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丰乐亭记翻译一句一译(丰乐亭记原文及翻译赏析)

时间:2021-11-14 21:46:44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修既治 滁 之 明年 ,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其上则 丰山 , 耸然 而 特立 ;下则幽谷, 窈 (yǎo) 然 而深藏;中有清泉, 滃 (wěng)然而仰出。 俯仰 左右, 顾

修既治明年,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其上则丰山耸然特立;下则幽谷,(yǎo)而深藏;中有清泉,(wěng)然而仰出。俯仰左右,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pì)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

1、滁:滁州,治所在今安徽滁州; 2、明年:庆历六年,即1046年; 3、丰山:滁州丰山在州西南五里; 4、耸然:高峻貌;特立:挺立; 5、窈然:深远的样子; 6、滃然:泉涌出貌; 7、俯仰:低头与抬头,即上下纵览之意;顾:环顾。

滁于五代干(gān)(gē)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生擒其将皇甫(fǔ)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也,盖天下之平久矣。

1、五代:指唐亡之后的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干戈:指战争; 2、用武之地:兵家争夺的地方; 3、“太祖皇帝”数句:宋代开国皇帝太祖赵匡胤,原是北周的大将,曾率周师攻打南唐,与南唐将领皇甫晖、姚凤之军战于滁县城西之清流山下,后擒其主将,于是滁地归属后周;李景:即李璟,南唐第二位皇帝,于943年嗣位,后因受到后周威胁,削去帝号,改称国主,史称南唐中主; 4、图记:指地图和文字记载; 5、故老:年老而见识多的人。

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者,何可(shēng)数?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铲削(xuē)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而遗老尽矣!

1、敌国:指五代时的割据政权; 2、胜:尽; 3、及:到;受天命:接受天的意旨;圣人:圣哲之人,古时用以对皇帝的尊称,此指宋的开国君主赵匡胤; 4、“向之”二句:原先凭借、依仗山川险阻而割据一方者,都相继被铲除消灭; 5、漠然:寂静无声的样子; 6、徒见:只见; 7、遗老:指经历战乱的老人。

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gǔ)、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quǎn)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hán)(xù)于百年之深也。

1、畎亩:田地; 2、乐生送死:指人民生活安乐,死有所葬;送死:谓父母丧葬之事;《孟子•离娄》: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 3、孰知:谁了解;上:皇上; 4、休养:休息保养;生息:人口繁殖;指在战争或社会大动荡之后,减轻人民负担,安定生活,恢复元气; 5、涵煦:滋润抚育。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duō)幽芳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

1、掇:拾取;幽芳:芳草野花; 2、荫:乘凉; 3、刻露清秀:特别显露出它的清幽秀美; 4、四时:春夏秋冬四季; 5、丰成:丰收。

因为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1、本:原本,根据; 2、道:叙述; 3、刺史:官名,宋代以朝臣出知州(或府)事,所任即隋、唐刺史之职;"刺"是检核问事之意,即监察之职;"史"为"御史"之意; 4、以名其亭:意谓即用“丰年之乐”中的“丰乐”二字来为这个亭子命名。

古文观止170:欧阳修•丰乐亭记

 

《丰乐亭记》全文:

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yǎo)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wěng)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pì)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

滁于五代干(gān)戈(gē)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生擒其将皇甫(fǔ)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也,盖天下之平久矣。

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者,何可胜(shēng)数?及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铲削(xuē)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而遗老尽矣!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gǔ)、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quǎn)亩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hán)煦(xù)于百年之深也。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duō)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古文观止170:欧阳修•丰乐亭记

 

清 林云铭《古文析义》评:

州南偶作一亭耳,有何关系?若徒记其山水之胜,及与民同乐话头,又是《醉翁》旧套。此篇忽就滁州想出,原是用武之地。以为山川犹昔,幸而太平日久,民生无事,所以得遂其乐。非朝廷休养生息之恩,何以至此。迄今读之,犹见升平景况,跃跃纸上。古人往往于小题目中,做出大文字,端非后人所能措手。若文之流动婉秀,云委波属,则欧公得意之笔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