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柳公权玄秘塔碑怎么读(柳公权玄秘塔碑的内容)

时间:2022-01-12 21:25:47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古代的碑帖都是文言文写成,很多书法爱好者在学习临摹碑帖时,往往苦于不会识文断字,即使过了这一关,也难读懂碑上的文意,对原碑内容理解不透,不利于深入的学习领悟,今天

柳公权玄秘塔碑怎么读(柳公权玄秘塔碑的内容)

柳公权玄秘塔碑怎么读(柳公权玄秘塔碑的内容)

柳公权玄秘塔碑怎么读(柳公权玄秘塔碑的内容)

柳公权玄秘塔碑怎么读(柳公权玄秘塔碑的内容)

《玄秘塔碑》释文:

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

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裴休撰。

正议大夫、守右散骑常侍、充集贤殿学士、兼判院事、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柳公权书并篆额。

玄秘塔者,大法师端甫灵骨之所归也。

于戏!为丈夫者,在家则张仁义礼乐,辅天子以扶世导俗;出家则运慈悲定慧,佐如来以阐教利生。舍此无以为丈夫也,背此无以为达道也。和尚其出家之雄乎!

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僧,谓日:“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及诞,所梦僧白昼人其室,摩其顶日:“必当大弘法教。”讫而灭。既成人,高颡深目,大颐方口,长六尺五寸,其音如钟。夫将欲荷如来?之菩提,凿生灵之耳目,固必有殊祥奇表欤!

始十岁,依崇福寺道悟禅师为沙弥。十七,正度为比丘,隶 安国寺。具威仪于西明寺照律师,禀持犯于崇福寺升律师,传唯识大义于安国寺素法师。通涅槃大旨于福林寺,崟法师复梦梵僧以舍利满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尽贮汝腹矣。自是经律汝论无敌于天下。囊括川注,逢源会委,滔滔然莫能济其畔岸矣。夫将欲伐株杌于情田,雨甘露于法种者,固必有勇智宏辨与?

无何谒文殊于清凉,众圣皆现;演大经于太原,倾都毕会。德宗皇帝闻其名征之,一见大悦。常出入禁中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岁时锡施,异于他等。复诏侍皇太子于东朝。顺宗皇帝深仰其风。亲之若昆弟。相与卧起。恩礼特隆。宪宗皇帝数幸其寺。待之若宾友。常承顾问。注纳偏厚。而和尚符彩超迈,词理响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虽造次应对,未尝不以阐扬为务。繇是,天子益知佛为大圣人,其教有大不思议事。当是时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干蜀,潴蔡荡郓,而天子端拱无事。诏和尚率缁属迎真骨于灵山,开法场于秘殿。为人请福,亲奉香灯。既而刑不残兵不黩,赤子无愁声,沧海无惊浪。盖参用真宗以毘大政之明效也。夫将欲显大不思议之道,辅大有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与?

掌内殿法仪,录左街僧事,以标表净众者凡一十年。讲涅盘唯经论,处当仁传授宗王以开诱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运三密于瑜伽,契无生于悉地。日持诸部十余万遍。指净土为息肩之地,严金经为报法之恩。前后供施数十百万,悉以崇饰殿宇,穷极雕绘。而方丈匡床静虑自得。贵臣依慕豪族皆所,侠工贾莫不瞻向。荐金宝以致诚,仰端严而礼足,日有千数,不可殚书。而和尚即众生以观佛,离四相以修善,心下如地,坦无丘陵,王公舆台,皆以诚接。议者以为成就常不轻行者,唯和尚而已。夫将欲驾横海之大航,拯群迷于彼岸者,固必有奇功妙道与?

以开成元年六月一日,向西右胁而灭。当暑而尊容若生,竟夕而异香犹郁。其年七月六日迁于长乐之南原,遗命茶毗,得舍利三百余粒。方炽而神光月皎,既烬而灵骨珠圆。赐谥曰大达,塔曰玄秘。俗寿六十七,僧腊四十八。弟子比丘、比丘尼约千余辈,或讲论玄言,或纪纲大寺。修禅秉律,分作人师五十。其徒皆为达者。

于戏!和尚果出家之雄乎?不然何至德殊祥如此其盛也?承袭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业,虔守遗风。大惧徽猷有时堙没,而今閤门使刘公,法缘最深,道契弥固,亦以为请,愿播清尘。休尝游其藩,备其事,随喜赞叹,盖无愧辞。铭曰:

贤劫千佛。第四能仁。哀我生灵。出经破尘。教纲高张。孰辩孰分?有大法师。如从亲闻。

经律论藏。戒定慧学。深浅同源。先后相觉。异宗偏义。孰正孰驳?有大法师。为作霜雹。

趣真则滞。涉俗则流。象狂猿轻。钩槛莫收。柅制刀断。尚生疮疣。有大法师。绝念而游。

巨唐启运。大雄垂教。千载冥符。三乘迭耀。宠重恩顾。显阐讃导。有大法师。逢时感召。

空门正辟。法宇方开。峥嵘栋梁。一旦而摧。水月镜像。无心去来。徒令后学。瞻仰徘徊。

会昌元年十二月廿八日建,刻玉册官邵建和并弟建初镌。

《玄秘塔碑》译文:

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

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裴休撰。

正议大夫、守右散骑常侍、充集贤殿学士、兼判院事、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柳公权书并篆额。

玄秘塔是收藏大达法师端甫的灵骨舍利之塔。

呜呼!身为大丈夫,在家则应当奉行仁义礼乐之道,辅弼天子,匡扶世事,引领大众;出家则应当弘扬慈悲定慧之心,佐助如来,阐发教义,泽利苍生。舍弃这些,就不能称为大丈夫;背离此道,就不能称为大道。大达法师则是出家人中的雄杰。

法师俗家为天水郡赵氏,世代为秦人。起初,法师之母张夫人梦见梵僧对她说:“你将会生出大贵之子。”随即从囊中取出舍利,让其母吞下。等到师出生,那个梦中的僧人在白天来到内室,摩挲着法师的头顶说:“你将来必定会极大地弘扬我佛之教o”说罢就消失了。法师成人以后,高额深目,大脸方口,身长六尺五寸,声音如洪钟。那将要担负发扬如来的智慧彻悟、开导众生生蒙昧之心的人,当然是会有这种奇异的征兆和表现的。

法师刚满十岁,投在崇福寺道悟禅师门下为沙弥。十七岁,正式剃度为比丘,隶属安国寺。他在西明寺照律师门下学习僧人的威仪举止,又在崇福寺升律师门下接受清规戒律的教导;并在安国寺素法师门下受学《成唯识论》大义,在福林寺崟法师门下通解《大般涅槃经》的要旨。后来又梦见梵僧以满满一琉璃器的舍利令他吞服,并且说:“三藏大教,都入你腹中了。”从此,法师于经律论三藏之学益发精通,无敌于天下。他的学识如海纳百川,晓畅通贯,穷尽本末,滔滔不绝,仿佛大海没有涯际。那将要斩断情田之树、播洒大法雨露的人,当然是要有这种勇猛精进、博学善辩的才能的。

不久,法师到五台山清凉寺拜谒文殊菩萨之像,各种神迹纷纷显现。他又于山西太原演说佛经,听讲之人倾城而至。德宗皇帝听说了他的大名,派人前去征请他,一见之后,非常欢喜,因此得以经常出入宫禁之内,与儒家、道家学者谈论教义。皇帝特赐他紫袈裟,一年各时的恩赐和施舍都特别优厚。又诏令他侍奉皇太子于东朝,顺宗皇帝十分敬重法师的风范,和他亲如兄弟,坐卧不离,恩典和礼遇极其隆重。宪宗皇帝多次前往寺中,待法师如贵客挚友,经常向他请教,赠赐和施舍也十分优厚。而法师才学卓越,应对敏捷,不但能称皇帝之意,且都合乎教义。虽匆忙对答,未尝不以阐扬佛教为务。因此天子得以进一步了解佛是至高无上的圣人,佛教有超乎寻常的事理。那时,朝廷正在推行削弱藩镇的政策,先后擒缚吴元济,平定蜀地、蔡州、郓州等处的叛乱。天子清静闲适,无为而成治,诏令法师率领僧众迎法门寺佛骨,在宫中秘殿专设道场,为百姓祈福,天子亲自手捧香灯。减去残酷的刑罚,罢息征战之兵,从此天下苍生不再有悲苦之声,沧海也风平浪静,这显然是参用佛教以辅助政治所取得的明显效果。那将要显现不同寻常的巨大功业、辅佐有为圣君的人,当然是合乎神灵的意愿,而能得到上天襄助的。

法师职掌内殿的佛法仪范,任左街僧录之职,作为僧众的表率,前后共有十年。他宣讲《大般涅槃经》和《成唯识论》,身处当仁不让的领袖地位,传授各僧寺的住持以引导天下广大僧众和凡俗,受惠的寺庙达一百六十座。法师修行三密与佛相契,悟得无生成就妙果。他每日持诵各部经典十余万遍,将净土视为休息之地,将诵经视为报佛之恩的课业。他将前后所得供施数十百万钱,全部用来修饰庙宇,极尽雕绘之能事。而自己安坐方床,在静虑之中自得修行之乐。贵族公卿,都来归附于他;商贾工匠,无不对他倾心向往。他们纷纷施舍贵重的财物以表诚心,瞻仰他的威仪顶礼膜拜,每日多达千人,简直无法记载完备。而法师视众生如视佛,去四相之妄执以修善,心底坦荡,丝毫

没有偏斜之心,无论王公贵族还是皂隶仆役,他都一视同仁,以诚相待。因此议论者都认为,能够圆满成就常不轻行的修行者,只有大达法师了。那将要驾驭横渡大海的巨船、拯救迷途的苍生到达彼岸的人,当然是应有这般奇功和妙道的。

法师于开成元年(8 3 6)六月一日西向右侧卧而圆寂。虽正值暑天,其遗的遗容依旧如活人一般,室中终日散发着奇特的香气。这年七月六日,徒众将他的遗体迁于长乐坡的南原,遵照他的遗命火化,得舍利三百多粒。焚化之时,火光如月光皎洁;灰烟散尽之后,其灵骨舍利如珠圆玉润。天子特赐谥号为“大达”,其灵骨之塔则称“玄秘”。法师俗寿六十七岁,僧腊四十八年。其门弟子比丘、比丘尼约有千余人,有的善讲论经义,有的为大寺住持,他们秉持戒律,参禅修佛,分别成了导师。其中五十人,尤其通达而闻名。

呜呼!大达法师确实是出家人中的雄杰啊!否则,怎么会有如此众多的奇异和祥瑞体现于其身呢?法师的受学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人,继承其衣钵,虔诚恪守其遗风。他们恐怕法师的大功大业湮没于后世,而现任閤门使刘公,佛缘最厚,悟道深入,他们都来请我为法师作碑文,以传播他的清名于后世。我曾从游于法师左右,备悉法师的生平,也很乐意参与这一善举,这些赞叹之辞,法师是当之无愧的。铭词曰:

贤劫之中现千佛,释迦正是第四尊。哀我生灵多迷惘,出示经典破红尘。教网高张法理深,谁能阐述与析分。大达法师端甫者,仿佛随佛得亲闻。

佛有三藏经律论,圣者三学戒定慧。深浅虽异本同源,先后虽别皆觉悟。异端邪说多偏差,谁能纠正与辩驳。大达法师端甫者,仿佛霜雹洗纷乱。

执著于真则滞塞,流落于俗则浮华。心象狂乱意猿躁,铁钩牢笼不能收。滑车难制利刀折,苍生荼毒罹苦难。大达法师端甫者,断绝杂念逍遥游。

大唐开基启鸿运,圣雄大德垂法教。佛祖千载如亲传,三乘大法辉光耀。皇恩隆重眷顾深,大阐正法扬教化。大达法师端甫者,逢时而起召众生。

佛法正道刚开启,佛殿庄严才展现。栋梁高耸为砥柱,一朝摧折不复起。身如水月之幻像,生死何曾挂在心。徒令后学常怀望,瞻仰徘徊不能去。

会昌元年(841)十二月廿八日建,刻玉册官邵建和并弟邵建初镌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