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唐诗图片大全诗配画(古诗词图片 配图)

时间:2021-12-25 12:42:21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 唐代诗人刘禹锡有一首诗描写的是山上人家的神仙日子, 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就是现代人所向往的诗和远方呢? 唐穆宗长庆二年

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

唐代诗人刘禹锡有一首诗描写的是山上人家的“神仙”日子, 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就是现代人所向往的诗和远方呢?

四句唐诗四幅图画,山上人家“神仙”生活,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吗

 

唐穆宗长庆二年(822年)刘禹锡贬谪来到四川任夔州刺史,夔州在长江三峡的上游,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当地流行一种民歌“竹枝词”,刘禹锡非常喜欢听,他学习屈原作《九歌》的精神,采用这种民歌的曲谱,写出来新的《竹枝词九首》,这九首诗活灵活现,可以组成了一幅巴东风情画,内容都是描写当地山水风俗和男女爱情。

这组民歌风的短诗,语言明快浅近,清新流丽,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地方特色,每一首都很别致,这首描写山上人家生活的,就是其中的第九首:

《竹枝词·其九》

 

山上层层桃李花,

云间烟火是人家。

银钏金钗来负水,

长刀短笠去烧畲。

显然这不是一般的山水诗,想像一个作者来到山里,没有描绘山水的风貌,没有山的高耸,山地的清幽,也没有水的清澈,水的深静。而是从山水之中,发掘出了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的画面。里面不仅有山间的美,还有人的美,生活的美,劳动的美,一幅积极的生活状态。

四句唐诗四幅图画,山上人家“神仙”生活,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吗

 

“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诗中开始一个“山”字,交代了作者所处的位置,有一段距离在观山景,仰望山之高处。“层层”二字可以想见桃花、梨花的繁茂,春日的山中,正是桃花梨花争艳的时节,你方唱罢我登场,山花一片烂漫,满山飘香的场景恍如眼前

下一句就很自然地由景及人。“云间”二字可以想象山之高,诗人目光从漫山遍野的春花转向山顶处,看见袅袅的炊烟升起。诗人判断这山上的烟火气息来自于山顶的人家,山上也有村民的聚居。想象这样的高山云雾和炊烟纠缠旋绕,这样唯美的一幅图画,好似神仙的家园。

四句唐诗四幅图画,山上人家“神仙”生活,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吗

 

还记得杜牧那首知名的《山行》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杜牧那是在深秋登山,一片枫林小路,也是在云雾缭绕的地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户人家,既在“白云生处”,生活在这里的人家就有了几分的仙气,这里杜牧和刘禹锡一样,都是在自然的绝美中探寻发现了人的气息。而刘禹锡的这首诗又加上了烟火气,那么“神仙”的生活是什么样呢?

“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最后这两句,更是描绘的极为生动,把当地人们的生活,描绘的活灵活现,那这两句诗大致的意思是,那些戴银钏金钗的妇女下山来背水,持长刀披短笠的男子前去烧荒种庄稼。这两句使得整首诗更为生动,而且诗人描写得也极为细腻,一幅忙忙碌碌的生活场景。

四句唐诗四幅图画,山上人家“神仙”生活,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吗

 

这两句为啥读完印象深刻呢?诗人用了两种明显的修辞,一是借代,“银钏金钗”指代年轻女子,“长刀短笠”指代壮年男子。这样的借代手法,形象地捕捉到了山民日常的典型特征。二是对仗,上下两句齐整相对,读起来朗朗上口,体味出语言的美感。

想起了天仙配中那一句唱词:“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这就是普通人家最有生活气息的一幕。

你在这边忙忙碌碌,那边有人看风景一样看你,刘禹锡此时就是这样的一位看客。

刘禹锡从中原贬镝来四川东部地区,此处多山,气候也迥异,这些日子他大概已经适应这里的生活,带着新奇和欣赏的目光打量着山区的民风民俗,眼中的生活诗意闲淡,透着劳动的美好。作为一个外来客,他是当地生活的旁观者,这样融入生活,又超脱生活的视角,显得自然有真情。

四句唐诗四幅图画,山上人家“神仙”生活,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吗

 

对于诗人而言,生活本身就是诗,即使隔着一层美好的面纱。对于生活而言,担水劈柴,烧锅做饭,柴米油盐酱醋茶,身在其中哪有那么多浪漫和诗意,都是百姓人家的日常琐碎,甚至还可能是一地鸡毛。只有隔着距离去看,看山花烂漫,看云烟缥缈,此处的山上生活才有浪漫,也许渴慕的正是自己没有经历的生活。

刘禹锡的这首《竹枝词·其九》,每一句都是一幅图景,从漫山桃李到山顶人家,从女子们担水劳作,到男子烧荒春耕,充满生机勃勃的气息,起承转合得非常自然,写得很是生动,也非常优美,把当地人们的生活情况,以一种非常诗意的方式,描绘得恍如就在眼前。

四句唐诗四幅图画,山上人家“神仙”生活,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吗

 

作者没有加入一句自己的赞叹和感悟,就这样简洁地白描几句,就使得人们读起来,被诗作中的场景所打动。而作者内心的轻松愉悦,以及对劳动的赞美其实也就自然流露出来,感动了自己,也感染了他人。刘禹锡贬谪到巴山蜀水,接近了当地普通的百姓,生活阅历更丰富了,审美和才情也更加广博,行万里路和读万卷书都是不虚的,生活果然是创作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