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时间:2022-01-12 12:48:03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黄庭坚行书《幽兰赋》 【断句】符春禄 阳和布气兮,动植齐光;惟彼幽兰兮,偏含国香。吐秀乔林之下,盘根众草之旁。虽无人而见赏,且得地而含芳。于是嫩叶旁开,浮香外袭。既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行书《幽兰赋》

【断句】符春禄

阳和布气兮,动植齐光;惟彼幽兰兮,偏含国香。吐秀乔林之下,盘根众草之旁。虽无人而见赏,且得地而含芳。于是嫩叶旁开,浮香外袭。既生成而有分,何掇采之莫及!人握称美,未遭时主之恩。纳佩为华,空载骚人之什。光阴向晚,岁月将终,芬芳十步之内,繁华九畹之中;乱群峰兮上下,杂百草兮横丛,况荏苒于光阴,将衰败于秋风。岂不处地稍幽,受气仍别?萧艾之新苗渐长,桃李之旧蹊将绝。空牵戏蝶,拂花蕊之翩翾,未遇来人,寻芳春而采折。既生幽径,且任荣枯。幂轻烟而葱翠,带淑气而纷敷。冀雨露之溥及,何见知之久无?及夫日往月来,时占岁覩,遇达人之回盼,披荒榛而见取。横琴写操,夫子传之至今;入梦为徵,燕姞开之于前古。生虽失处,用乃有因。枝条嫩而既丽,光色发而犹新。虽见辞于下土,幸因遇于仁人!则知夫生理未衰,采掇何晚!芊眠茂宛,靡迤秋坂。纫而为佩,骚人之意何浅。间以在衿,楚客之情已罕!薄秋风而香盈十步,泛浩露则花飞三田。凯众草之敢陵,信有慎乎伐剪!即徵之而见寄,愿移根于上苑。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幽兰赋》注释

碑序:唐韩伯庸《幽兰赋》,吏部员外郎、臣黄庭坚,奉敕敬书于绩熙殿中

一、唐:朝代名,开国皇帝李渊反隋前曾封为唐国公(山西古称唐地),因此建国称大唐国,后人称其朝代,往往简称之,尤常冠人名之上。

二、韩伯庸:人名,唐德宗李适时人,为贞元(公元七八五——八零六年)间进士,其它不详。

三、幽兰:生长在较偏僻地方的兰草。幽,偏僻、幽暗也。兰,草名,一种香草,白花,气味馥香,其一种名曰“君子兰”,较名贵,人多尚之。诗人往往以此比喻品德高尚之意,屈原《离骚》云:“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德,不因困穷而改节”。

四、赋:一种韵文,字数不拘,但多以四六句为主,杂以散文形式。

五、吏部:古代官署名。隋、唐列为六部之首,主管全国官吏的任免、升降、考课、调动等事务。历代相沿不改。

六、员外郎:官职名,原指设于正额以外的郎官。晋代以后的员外郎,指员外散骑侍郎,是皇帝近侍官之一。为中央官吏中的要职。

七、臣:君主时代各级官吏对皇帝的自称。

八、勅:敕的异写,指皇帝的命令或诏书。

九、敬书:怀着尊敬的心情,尊从旨意,严肃、慎重地书写。

十、阳和布气:阳光明媚,惠风和畅(赋文部分前有,故略)。兮,文言语气助词,多用于词赋中,跟现代的“啊”相似。如刘邦《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屈原《离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十一、光:明亮地。被动用法。此处意为动植物生机盎然。

十二、惟:句前语气词,这里有只、独之意。可与唯、维通用。

十三、国香:国色天香的变格,国色指倾城倾国美貌的女子,天香,指自然界极香的气味,这里是旨芳香异常的花卉,多指兰花。

十四、乔林:即乔木,指高大的树木。

十五、见赏:赏识。

十六、芳:花草发出的香味。多喻名声或德行美好。如李白诗:“芳名动千古”。成语有“流芳百代”。

十七、 :音(lǎn)懒之别字,《古今图书集成》原为嫩字,据原义分析,与懒意不切,可能是误写。

十八、外袭:向外发散,传播。

十九、分:多音字,这里读fèn(愤),作权利的限度解。

二十、何:疑问词,为什么。莫及,未曾达到,成语有“悔之莫及”。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二一、握:执、持之意。古籍中常以握兰喻怀美德或才智。如《汉言仪》“尚书郎怀香握兰,趋走丹墀”。丹墀,宫殿前饰涂红色的石阶。

二二、时主:当时的掌权者。

二三、纳佩:採纳佩戴。华,光华,美丽之意。

二四、骚人:诗人屈原作有《离骚》,故此指屈原。什,诗篇。《诗经》的“雅”和“颂”都以十篇为什,所以后人泛称诗篇为“什”。

二五、九畹:谓面积较大。屈原《离骚》中“余既滋兰之畹兮”。注云:十二亩曰畹。许慎《说文解字》云:田三十亩畹。其说不同。

二六、横丛:杂乱无章。

二七、荏苒:时间渐渐过去。

二八、处地:处所、所占据的空间。

二九、受气:受气候和环境影响。

三十、萧艾:蒿草,以喻微贱,不屑。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三一、蹊:小路。《史记·李将军列传》“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言桃李虽不自我夸耀,但因花好果美,人相争往,其下自然有路。

三二、翩翾:音piān(篇),音xuān(宣),多读为跹,误也。

三三、寻芳春:踏青,旅游。

三四、幂:音mī(秘),笼罩,遮盖。

三五、淑气:美好之意。陆机《悲歌行》“蕙草饶淑气,时鸟多好音”。纷敷:散布、铺开。柳宗元《永州韦使君新堂记》“视其植则清秀纷敷”。

三六、冀:希望。溥及:同普及。溥、普通假。如《诗经》“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三七、及夫:文言文句前语气词。

三八、占 :占有。睹:视。

三九、达人:通达事理的人。如:《左传》昭公七年:“其后必有达人”。

四十、披:分开。王勃《滕王阁序》“披纬闼雕甍”。荒榛:杂乱的灌木丛。见取:被(你)录取。柳宗元《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不意吾子自学师表耒蛮夷间,乃幸见取。”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四一、横琴写操:操,琴曲也。据载:孔子周游列国终于不能施展其政治抱负,其主张不被采纳,扫兴自卫反鲁,行至一幽谷时,见丛草中一香兰繁茂,他喟然叹曰:“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仍独茂,与众草为伍。”触景生情,产生自己怀才不遇的感慨。遂止车援琴,即兴弹奏一曲,抒发生不逢时之感,这首琴曲名曰《漪兰操》。

四二、夫子:孔子。

四三、入梦为徵:《左传》载,宣公三年,郑文公有贱妾燕姞,初不受宠。一日,燕姞梦见天使赐兰一束,异香久久,后生一子,取名兰,自此得宠。后兰即国君位,即郑穆公。

四四、失处:失去条件较优越的地方。比喻不得志。

四五、用:采纳,终被见爱。

四六、犹:副词。尚且,仍然之意。李密《陈情表》“心在故老,犹萦矜肓”。

四七、见辞:告别、离开。

四八、幽名:被隐没的名声。

四九、佳气:美好也。如称美女为佳人。

五十、芊眠茂宛:繁茂之意。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五一、靡:没有。迤,曲折绵延不平。坂,与阪同,山坡也,土质坚硬,不肥沃的田地。

五二、纫:搓绳,连缀。屈原《离骚》“纫秋兰以为佩。”佩戴装饰。

五三、已罕:已经很少,稀有。《荀子·国富》“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国富矣!”。

五四、间:空隙。衿:衣襟,这里作系、结讲。杨雄《反离骚》“衿芰茄之绿衣兮”。

五五、楚客:指诗人屈原。

五六、薄:逼近,司马迁《报任安书》“仆薄从上雍。”

五七、泛:漂浮,又有广泛、普遍之意,与泛通假。浩:大而多。李白《秋日登扬州西灵塔》“露浩梧秋白,霜催桔柚黄。”三田:泛指。意为空间不小。

五八、陵:犯,越。陵与凌通用。杜甫《岳望》“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五九、信:实在,的确。慎:小心、谨慎。伐剪:讨伐,砍伐,现在叫惩治。

六十、征:征的繁写,多音字,另音zhi止,五音之一,这里与(四三)意义不同,当为求,取之意。《战国策·宋策》“梁王伐邯郸而征师于宋”,寄托希望。

六一、上苑:皇家园林,也叫御花园。上:秦汉以来对皇帝的通称。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书法作品(幽兰赋全诗赏析)

黄庭坚《幽兰赋》简介

这篇文章是黄庭坚(1045即庆历五年生,1105即崇宁四年卒,享年六十一岁)58岁时的作品,写于年春。原文是唐人韩伯庸的应举之作,它对兰花作了生动的描述和热情的赞颂,赞颂生地偏僻,不被人们鉴赏的兰草,虽然不被人们理睬,但不卑不亢,仍繁华茂盛,姿态端方,不为世尘污染,显出“君子”的品格。这是黄庭坚在晚年历尽坎坷而受到皇帝的爱怜、提拔,奉诏而书,其诚惶诚恐的心情及凝聚的力量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此书的特点与前期相比,在漂洒俊逸的基础上更加苍劲有力,奇倔脱俗,堪称他的“闪光”之作。到了清同治年间,有位彭泽人欧阳霖来叶任知县,他在卧羊山看到了黄庭坚的摩崖题字,出于对黄庭坚的崇敬和同乡的亲切感情,就辗转索来了黄庭坚留世珍品《幽兰赋》命工刻石立之,据传欧阳公主持刊刻《幽兰赋》时,钩本中缺一带字,其故不详,因请当时河南名书法家汝州许静补写,特临黄书月余,今观许书,虽也气势磅礴,但不及黄书遒劲有力。

《幽兰赋》碑共十二通,每通高2.08米、宽0.60米、厚0.18米、行书三行。该碑遐迩闻名,在国内外很有影响,在全国仅此一套,除此之外皆复制碑。笔者,在八十年代末曾为一套拓片费尽周折无果。当时,老县长张介民调任省委任职,省经省文物局批文仅拓三套。由此可见《幽兰赋》拓片的珍贵程度!后叶县明代县衙在九十年代修复时再次经省文物局批文拓了十套。近年来有由于各种原因时有《幽兰赋》拓片流向社会!目前,《幽兰赋》已经封碑在叶县明代县衙文物展厅中。

黄庭坚书《幽兰赋》的时代背景

宋徽宗赵佶虽然昏庸无能,但对书画却很有天赋,造诣颇高。黄庭坚的书法受到这样一位皇帝的青睐,足以说明他的书法水平。除了宋徽宗喜爱黄庭坚的字以外,还有特殊的思想基础和时代背景。徽宗初登皇极,在踌躇满志之时,有感于前代外受辽、夏侵扰,内忧王小波、李顺等农民起义的冲击,王安石变法又归失败,阶级矛盾更加尖锐,宋王朝的统治地位岌岌可危。政治形势与赋中的“光阴向晚,岁月将终。况荏苒于光阴,将衰败于秋风。萧艾之新苗渐长,桃李之旧蹊将绝”,含意默契。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会不想扭转这样的局面,赋中的“生理未衰,采掇何晚。幽名得而不朽,佳气流而自远。薄秋风而香盈十步,泛浩露则花飞三田。岂众草之敢陵,信有慎乎伐剪”等意思,正与他的思想合拍。情调的谐振,可能会使这位新皇帝产生勃勃雄心,要“收拾旧山河”,因而敕书此赋,以抒其志。当然,从全文看,内容也有文人骚客抒发怀才不遇、清高孤芳之情,有寄希望于当权者的赏识,加以提拔之意。由于这是黄庭坚在晚年历尽坎坷后,受到皇帝的爱怜奉敕而书,其诚惶诚恐的心情及凝聚的力量可想而知了。所以此书的特点与前期比,在飘洒俊逸的基础上更加苍劲有力,奇倔脱俗,堪称他的“闪光”之作,不愧为我国书法宝库中的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