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颜真卿最著名的作品(颜真卿作品欣赏)

时间:2021-11-20 18:09:52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颜真卿《离堆记》拓本(局部) 唐林/文 颜真卿是唐代伟大的书法革新大家,书法精妙,擅长行、楷,与赵孟頫、柳公权、欧阳询并称为楷书四大家,又与柳公权并称颜柳,被称为颜筋
《离堆记》颜真卿流传蜀中的唯一真迹

颜真卿《离堆记》拓本(局部)

唐林/文

颜真卿是唐代伟大的书法革新大家,书法精妙,擅长行、楷,与赵孟頫、柳公权、欧阳询并称为“楷书四大家”,又与柳公权并称“颜柳”,被称为“颜筋柳骨”,其著名的传世墨迹有《祭侄文稿》《争座位帖》《刘中使帖》《自书告身帖》等。那么,四川留有“颜体”楷书真迹吗?成都历来有颜真卿在大慈寺题字的传说,其实这是个误会,颜真卿在四川留下的唯一书法真迹其实是在仪陇县新政镇,这就是《离堆记》(也称《鲜于氏离堆记》)。这也是颜真卿少有的摩崖大字作品。

蜀地为官政声佳

颜真卿是唐代名臣,开元二十二年(734年)登进士第,官至吏部尚书、太子太师等,封鲁郡公,人称“颜鲁公”。唐肃宗乾元三年(760年),颜真卿因与御史中丞敬羽语及政事,忤旨,被贬为蓬州长史,时年52岁。

蓬州位于今四川省东北部,北周置,治安固(今四川营山县东北),唐治大寅(今仪陇县南),元移相如县(即今四川蓬安县),明清因之。在颜氏生活的唐代,蓬州即今四川仪陇县,治大寅,大寅即今仪陇县大寅镇,蓬州当时辖仪隆、大寅、伏虞等县。

761年,颜真卿到任蓬州长史。那么唐代长史是一个什么官呢?在唐代,州刺史下设长史,名为刺史之佐,实则权力极小。颜真卿在蓬州长史之前就任刑部侍郎,相当于刑部次长,是辅佐主官之事务实际执行者,而更早之前,他还担任过工部尚书、刺史等要职。然而“公乐道自怡,不以介怀”,颜氏在蓬州怡然自得,并不介意官小。在蓬州期间,他利用其影响力,深入民间,救灾恤患,很受当地老百姓喜欢,赞扬其德行。

颜真卿被贬蓬州只是一种过渡,没过多久他又得到升迁。唐肃宗元年(762年)五月,代宗即位后即任命颜真卿为利州(今四川省广元市)刺史,“因恶贼围城不得入,赴上都”,由于当时羌敌围困利州城,不得而入,十一月初,他返回了京城(今西安),次年任吏部侍郎。据今人考证,颜氏在四川仅生活了大约两年。根据朱关田《颜真卿年谱》,这是颜真卿在四川的唯一足迹,此后他再也没有来过四川。

世家交往留墨迹

据《鲜于氏里门记》载:“颜鲁公为蓬州长史,在蓬四年(原文如此,疑为虚指),往来新政县鲜于氏家,为书《离堆记》,今在县之西南崖石间,又书《鲜于仲通里门记》,复以小字书之摩崖,碑广数丈,今又大书,皆在崖石间,自书崖石,故旧体尤为精妙。”这段记载说明了《离堆记》的来历:760年,颜真卿赴任蓬州长史途经阆州新政县,客居于此,应故友鲜于昱的邀请,为其父亲鲜于仲通撰文并书写《鲜于氏离堆记》,又名《离堆山摩崖记》,内容记述了颜真卿罪贬蓬州长史来川途经新政县,特地拜访当地望族鲜于仲通子弟之事。

颜真卿出身琅琊颜氏,而鲜于氏是当时巴蜀政坛兴盛一时的家族,“蜀人推为盛门”。鲜于氏中,最出名的即鲜于仲通兄弟。鲜于仲通,历任御史中丞、剑南节度使、京兆尹等,后被贬;鲜于叔明,历任川东节度使,遂州、梓州刺史及京兆尹。鲜于兄弟都在蜀任过职,曾开凿新政离堆。颜真卿与鲜于氏本是世交,有忘年之契,笃世之亲,故亲自撰文并书写之,据清代《筠清馆金石记》称,有“千一百五十字”,即1150字。

两年后,即762年5月,鲜于家族延请名匠将颜氏之文刻于离堆山摩崖上。颜真卿亲笔楷书,字大三寸, 正书碑刻,正文44行,每行18字,其中:23行少1字,35行多1字,共792字。字的大小规格为10×10厘米以内。颜真卿自蓬州赴任利州途经新政之时,《离堆记》已竣工。

那么唐代新政是今天四川什么地方呢?唐时,新政为县。唐武德四年(621年),割南部、相如两县部分地区设新城县,后改名为新政县,隶属阆州(阆中郡),其县治在今四川仪陇县新政镇。1978年,新政划归仪陇县管辖。离堆是地貌学上的离堆山,指被废河曲所环绕的孤立小丘。四川仪陇县新政镇嘉陵江离堆位于仪陇县城西南约2公里的新政镇西南。

千年国宝失而复得

历经千年风雨,《离堆记》至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仅余有残碑五块,存47字;光绪年间(1875—1908年)又失去了一块,仅存29字;至民国初,只剩13字。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仅见一个“之”字了。除藏于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等地的拓本外,人们似乎不可能再见到《离堆记》残石上的真迹了。

幸运的是,1984年10月和1985年1月,四川仪陇县有关部门在新政离堆清理发掘出颜真卿《离堆记》四块残石,分别如下:第一块残石字迹全无;第二块残石存“德、也、然、克、舍、不、倦、尚、未、知、寝、与、食、荐、无、何、州、大、都、度、副、大”,计22字;第三块残石存“处、置、使、入、忠、贬、邵、阳、太、守、十”,计11字;第四块残石存“之、欢、奉、以、封、二”,计6字。共存39字。

今四川仪陇新政嘉陵江离堆公园鲁公亭(鲁公坊)石壁之上左右仅保留有两块残石,即上述的第二块和第三块残石,右边残石上现存18字,左边残石上现存11字。鲁公亭是1987年四川省文化厅拨款沿摩崖而建,以水泥石栅封闭保护。现在,左右两块《鲜于氏离堆记》碑文残石已为三面玻璃保护起来。这29个字是颜真卿在四川期间留下的唯一书法真迹。

《离堆记》书法雄健清劲,笔力沉雄厚实,圆劲清雅,筋骨内含,毫无钝质俗态。字的结体丰伟严整,端庄稳实,充满大气磅礴之势。虽然它已初具“颜书”的艺术风格,但却又有自己的鲜明个性。它是颜真卿少有的摩崖大字作品,为颜氏著名书迹之一。除了《鲜于氏离堆记》石刻,由于四川人喜爱鲁公颜真卿书迹,因此还仿刻了几种“颜书”碑刻,如剑阁县《大唐中兴颂》(宋重刻)、三台县《颜氏干禄字书》(宋翻刻)等。

大慈寺题字闹乌龙

成都历来有颜真卿在大慈寺题字的传说,甚至今天很多关于大慈寺的宣传中还可以看到这个说法。这主要的依据是宋代黄休复《益州名画录》的记载:“楞伽者,京兆人也。明皇帝驻跸之日,自汴入蜀,嘉名高誉,播诸蜀川,当代名流,咸伏其妙。至德二载起大圣慈寺,乾元初,于殿东西廊下,画行道高僧数堵,颜真卿题,时称二绝。”卢楞伽是“画圣”吴道子的弟子。758年,盛名一时的卢楞伽在成都大慈寺的大殿东西两廊,画行道高僧壁画数堵,这些壁画都由颜真卿亲笔题字,赞为“二绝”。

然而,实际上颜真卿并没有在成都大慈寺题过字,因为他从来没有来过成都。据考证:758年这一年,颜真卿任职于同州(陕西大荔)、蒲州(今山西永济)、饶州(今江西上饶)三地的刺史。也就是说,他当时在成都以外千里之地做官,自然不可能到成都大慈寺为壁画题字。

那么为什么《益州名画录》有如此记载呢?给卢楞伽壁画题字的究竟是谁呢?总不会是北宋黄休复编造的吧?当然不是黄休复编造,这个乌龙事出有因。据考证,大慈寺壁画题字者虽然不是颜真卿,但却与颜真卿关系紧密,真正题字者是颜真卿之兄颜允南。颜允南也是书法家,工草隶书,著名的《颜真卿庙碑》即为其所写。颜允南在至德年间(756年7月—758年2月)曾随皇帝之驾至成都,担任司膳郎中一职,即为皇帝提供膳食的官员。卢楞伽在大慈寺的壁画题记全部出于颜允南手笔。《益州名画录》是将两兄弟的姓名错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