书·桓荣传》: “荣大会诸生,陈其车马印绶, 曰:‘今日所蒙,稽古之力也,可不勉哉!’”

太后:沈太后, 既代宗之皇后。安史之乱中身陷贼营, 其后不知其踪。德宗尊为皇太后。《旧唐书》列传第二后妃下代宗睿真皇后沈氏: “建中元年十一月,遥尊圣母沈氏为皇太后,陈礼于含元殿庭,如正至之仪。上衮冕出自东序门,立于东方,朝臣班于位,册曰:“嗣皇帝臣名言:恩莫重于顾复,礼莫贵于徽号,上以展爱敬之道,下以正《春秋》之义,则祖宗之所禀命,臣子之所尽心,尊尊亲亲,此焉而在。两汉而下,帝王嗣位,崇奉尊称,厥有旧章。永惟丕烈,敢坠前典,臣名谨上尊号曰皇太后。”帝再拜,歔唏不自胜,左右皆泣下。仍以睦王述为奉迎皇太后使,工部尚书乔琳副之,候太后问至,升平公主宜备起居。于是分命使臣,周行天下。明年二月,吉问至,群臣称贺,既而诈妄。自是诈称太后者数四,皆不之罪,终贞元之世无闻焉。”

崇徽: “崇奉尊称”,即尊封徽号。

外家:指娘家。这里说太后娘家与颜家有亲戚关系, 但具体关系不详。

顾:顾念。

先,旧:均为故旧之义(如同今天人们常说的“沾亲带故”)。

勋:功劳,此处当动词化。

睦:和睦相处之义,此处形容词动词化。

按:自“山公启事”至“则思其人”一段,是肯定指颜真卿有山涛,叔孙通那样的成绩。即作为吏部尚书,能推举贤士,作为礼仪使,能规范国家法律。

这样的人才一旦拥有, 就可以规范天下人的操行。由于想到古人(之事), 遂念及(颜真卿)其人。况且(正值)为皇太后尊封徽号, 连带惠及其亲属。基于关怀故旧的考虑,正要好好照顾亲友、贤人。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俾其调护,以全羽翼,一王之制,咨尔兼之。可令其任太子少师。依前充礼仪使,散官勋封如故。

一:统一,谐调,并不违背之义。

咨尔:表示祈使的词。《论语·尧曰》:"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邢昺疏:"咨咨嗟;尔女也……故先咨嗟叹而命之。"后常以"咨尔"用于句首表示赞叹或祈使。

兼之:指让颜真卿身为吏部尚书和礼仪使的情况下再任太子少师。

太子少师:在唐时为从二品。而原先的吏部尚书是正三品,所以说这次鲁公的官职(职事官)名义上是升了。但太子少师说是职事官(理论上其职责是监督太子太师),其实是个虚街。太子太师,甚至太师都是只设其位不谋其事的,并不是真的让太师去教导皇帝,让太子太师去教育太子的。所以鲁公的这次升职只是名誉上的。

让他调教维护(太子),以使(太子)羽翼丰满。根据国家法律,(可)让他兼任。可以命他出任太子少师,原礼仪使一职照旧,其散官、勋阶爵位不变。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由于《告身》流传有录,又经历代丛帖刻入及部分书画典籍著录,所以历来被人视为颜真卿真迹。但今人曹宝麟、朱关田经过考证,各自认为此帖并非真迹。启功认为“自书己告,实事理之难通者”(《启功论书绝句百首》之四十九首自注)。《颜真卿自书告身》应该让人疑伪。

纵观颜真卿的十几个重要碑帖楷书,其风格与所谓的颜真卿的《自书告身帖》是有明显差别的。比如碑刻的整肃、不偏不欹,而《自书告身帖》则明显有歪斜之势;比如碑刻的飘逸、洒脱、均衡,而《自书告身帖》则肥笔突出,以致书界存在严重的“颜肥”之论。这些等等的不一,使人对“告身”怀有盲目的敬畏之意,又潜在存在怀疑之点。而所能见之资料,所有疑伪质证又不能铁定说服。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都知道,《干禄字书》是颜真卿伯父颜元孙的一本文字研究著作,在初唐时被人奉为“字典”。从书名可见其贵重一斑:干禄字书之意,即明白告诉你,这是正版地升官发财之文字道路。晋唐以来,楷书文字杂乱发展,时代急需大家横空出世,进行文字清理整顿。颜元孙则应时而生,在诸家之作的基础上,作出《干禄字书》。颜元孙将文字分为三类,把升官发财从官之文字,列为“正”类和“通”类,而将市井文化低下之人常用之“浅近”文字,列为“俗”类。按今天的说法,俗字则包括文化低俗之人常用的错字、讹字、白字。如“宣传部”大标语上写成“宣传卩”,“鸡蛋”写成“鸡旦”。尽管堂而皇之,但也无人说错。文化低高之人,见则都识其义,实则白字、错字。

颜元孙原文中说:

“所谓俗者,例皆浅近。唯藉帐、文案、卷契、药方,用亦无爽” 。

“所谓通者,相承久远,可以施表奏,判状……”。

“所谓正者,并有凭据,可以施著文章,碑碣……进士考试,理宜必遵正体。……”

由此可以看出,初唐及中唐有一不成文的皇家规矩,即在碑碣之中,在公文之中,必须使用“正”字,这,已是约定俗成之规定了。
此《干禄字书》由颜真卿隆重刻石,足见颜真卿以为此举的社会意义之重。颜真卿此举实在是意在以此石警世:经典已在,正世正人。
《干禄字书》中“年秊”二字,按体例“年秊”当为“上俗下正”,颜真卿和颜元孙赫然把“年”字归为俗字,这就意味着所有碑刻上就不得随便使用此字了。因为此字不是正字。《自书告身帖》的时署是“建中元年八月二十六日”,其“建中元年”的“年”用的竟是一个俗字。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米友仁、董其昌跋

为什么这两个字如此重要呢?因为

一、告身书,是皇家文案,使用俗字显属不当。

二、颜真卿是在建中元年为父亲立的“颜家庙碑”,其碑文时署为真卿亲笔“建中元秊岁次”刻碑,其年为正字“秊”。其同一年的碑刻和同一年书的似於理不合的皇家的《自书告身书》,不会使用一俗一正文字。如《自书告身帖》不伪,就与其大文字家的称呼相差太远,亦对其亲刻《干禄字书》的行为是一严重讽刺。

三、为了对照,考证一下颜真卿是否常常正俗杂用,对“年”和“ 秊”字做一下统计:

《郭虚已墓志》,时颜真卿41岁,正文碑首第四行刻“年”字1个。

《多宝塔》时颜真卿43岁,碑文中刻“年”字3个。

《金天王祠》时颜真卿48岁,碑中刻“年”1个,同时,颜真卿同年写的《祭侄文稿》中,首句亦用了“年”字。

《郭家庙碑》时颜真卿53岁,碑中则从此开始变“年”为“秊”,其中郭碑刻“秊”字4个。

《麻姑碑》碑中刻“秊”字4个。

《大唐中兴颂》大字摩崖石,共326个字,其中就刻正字“秊”7个。

《放生池》竟13处刻“秊”字。

《清远碑》刻“大历五秊”1处。

《八关斋碑》中,“大历二秊加右仆射”一句中,刻正字“秊”1处。

《宋璟碑》中,正字“秊”刻用12处。

《元次山碑》中,正字“秊”3处。

《臧怀恪碑》中,正字“秊”6处。

《干禄字书》“大历九秊岁次”等3处。

《李玄靖碑》“秊”刻用5处。

《殷夫人碑》,残破碑上依然有“秊”字,有“开元五秊秋七月”及“明秊春正月祔”两处。

《勤礼碑》中,也有6处刻正字“秊”。

《颜家庙碑》则更显然、赫然地刻着“建中元秊”。时颜真卿已72岁,与《自书告身帖》署时同年。

纵上可见,颜真卿从50岁左右起直到终了,二十多年中,在这所有重要碑刻中均再没使用过俗字“年”。这说明,颜真卿已确认“年”为俗字,终生不再使用。此释,当算为有理。而《自书告身》突兀起用俗字“年”,岂不有悖正理?不疑何在??

而至于今日之“年”成为正字,则是汉文字发展的特别结果。但一千二百年前的唐时,文字状态则当依《干禄字书》为准为宜。

据此,认为《自书告身帖》存疑是应当算有理有据的。对否?正如颜真卿所书颜元孙的《干禄字书》碑文中所刻:“如曰不然,请俟来者”。

碑帖|唐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

蔡襄跋

學習颜体楷書,應該依然坚持碑刻楷书的整体之路,肯定碑刻,坚持碑刻。在基本把握碑刻之后,适量适当地在肯定与否定中研究和把握一下《自书告身帖》。必须坚持碑刻,可以在以后适当之时,适量适当地学一下告身,但不可掉入这个久有“疑伪”的巢穴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