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时间:2022-01-14 12:00:34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苏轼在赤壁,留下了三篇千古名篇,前后《赤壁赋》烛照千古,《赤壁怀古》词开豪放派新声。 赤壁对苏轼来说,是思想、心胸、词文开新天地的地方。苏轼对于这两文一词,花的心思

苏轼在赤壁,留下了三篇千古名篇,前后《赤壁赋》烛照千古,《赤壁怀古》词开豪放派新声。赤壁对苏轼来说,是思想、心胸、词文开新天地的地方。苏轼对于这两文一词,花的心思非同一般。先不说其思想胸怀,仅其中文章之法,架构惊奇、浑然天成,就够写文的人学半世。比如他简单的 16 个字写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对后世山水画的影响就非常巨大,画画的人拼尽全力去学,写文的人,何尝不是如此。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横笔写景,定文章框架:清风徐来,水光接天,逻辑浑然天成

看到赋,并不要觉得难,赋,其实就是直叙其事,就是我们写散文的时候的叙事部分。这东西从《诗经》中化用而来,诗有六义,其中有三义——赋比兴——是讲文学技巧的,赋只不过是作诗的一种方法而已,“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就是赋。既叙事叙物,还要言情,情是,寄托在物和事里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借景抒情之类。

文体中的“赋”也是这样。所以《赤壁赋》,就是赋赤壁,还要言情言志。就像我们去赤壁旅游,把旅游这个事儿写下来,其中还要抒发情感。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赤壁赋》的开篇——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这就很干脆,没有杂七杂八的,时间、地点、人物、时间,一笔就写出来了,直奔着写赤壁去的。说透了,这就是记叙自己旅游的,而且苏轼是报团旅游——“与客泛舟游”。写文章,一定要往自己要写的东西上面靠,也就是说主题要清楚,不能写了个标题,放着不管,然后七扯八扯,看苏轼就知道了。

这是直叙其事。接下来,苏轼突然横空飞出一笔,写赤壁的景,我把这个称为“横笔”,不但是横空而来,而且是在一个平面上横开写的——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这是赋景,主要是赋风,风从江面徐徐吹来,江面连一点波都不翻,很畅快。

那么,这种徐徐风中,做什么呢?我们都知道“把酒临风”这个词,所以很自然地赋做的事情——“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一边喝酒,一边颂关于明月的诗,唱美好之辞章。

还有一景——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

这是赋月,也就八个字,“白露横江,水光接天”。月亮出来之后,从江面上望出去,一片白茫茫,水光似乎和天接连在一起。

这完全是横向观看的。而且,只有两景。

更重要的是,这是定框架的,仔细看我途中所标出的,第一段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一句是写风的,一句是写月的。再看后文中,苏轼说到万物,说景,也只有风和月——“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这种严密的呼应、照应,直接把文章框架定稳了。此后凡是无论言情、解惑,都是在风月之间。这就是文章的逻辑性,散文中一般说“形散神不散”,到了苏轼这里,岂止神不散?形也不散。

剩下一个疑问是,不是赋赤壁吗?风月跟赤壁无关呀!不然!

仔细对比,苏轼一生最有名气的诗文,都是凭借眼前的无边的风月做文章,这是苏轼的大本事。《后赤壁赋》中写“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赤壁怀古》写“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水调歌头》写“把酒问青天,明月几时有”。

苏轼写文章,从来都是从自己眼前极平常的事物中生发出来。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何况,风月,本来就是赤壁的风和月。写风月,就是写赤壁。想赋赤壁,先赋风月,整篇文章都是在赋风月。所谓“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天下何处无风月?赤壁自然也有风月,而此时赤壁的风月,正是苏轼的心情。

什么心情呢——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样的风和月,感觉非常畅快,这是赋。叙述的是自己领受的赤壁的清风和赤壁的明月,心情浩浩、飘飘,几欲忘掉世界,羽化登仙。

而这横笔写景,不过是一个铺垫,下文有大用处。而苏轼写景的方法,也是简单的直写,仿佛是白描一样,勾画一下。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纵笔写心事(情):起承转合,全无漏洞

如此良辰美景,大家当然很高兴了,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拍着船舷唱歌,想象一下,如果我们遇上这种好风景,自然也是心情畅快,放声高歌的。

至于唱的什么,一般没人注意。苏轼的歌词是这样的——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其实这句最好理解,看到诗歌中“美人”之类的,我们自然想到屈原,屈原就自比美人,而苏轼反着用,把天子比作美人。这时候的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已经两年了,他心中还是想着庙堂的,所以,他说自己心情渺渺——“渺渺兮予怀”,因为“望美人兮天一方”。离他太远了。

这个歌词,其实是这篇文章最重要的旨意。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在写作方法上,我们要看的是下一句,突然纵插出来一笔。

因为大家都很高兴,喝酒唱歌,其中一个人却不高兴,因为他的箫声暴露了——

“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这人本来是配合大家唱歌而吹箫的,没想到吹出来却像是心事满腹,如泣如诉,这很扫兴。

如果你在外面聚会玩乐,大家都很高兴,其中一个人总是拉着脸,说话阴阳怪气,甚至哭泣,那肯定很扫兴。苏轼也觉得扫兴呀,于是他——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

“愀然”,就是很严肃,或者不高兴的样子。苏轼肯定不高兴啦,因为很扫兴,打断了兴致,所以他端坐身子问:你为啥这样扫兴呢?

于是,客说了自己悲伤的原因。就是看到此时此景,突然有些感伤——

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曹孟德)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这一段,里面的写作技巧非常多。

首先,是照应,如下图: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这下就很清晰,文首所赋的大家高兴之后行为——“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与客口中引出来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照应得非常紧密。前面是叙写,后面补出来,我们就知道,所诵的“明月之诗”,就包括曹操的《短歌行》,曹操借明月感叹人生几何。

苏轼文字的紧密,可见一斑。不但文字,而且意思也非常相承,客所抒发的人生感叹,也恰是曹操当年抒发的人生感叹。

其次,是引。

用所诵明月之诗,引出客看着这风景,想到自己的遭遇。他在想,曹操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几十万大军,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多么的意气奋发,尚且感叹人生,而且,即便这种英雄,而今也不在了。而你跟我呢,不过是每天打鱼砍柴在江边,陪着鱼虾麋鹿,架着一艘小船过日子,仿佛是天地之间的一个蜉蝣、沧海之一粟。

人生苦短呀,用曹操的话说就是“人生几何”?可我们什么都没做呢,生命须臾不见,所以羡慕无穷的长江。真想就这样过下去,抱明月而长终。

但似乎也不是一下子能做到的,所以我就把这种伤心放在洞箫里了——“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这种引,引得非常妙,而且也承接得严密。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再其次,是对比。

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注意“而今”两个字,对照前面“方其”,那种黯然、惋惜、无奈之意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方其”,就是想当初,曹操多么地意气奋发,可是现在(“而今”)呢,也不见了。

苏轼一个纵笔,就能把全文纵向完全照应。逻辑性、流畅性,都达到了完美的地步。

第一段中,苏轼写的心情是非常畅快的,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可是现在呢,对比一下,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非常悲伤!

这种情绪上的对比,给后文生出无限的波澜。如果你有朋友很伤心,你一定要想办法安慰他,这就是苏轼后面一定要写的内容了。

拟笔,起承而转:为了情感抒发,在转笔的地方,可以虚拟

很多人认为写散文就全是实写,其实不然。散文要的情感表达到位,文字浑然天成。而不是故事是不是完全是真的。

比如苏轼《赤壁赋》中的这个洞箫的“客”,未必是存在的。仔细读全文,实际上这说的全部是苏轼自己的心中情感。只不过是借“客”的口,说了出来而已,方便作文章。

请闭目细想一下,如故事我们去赤壁游玩,要写赤壁赋,恐怕是只能继续如何去,如何玩,如何回来,吃了什么,玩了什么,遇见了谁,基本就没什么了。

但苏轼是大才子,他可以纵笔插出来一个别人想不到的东西,甚至这个客,都未必存在。但客表达的心情,却特别符合自己要说的心情。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苏轼那时候,心情也是很郁结的。他要借“客”的口来排解自己情绪,要把自己的胸怀告诉人们。

第一段,他在写景写事。突然他就笔一转,忽然写洞箫,这是纵笔,但也是转折,后文就自然而然的出来了,如果不这样写,后文要写什么?似乎真没啥可写。但有了这个“洞箫客”,后文自然而起,因为他煞风景,很悲伤,所以苏轼需要安慰他。

只不过,这相当于苏轼自己想办法排解自己内心的郁结,客,则未必存在。

存在,还是不存在,都不重要。重要是的苏轼为了这个排解而做出的解惑之语,是他胸怀、思想对于人生态度的最大展现。

聚笔于情,破题:苏轼的人生安慰,排解情感问题的大师

苏轼是一个情感大师,特别会安慰人。这在《赤壁赋》中完全能看出来。

上一段中,客说了自己心中悲伤的原因。苏轼听完,舒了一口气,说:嗐!兄弟,别这样,开心一点。

如果这样劝说,当然没用,苏轼说明了自己的认知思想。

苏轼说: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

你知道水和月这个东西,都是不停地在动的,所谓逝者如斯夫,时间、生命,也是如此。

这是客已经知道的,所以客才悲伤感叹嘛。

但客不知道的是——“而未尝往也”。时光不能倒流。

但是呢,月有盈虚,最终也没有缺失、也没有增长,它只不过是在自己变化而已——“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

这个道理,客也是知道的。

但苏轼说,兄弟啊,你看待人生的角度不对,你是从对方一直在变化的这角度看的,如果这样看,天地也不过一瞬间——“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我们看待人生、生命,要从不变的角度去看,你我都属于万物,都一样的,万物跟你我都是无尽的,有什么好羡慕的呢?——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苏轼的笔非常凝聚,一直不散,始终围绕着客所说的那种心情在说,这就叫“神聚”。他把客所知的,客不知的,都说出来了。客知道的那个角度,让人伤心,所以才慨叹人生,非常烦恼,苏轼首先用很参差的笔把这种问题指出来,而且,每一笔都很凝聚的直指人生,也就是曹操和客所慨叹的“人生几何”的问题。

说明苏轼抓住了题,一笔就把题破开,现在剩下的问题是,客很烦恼,客很迷茫(其实是苏轼自己的烦恼和迷茫),如何排解?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读到这里,才明白,苏轼何曾赋赤壁?不都是一直在赋人生嘛!天地之间,万物各有其主,各有各的命,这玩意儿不是你我能操作的,一点都不能改变——“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既然如此,我们何必去强行改变呢?你看那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都在你我耳中、眼前,多美好呀,何况取之无禁,没人拦着我们,万物也很慷慨,也没人跟我们收门票。“万顷茫然”呀,这么多,用之不竭,这是造物主赐给我们的无尽宝藏,而如今只有你我在此享受,别人这会儿都在睡大觉,享受不到。多好!别想那么多了。

说得非常通透,恍然大悟,所以,客听完之后——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悲伤的心情不见了,欢喜而笑,大家享受清风明月,把酒临风,喝酒撸串,然后在清风明月中,在造物给的无尽藏之中,安然睡去,不知天明。

苏轼是不是非常会安慰人?这也是在排解自己内心。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而我们再看苏轼这段文字。他紧紧扣住客的悲伤心情,紧紧抓住前文所说的风月来排解。第一段中,他赋清风徐来,赋水光接天,这一段中,排解自己的内心,就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

而客说自己的悲伤心情时说——“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

苏轼在排解时候也牢牢抓住“吾与子”来说——“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的口气是反问,何况你我呢。

苏轼的淡然的一个承接,而你我!

单单一个语气的变化,都能看出心胸、心情的不同。洒脱超然的,是最终的苏子!

再看苏轼的收尾,只是很简洁的一个总结,说透了,无非又是回到前文第一段那种喜悦畅快的心情上来,因为“客喜而笑”。

简单一句话,却总结出一片大自在来,可见苏轼胸怀之超脱。自在如那赤壁的江山、风月,客的疑惑也解开了,所有人,都自在于江中舟上,融入清风明月之中。

苏轼真是苏轼,才高八斗,并非虚言。凭吊江山,恨人生之如寄;流连风月,喜造物之无私。一难一解,悠然旷然。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破世俗,开胸襟:文章之外,苏轼教给了我们什么?

《赤壁赋》一篇文字,算上标题和标点,不过 645 个字。而苏轼的大手笔几番呼应,用风月定了框架,其中大段的文字,都是在说人生,只是慨叹、伤心,那情绪,如如长江之水,滚滚散开。

但是苏轼深深知道,到哪里都一样,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长江头上的清风明月,跟长江尾上的清风明月,一模一样。所以他超然了,捻须一笑,一笔又归结到风月之上,最后一段解惑,简直是当头棒喝。

细细思量,这是何等境界?而这种高深的境界,妙就妙在说起来也只是寥寥数语。我们能看到苏轼的态度,斩钉截铁,洒脱如陶渊明。客曰:“况吾与子”,苏轼则曰:“而吾与子”,主客酬答之间,境界完全不同。客的心情,迷惘、伤心,反问。而苏轼,一片恬淡潇洒,轻轻一句,而吾与子。苏轼到这个地步,不迷惘,不伤心,超脱潇洒。

赤壁赋赏析(赤壁赋写作手法赏析)

人人都说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潇洒夷旷,没有风尘俗态,而苏轼学陶渊明,却学出自己的潇洒夷旷来,苏轼就像没学过一样,有自己的潇洒夷旷。

人生在世,风月都不用钱买的,“江畔何时初见月,江月年年只相似”,风月是不变的,取之无禁。但世上真的能知道风月可以让人心中喜乐的并不多。我们生活中,确实很少有几乎只以喜乐的心情面对清风明月。

而实际上呢,一年之中,真正如苏东坡所写的那种“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的好风月并不是很多,自然给我们这样的好天气并不多。如果遇上了,一定要懂得其中之喜乐,不管你的心情如何,是否被俗事牵绊,是否为病苦缠绕,一定要好好对待,不可辜负。

这是苏轼《赤壁赋》在写作方法之外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敢破世俗,有胸襟面对自然而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