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陈忠实作品特点(《日子》赏析)

时间:2022-01-13 20:31:41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阳光灿烂的一天 年不难过,月不难过,最难过的,是日子。 可是,不难过的月,不难过的年,都是由难过的日子组成的。 一天,又一天,日子就这样过去。 似乎每天都在重复,又似乎

陈忠实作品特点(《日子》赏析)

年不难过,月不难过,最难过的,是日子。

可是,不难过的月,不难过的年,都是由难过的日子组成的。

一天,又一天,日子就这样过去。

似乎每天都在重复,又似乎每天都没有重复。

日子流过,如水,如沙,我们也跟着这流过的日子一起,如水如沙般地流着。

到后来,说不清楚那水和沙是我们,还是那流过的日子是我们。

又或者,两者都是,两者,又都不是。

陈忠实的《日子》,描述的又是一番什么样的场景呢?

一、他说什么,她都觉得不相干,除了腰 北方的早春,几乎年年都缺一多一。

缺的是雨水,多的是尘土。

罗筛、镢头、铁锨、铁笼和水担。

男人和女人都是同样的装备,将滋水岸边沙滩上的石头一筛一镢一锨一担地收拢起来。

这样的劳动,男人和女人一日又一日地重复着。

他们重复着的这种劳动,已经有十六七个年头了。

“噢!好腰——”

男人忽然停住了劳作,一只手叉在腰间,另一只手拄着铁锨木把儿,双眼发直,人也整个被定住了一般。

不远处的木桥上,原来正走过一位身穿紧身上衣的女子。

那上衣的颜色鲜红鲜红,红得似乎可以随时燃烧起来,哪怕只消看上一眼,就会有灼烫的感觉。

女子走在木桥上,也许是对那窄窄的独板桥心怀恐惧,走一步,便扭一次,这简简单单的过桥动作,在女子那里,因此便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场舞蹈。

还是水蛇舞。

“腰真好。好腰。”男人欣赏着。

“流氓!”女人骂了一句,又加一句,“流氓!”

“好腰就是好腰。人家腰好就是腰好。”男人说,“我说人家腰好,咋算流氓!”

男人七分理直气壮,三分无辜,似乎他一点也没有错,反而是一旁的女人无理取闹。

女人顶了一句,告诉男人好人不会看女人的腰,只有流氓才贼眼贼头,爱看女人腰粗腰细腰软腰硬。

男人嘻嘻哈哈起来,“哈呀!我当初瞅中你就是你的腰好……我先说你是全乡你一腰,后来又说中国第一腰,你当时听得美死了,这会儿却骂我流氓。”

女人没言语了,羞羞地笑着。

男人说的自然都是事实,她也自然都知道,可是每次遇到类似的场合,她就是忍不住要骂男人一声流氓。

陈忠实作品特点(《日子》赏析)

二、生活就是每天挖石头,然而他终于遇到了自己的桥 男人是个硬气的男人。

在农村,能读完高中,已经算是很有学问的人了,他未必不可以到城里闯上一番。

村里有许多字能识不上几个的汉子,不照样跑到城里打拼,有什么干什么,挣得远比他在沙滩上成年累月刨挖石头更丰厚的回报?

可是别人行,男人就是不行。

不是想像中的不行,而是事实上的不行,他真的到过城里,找过活计,还换过不下五家主儿,但是每换一家,结果都一样,最后统统干不成。

不成不成,他说,“有的干了不给钱,白干了。有的把人当狗使,喝来喝去没个正性。受不了啊!”

女人就瞪男人,按她的话,说男人是个硬熊,想挣人家钱,还不受人白眼。

男人倒是脸带正色,认认真真道:“不是硬熊软熊的事。出力挣钱又不是吃舍饭。”

也是,出门干活,主人出钱,他出力,双方各取所需,凭啥拿钱的就比出钱的矮上三分,任他们欺负摆弄,他不是出了力气吗,又不是白拿人家钱,更不是上门乞讨的。

话说回来,就算上门乞讨,给就给,不给也应该有不给的样子,犯得着欺负人家吗?

男人以为,他凡事但讲一个理字,啥错没有。相反,现在社会上很多高人一等的家伙,都是那些没有硬气的人惯的。

“中国现时啥都不缺,就缺硬熊。”他说。

女人就叹息,“弓硬断弦。人硬了……没好下场。”

女人当然知道男人是硬气的,可是,硬气这东西,有什么用,到最后,没准还搭上自己,她不想看着男人出什么事,可她心里也明白,就男人的脾性,任她怎么叹息,也是没有用的。

想着这些,女人心里的担忧之情,又浓上几分。

女人没想到的是,几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竟然让一向硬气的男人躺下了。

整整躺了三天,只喝水不吃饭,整夜整夜不眨眼不睡觉,光叹气不说话,任她怎么说怎么劝,男人就是一句不吭。

打倒男人的事,是家里的女子考试没考好。

不是普通的考试,而是分班考试,以及划分重点班与普通班。

说也奇怪,那娃儿平时学得挺好的,考试也都排名靠前,偏偏到了分班这重要关头,考砸了。

男人终于开口说话时,说的只有一句:“我现在还捞石头做啥!我还捞这石头做啥……”

一座桥,一座无论如何都要跨越的桥,这一次,又横在男人面前。

当年,男人高考的时候,就是差了一点点分数没上成。

娃是他所有的企盼,他把一门心思都放在娃身上了,谁能想到,娃竟然和当初的他遭遇到了同样的挫败?

面对瞬间崩塌的男人,女人完全无计可施。

可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男人背着罗网,扛着镢头铁锨,另一只肩头上挑着担子,又走到了沙滩上。

“大不了给女子在这沙滩上再撑一架罗网喀!”

女人缓缓丢弃铁锨,软瘫在沙坑里,双手捂住了眼睛。

一声强自压抑着的抽泣,终于在沙滩上响起来。

陈忠实作品特点(《日子》赏析)

结语 日子中的女人,有自己的日子。

日子中的男人,也有自己的日子。

日子中的男人和女人,似乎各有各日,又似乎日日难分。

滋水旁的沙滩,留下了男人女人一天又一天的日子,他们就像两只勤劳的小蚂蚁,不会有什么愚公移山的伟大抱负,也不会有什么精卫填海的高尚梦想,有的只是一天又一天的日子,忙碌又忙碌,重复又重复。

女人不喜欢男人注目其他女人的腰,因为这样的骄傲只应该存在她身上,这样的秘密只应该成为她和男人的专属,她要捍卫这一切,捍卫属于她和男人的日子,哪怕只是沙滩上日日重复劳作的日子。

男人一身硬气,在女人眼中,他浑身上下都如钢铁般无坚可摧,世间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打倒他,只有他知道,自己是有软肋的。

在他人生前行的途中,总会在某个时候,出现一座至关重要的桥。

他曾经满怀信心与热情地去跨越它。

然而,他失败了,纵然和成功无限接近,还是无法否认他失败的事实。

于是,他又想着让自己的娃儿去跨越。

哪知,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他。

在他在床上躺着的那三天,他曾经以为,自己这一辈子,甚至下一辈子,都完了。

最终,滋水河畔的沙滩唤醒了他,当他迈着虚弱却坚定的步子走过去的时候,他不知道的是,他和自己的人生之桥,已经悄然和解。

他终于明白,桥可能会改变日子的外貌,但绝对改变不了日子本身。

有沙滩,有他,有她,还有娃。

这日子,没啥不好。

是的,纵然女人有女人的腰,男人有男人的桥,但是男人和女人,却始终可以一起拥有一样东西。

那是他们一起相伴走过的日子。

哪怕,只是沙滩上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