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齐白石的作品(齐白石的作品蛙声十里出山泉)

时间:2022-01-14 11:40:17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在中国现代文学馆70多万件的藏品中,有一幅在中国当代文艺史极具影响的《蛙声十里出山泉》纸本水墨画。此画是1951年已经87岁高龄(自诩91岁)的齐白石老人为好友老舍所作,该画一

在中国现代文学馆70多万件的藏品中,有一幅在中国当代文艺史极具影响的《蛙声十里出山泉》纸本水墨画。此画是1951年已经87岁高龄(自诩91岁)的齐白石老人为好友老舍所作,该画一经问世便受人关注。时至今日,《蛙声十里出山泉》一直被认为是齐白石老先生的巅峰之作。

该画作2013年由老舍家属正式捐赠中国现代文学馆。此画长129cm,宽33cm,在画作左下方齐白石写有:

蛙声十里出山泉,老舍仁兄教画九十一白石。

齐白石的作品(齐白石的作品蛙声十里出山泉)

《蛙声十里出山泉》

查初白句

在画中,白石老人用重墨在纸的两侧画了一个山涧,中间有一条急湍的溪水在山涧流淌。随后,他描绘了六只形态可掬的蝌蚪在远山的映衬下,从山涧乱石泻出的一道急流中,摇曳着小尾巴顺流而下。在画的正上方,齐白石用石青点了两个青青的远山头。

该画采用立轴,六只蝌蚪,两个一组,分布在画的上、中、下三个地方;山峦则由近及远,溪流由远及近。画面留有众多空白,天与水不着墨色,画面虚实结合,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此画极为灵动,蝌蚪似即游出画面,溪水似将自上而下喷薄而出。

此画不见一只青蛙,为何叫“蛙声十里”?青蛙在哪里?但一见此画,我们仿佛听到蛙声从奔腾的山泉与寂静的山谷传来,好像在一声声地呼唤她的孩子回家。

该画主题为“蛙声十里出山泉”,此句出自清代查慎行(查初白)《次实君溪边步月韵》一诗。

雨过园林暑气偏,繁星多上晚来天。

渐沉远翠峰峰淡,初长繁阴树树圆。

萤火一星沿岸草,蛙声十里出山泉。

新诗未必能谐俗,解事人稀莫浪传。

查慎行是清康熙年间进士,曾官至翰林院编修,著诗万首,被誉为白居易、陆游之后的“那一人”,被人称为清初“国朝六家”之一。《次实君溪边步月韵》作于雍正四年(1726)。当时,因其弟查嗣庭犯讪谤案,查慎行以家长失教获罪,被逮入京。

“蛙声十里出山泉”是齐白石好友老舍先生在1951年给他出的一道命题之作。为求此作,老舍先生当年还给齐白石老人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老舍谈到他对于此画的构想。

齐白石的作品(齐白石的作品蛙声十里出山泉)

老舍和白石老人相见

信的全文如下:

敬恳

老人赐绘二尺小幅四事,情调冷隽。

(一)苍苔被阶寒雀啄渔洋山人句

以苔石作阶,二三寒雀啄轻。

(二)蛙声十里出山泉 查初白句

蝌斗四五,随水摇曳;无蛙而蛙声可想矣。

(三)凄迷灯火更宜秋 赵秋谷句

一灯斜吹,上飘一黄叶,有秋意矣。

(四)还须种竹高拂云 施愚山句

新竹数竿,瘦石一拳。

附奉人民劵三十万,老人幸勿斥寒酸也!

老舍拜.

由此信可知,老舍先生当时也许想到如果只是用一句“蛙声十里出山泉”来作画,可能让齐白石比较难画。毕竟“蛙声十里”是听觉形象,如何用画面来清晰地表现这听觉呢?为此,他特地向白石老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蝌斗四五,随水摇曳;无蛙而蛙声可想矣。

也许正因老舍的提议,白石老人收信后几天功夫,便以他独到的浓淡相宜的笔墨描绘出一幅远山、石涧、急流、六只摇曳蝌蚪相得益彰的画作。

一看此幅《蛙声十里出山泉》,观众便会自然联想到,蝌蚪由青蛙的卵变成,而青蛙在交配时自然会不停地大声鸣叫,这鸣叫不正是“听取蛙声一片”吗?

此画的精妙正在于:画面没有一只青蛙,只有她的孩子,但六只游动的小蝌蚪却让人有闻蛙声之感,这蛙声久久回荡在十里山泉的溪水中。

一幅水墨画,两位名家,一个出题、一个作画,真乃绝配。

其实谈及老舍先生与齐白石老人的相识,还要追溯到1933年。在此之前,他们并不相识。但那时,老舍便非常喜欢齐白石的作品,他很想得到齐白石的一张画。但是,他知道这位老人不给任何人白画,而且润格又很高,老舍只好“望画兴叹”。但上天总是将机会给予有心的人。有一次,老舍给老友许地山先生帮了一点小忙,许地山便问老舍:

“我要送你一点小礼物,你要什么?”

老舍知道许地山与白石老人很熟识(许地山当时住在北平西城,离白石老人的跨车胡同住宅很近,而且许地山和老人颇有交往。),他想或许老人看在许地山的面子上能“施舍”一次。于是,老舍毫未迟疑地说:

“我要一张白石老人的画!”

可当时白石老人绝不轻易白送自己的画作。不久,许地山便为老舍买来一幅《雏鸡图》。按照当时的市价,齐白石应收120元,可因是许地山开口,齐白石便给了一个大大的优惠,只收了30元。30元在当时的北平也不是小数目,相当于普通三口之家近一个月的开销。

齐白石的作品(齐白石的作品蛙声十里出山泉)

《雏鸡图》

这张《雏鸡图》为立轴,长128cm,上角画着一只鸡笼,门已打开,小鸡们早已飞奔而出,鸡笼外有17只小鸡,笼内却还剩有一只迟迟不出来。该画题款为:“舍予先生清属癸酉春二月作于旧京寄萍堂上齐璜”,下有“白石翁”印一方。

老舍先生得到此画大喜过望,在画轴签条上,他郑重地写下:

“白石翁雏鸡出笼图。一九三三年。老舍。”

老舍对此画极为珍爱,一直将其视为家宝。他精心托裱成长轴,只在家庭的重大节日才张挂几天。他几次谈及此画是自己的宝贝,即便有人拿宋徽宗的画来换,他也绝不会同意。在一篇文章中,老舍曾说齐白石是自己最钦佩的画师,还说当谁对自己收藏的《雏鸡图》夸奖时:“我便欢喜,庶几平飘飘然有精神胜利之感矣。”

抗战爆发后,老舍南下抗战,1938年离开济南时,老舍特意嘱咐家人:“什么东西都可放弃,这张画万不可。”

留在沦陷区的妻子胡絜青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在北平生活十分拮据。为了养家糊口,经朋友中间介绍“搭桥”,胡絜青来到齐白石家任教,辅导齐老的儿子考辅仁大学。胡絜青在齐白石家中教课极为认真,这让齐白石很是欣赏。1940年,因北平人为的饥荒,胡絜青写信给重庆的丈夫老舍,说想带孩子来渝,一家人团聚。老舍回信给妻子,其中谈到:“鸡图万不可失!”老舍之所以不肯放弃此画,一是齐白石已经八十多岁的老人,是否能再见,亦未可知。二是好友许地山已经去世,此画寄托着他对许地山的思念之情。

得此信后,胡絜青也很想求白石老人一幅画作为纪念。后经齐白石一位女弟子介绍,胡絜青送上四百元给齐白石老人作为酬劳。这次齐白石为胡絜青画了一幅二平方尺条屏《群虾图》。画面上有高低参差六只大虾,身体是半透明的,双眼炯炯黑如点漆,硕尾摇摇,长须扰扰,几欲游出纸面!纸右边署:“絜青女士清属,庚辰六月,白石老人”,钤“齐大”朱文印。

齐白石的作品(齐白石的作品蛙声十里出山泉)

老舍先生当年给齐白石老人写了一封信

1943年秋,老舍夫人胡絜青带着三个孩子(舒济、舒乙、舒雨)逃出沦陷的北平,同时将老舍真爱的《雏鸡图》和自己求得的《群虾图》一并带到了重庆北培。这年冬,老舍在重庆终于与分别五年的家人团聚,同时又看到妻子带来的这两幅齐白石画作,他高兴极了,便把它们挂在自己客厅。哪知,这却在重庆立刻引来了一堆谣言,说老舍先生有一箱子齐白石画作,发了横财。《新华日报》专门为此出面打抱不平,为老舍先生公开辟谣。老舍先生则写了一篇《假如我有一箱子齐白石》的小文,他把大后方文人的窘迫描写得淋漓尽致,同时还借机把那些在大后方发国难财的家伙挖苦了一顿,给国民党统治者和发国难财的恶人一个难堪。

虽慕名很久,但直到1950年5月在召开的北京市第一次文代会时,老舍先生才和白石老人第一次见面。相识后,因老舍担任北京文联领导,他们的交往才逐渐增多。那时,胡絜青很喜欢绘画,不久在老舍的提议下,胡絜青便拜入齐白石老人门下潜心学习,这让两人互动更加频繁。

1951年,老舍特意选了苏曼殊的四句诗(“手摘红樱拜美人”、“红莲礼白莲”、“芭蕉叶卷抱秋花”、“几树寒梅映雪红”)“大胆地”向齐白石求画,并要求:“手摘红樱拜美人”代表春,“红莲礼白莲”代表夏,“芭蕉叶卷抱秋花”代表秋,“几树寒梅映雪红”代表冬,合在一起,要成为一组四季花卉配诗画。

齐白石老人拿到“考卷”后,点头微笑,思索片刻,提笔便画。但在画“芭蕉叶卷抱秋花”时,白石老人停下笔,认真地跟老舍说:自己已记不得蕉叶新拔,是向左还是向右卷着。北京又没有多少芭蕉可供观察,只好不要卷叶了。不能随便回呀。

早已是名满天下的大家,但齐白石老人对于作画依旧是这样的严肃与认真,永远要看见真东西后,才设计画稿。这种对艺术的认真与执着,让老舍大为感动。

齐白石画完老舍的四幅命题作文后,愉快地在“手摘红樱拜美人”上题写“老舍雅命”、在“红莲礼白莲”上题写“老舍命予依句作画”,在“芭蕉叶卷抱秋花”上题写“老舍先生清命”、在“几树寒梅映雪红”上题写“应友人老舍命”的字样。

取回家后,老舍请装裱师傅刘金涛精心裱饰,赶在春节之前挂在了寓中客厅西墙。前来拜年的友人被这一墙新画震惊,连呼“好画!好画!”不少人在画前流连忘返,拍手叫绝。这次命题作画的成功,把老舍和齐老人两个人的兴致都调动了起来。

后来,老舍先生又找出四句表现难度更高的诗句,希望能再度向老人求画,其中就有查初白的“蛙声十里出山泉”。1951年初秋,老舍特地到齐白石老人家中拜访,白石老人坐在躺椅上和老舍说话。老舍坐在靠近老人的一边,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诗笺,并从西服里兜取出一叠人民币送到老人面前,乐呵呵地说:

“老人,这是我刚收到的一笔稿费40万(折合币改后的40元),请老人喝茶买点心吃。另外我还摘录了几段诗句,求老人画几幅诗意画哩!”

白石老人接过诗来,看了之后连声说:“好!好!老舍先生,你非常有眼力,选的几句妙极了,诗中都寓意着很生动的画境。我一定好好地琢磨。”

老人一面看,一面低吟道:

“……‘蛙声十里出山泉’,这幅画可不好落,首先要把这蛙声十里画出来全盘才活。画是无声的诗,但要表达出画本无声胜有声,才有意思,这是个绝活。……”

关于这幅画的创作过程,当时流传的说法是:白石老人得到命题后冥思苦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了灵感,提笔完成了有奇妙构思的绝品。当然,这只是一个有趣的传说。

不久,当齐白石完成这四幅作品后,老舍先生特地在东安市场萃华楼设宴,请白石老人吃饭。在席间,白石老人拿出自己的这四幅作品逐个点评。在谈到《蛙声十里出山泉》画作时,白石老人是这样说的:

“老舍先生,你选的这句诗,我思索了好几天,不但要画出蛙还得画出声音来。画,古人说是无声的诗。我怎样从画面上画出声音来?还得有十里之遥,这可难倒我了。最后我悟出道理来了,我用蘸墨湿笔,画出两山之间的一道流泉,倾泻而下,势如奔马,何止十里!一群蝌蚪顺流而下,在泉中嬉戏,这样你不是也可以听到青蛙妈妈在召唤它的子女的呱呱声么!”

白石老人认真地讲,老舍先生聚精会神地听。听到精彩处,老舍情不自禁地伸出大拇指称赞道:

“高!老人的见解高!这句诗给您画活了!”

后来当朋友们询问时,老舍先生也这么说。他对白石老人才气和创作水平极为推崇,称他为世界级的美术大师!在追忆白石老人的文章《白石夫子千古》中,老舍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友齐白石:

白石夫子是一代大师。

而在白石老人眼中,他认为老舍是他的知音:“知我者,老舍先生也。”

正是由于这两位杰出大师的亲密合作,中国文坛才有了这些优秀的诗画艺术作品。而这些作品背后精彩的故事,至今让人称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