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正气歌原文朗读(文天祥正气歌写作背景)

时间:2021-11-15 20:52:12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正气歌 宋文天祥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汗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儿,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

正气歌

宋·文天祥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汗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儿,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荫薪叠,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奇顿,陈陈逼入,时则为米气;骈肩杂迎,腥操污垢,时则为人气;或圈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于兹二年矣,无恙,是殆有养致然。然尔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文天祥《正气歌》赏析

 

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 上则为日星;

于人日浩然, 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 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 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 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 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 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 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 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 鬼神泣壮烈;

或为渡江楫, 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 逆竖头破裂。

是气所磅礴, 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 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 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 道义为之根。

嗟余遵阳九, 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 传车送穷北。

鼎護如饴, 求之不可得。

阴房闻鬼火, 春院闷天黑。

牛骥同一皂, 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 分作沟中瘠。

如此再寒暑, 百诊自辟易。

嗟哉沮浏场, 为我安乐国。

岂有他谬巧, 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在, 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 苍天昂有极!

哲人日已远, 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 古道照颜色。

《在齐太史简》春秋时,齐国崔杼杀了齐庄公,齐国史官不避死亡,秉笔直书。 《在晋董狐笔》作秋时,晋灵公被赵穿所杀,史官董狐认为应由执政大臣赵盾负责,在史册上记道:“赵盾弑其君”。《在秦张良椎》秦始皇时,张良曾募力士以铁椎狙击始皇。 《在汉苏武节》汉武帝时,遣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受尽种种磨难,持节牧羊,坚贞不屈。《为严将军头》东汉巴郡太守严颜为张飞所虏,拒绝投降。《为嵇侍中血》西晋惠帝时侍中稻绍。八王之乱中,他为保卫惠帝,被乱箭射死。《为张睢阳齿》唐代安史之乱中坚守睢阳的将领张巡。他督战时,因情绪激动而嚼齿俱碎。《为颜常山舌》唐朝常山太守颜呆卿。因抗击安史叛军,被俘断舌而死。 《辽东帽》东汉名士管宁,居辽东三十余年,常戴黑色帽,终身不仕。《出师表》三国时蜀汉丞相诸葛亮,曾写《出师表》,立志北伐。《渡江楫》东晋时,豫州刺史祖逖,率军渡江北伐。船到中流,击楫发誓,表达收复国土的决心。

文天样于1278年兵败被俘,次年被解送燕京,囚在一个条件极差的土室里,三年后英勇就义。这首诗写于就义的前一年。诗前有序,叙述土室里有水气、土气、日气、火气、米气、人气、秽气等七种邪气的侵袭,但是由于他具有“浩然正气”,故能战胜一切邪气,使自己安然无恙。这种正气,其实就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中提炼出来的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和崇高的民族气节。全诗就是从各个不同方面阐述正气的无所不在,包括地上的山川、天上的日星、人间的正义。接着又以历史上十二个典型人物为例,证明正气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也是他三年土室生活中得以战胜邪气的动力。全诗就这样淋漓酣畅地谱写了一曲弘扬民族精神的庄严颂歌。

炽热的情感是这首诗取得巨大成就的主要原因。它没有华丽的词藻和跌宕起伏的情节,但句句都是从肺腑中流露出来的真挚感情,好象在向一切爱国志士倾诉自己的惨痛遭遇,而且娓娓道来,不厌其烦,从兵败被俘说到囚禁土室,从难以忍受的居住条件谈到“为我安乐国”。这里有激动悲愤的心境流露,有视死如归的豪情壮志,有蔑视邪恶的磅礴气概。从鉴赏心理学的角度看,一个正面人物在面向死亡前的尽情表白是最能取得动人效果的,读者多么希望这位民族英雄能多留下一些真理的声音啊!其次,运用铺叙排比的手法,产生一股汪洋浩瀚、热情奔放的气势,也是这首诗取得激动人心的原因之一,特别是一连举出十二位历史人物来和自己的行为相衬映,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这些历史人物虽然事迹各异,其中有秉笔直书的史官,有反抗暴政的英雄,有赤心报国的忠臣,也有操守清白的高士。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都以自己的凛凛正气,战胜邪恶,为后代流下了美名。

本诗句式是散文化的,格调是悲壮的,层次是清晰的,语言是朴素的,“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这首诗就是以正气为依托,赢得了不朽的生命。

文天祥《正气歌》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