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时间:2022-01-13 17:35:57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琴棋书画,古代被称作文房四艺,是文人墨客颇为称许的娱乐活动,古人认为,抚琴、弈棋、写字、作画,或者只是听琴、观棋、赏字、阅画,领会诗情画意,能赏心悦目,陶冶情操,

琴棋书画,古代被称作文房四艺,是文人墨客颇为称许的娱乐活动,古人认为,抚琴、弈棋、写字、作画,或者只是听琴、观棋、赏字、阅画,领会诗情画意,能赏心悦目,陶冶情操,有益于健康和长寿。唐朝时期的那些生活用品、山川河流,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科技水平,结合字画年代背景的记载,赏字更是别有一番趣味。

——题记

大唐处于封建社会盛期,国家统一,社会相对安定,经济繁荣及对外经济文化交流地频繁与活跃,都给文化艺术地发展带来了新地机运,使绘画艺术形成灿烂辉煌的局面,涌现出一批在历史上具有重大影响的著名画家。

唐代绘画体裁仍以人物画为主,宫廷衙署及寺观壁画占相当比重,褒扬功勋的功臣画像仍在继续,石窟及寺观壁画较南北朝有着更大的发展,其规模之宏伟、技艺之卓绝在历史上都是空前的。佛寺壁画中流行大型的经典题材,达到了空前的水平,穿插描绘有大量的生活场景,塑造的佛教形象中人性化的成分明显增强,甚至出现以宫娃为模特塑造菩萨形象的现象,附于佛寺壁画中的供养人占了更大壁面,这一切都展示出佛教绘画适应社会好尚而趋于世俗化的倾向。

唐代书法艺术,可分初唐、中唐、晚唐三个时期。初唐以继承为主,尊重法度,刻意追求晋代书法的劲美。中唐不断创新,极为昌盛。晚唐书艺亦有进展。

唐代最高学府有六种,即国子监、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算学。其中书学,专门语养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是唐代的创举。历朝名家辈出,灿若繁星。如初唐的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中唐的颜真卿、柳公权等,都是书法大家。晚唐有王文秉的篆书,李鹗的楷书和杨凝式 的“二王颜柳”余韵。

唐朝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发展的鼎盛时期,出现了许多著名的书法家,他们都留下了极为珍贵的书法作品,楷书、草书、行书在唐朝也都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具有鲜明突出的时代特点,对后世的书法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因此有“书至初唐而极盛”这一说法。此外,唐朝的书法教育也为唐朝书法取得非凡成就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对后世影响深远。

书法是指以文房四宝为工具抒发情感的一门艺术。工具的特殊性是书法艺术特殊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借助文房四宝为工具,充分体现工具的性能,是书法技法的重要组成部分。离开文房四宝,书法艺术便无从谈起。

书法艺术的背景是中国传统文化。书法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土壤,传统文化是书法赖以生存、发展的背景。我们今天能够看到的汉代以来的书法理论,具有自己的系统性、完整性与条理性。

这里分享张旭书法作品。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685年?—759年?),字伯高,一字季明,苏州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唐代书法家,擅长草书,喜欢饮酒,世称“张颠”,与怀素并称“颠张醉素”,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并称“吴中四士”,又与贺知章等人并称“饮中八仙”,其草书则与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并称“三绝”。

张旭出生于一个门第不低的家庭,曾向堂舅陆彦远学习书法,学有所成后为吴道子、颜真卿等钦慕;年长后通过应举或荐举、征辟而入仕,释褐为常熟县尉;先后任左率府长史、金吾长史,因而被世人称为“张长史”;大约在乾元二年(759年)逝世,享年大约七十五岁。

在书法方面,张旭勤于观察客观事物,善于将客观的自然物象与个人的主观情感结合起来,既继承传统,又勇于创新,在继承前人书法成就并加以创新而使得自身的狂草艺术在盛唐时期达到了一个高峰。传世书迹有《冠军帖》《郎官石柱记》《二月八日帖》《疾痛贴》《肚痛帖》《古诗四帖》等。

唐朝时期著名书法家张旭草书《冠军帖》赏析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芝)《冠军帖》(大观帖 故宫博物院藏杨氏海源阁宋拓本)。

历尽一千八百余年人间和自然的种种劫难,张芝的遗墨自宋代之后湮没殆尽,今仅见于刻本《淳化阁帖》第二卷中标为张芝书的四帖,其中第一帖即为大草《冠军帖》,是其突出的代表作品。

《淳化阁帖》在宋室南渡后祖本已不传。此后转相传刻,遂遍天下,不可悉计,杂厕丛生,各种复本传至今者已无一原拓,皆失庐山真面。游相本、肃府本、潘氏本三种《淳比阁帖》中的《冠军帖》,均摹刻甚差,殊少神韵,与并双钩一过的《冠军帖》大相径庭。双钩摹本版式较大,行款长,底本摹刻至精,奕奕动人,可谓妙意尽传,下真迹一等。惜早已严重损毁。此后,所钩之底本一直未见刊出,常引为憾事。一九八五年,上海书画出版性出版的《行草》中册收入《冠军帖》,与双均本无异,即为当年所钩底本(此帖被署名〈唐张旭冠军帖〉)。从版式和摹刻之精妙上看,此帖疑从宋拓榷场本《大观帖》出选刊(《大观帖》行款较长,摹刻远胜现存《淳化阁帖》诸刻)。

此帖于二十年前勾摹至今,很少临读,然每每检阅,总不胜慨叹,心情难以平静,感到在这有限的形式里展示给人的实在是一个千态万状的意象世界,任凭欣赏者神驰八极,移情万里,令人神往、舒畅、振奋、遐想?一种无穷的魅力,夺人魂魄,发人深思。细细观之,又是一片“法”的海洋,在那里蕴含着“美”的无尽宝藏,无限“动”的生意,“动”的哲理?,真可渭:“有妙必臻”、“无法不具”、“无势不备”,这一切又都是那样的浑融浩渺、和谐自然。

唐朝时期著名书法家张旭楷书《郎官石柱记》赏析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一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二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三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四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五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六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七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八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九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十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十一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十二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十三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郎官石柱记》之十四

张旭《郎官石柱记》又称《郎官厅壁记》,唐陈九言撰文,张旭书。唐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立,在陕西西安。此石宋时已有刻本。字体取欧阳询、虞世南笔法,端庄严谨,不失规矩,展现出楷书的精妙

《郎官石柱记》是传世最为可靠的张旭真迹,原石久佚,传世仅王世贞旧藏“宋拓孤本”,弥足珍贵。此石宋时已有刻本。明董其昌曾刻入《戏鸿堂帖》。

拓本前后有胡孝思、王世贞、王鏊、翁方纲、钱泳、吴荣光、何绍基等十余人题跋。后有清末民初扬州人嵇燧为张长史造像一幅。

长史真书《郎官石柱记》作字简远,如晋宋间人。”如《集古录》云:“旭以草书知名,而《郎官石柱记》真楷可爱。”黄庭坚云:“长史《郎官厅柱记》,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苏轼云:“今世称善草书者,或不行真行,此大妄也。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郎官石柱记》,作字简远,如晋宋间人”。

唐朝时期著名书法家张旭草书《二月八日帖》赏析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二月八日帖》(拓本与翻墨本)传为张芝之作,或为张旭所作。释文:二月八日,复得鄱阳等,多时不耳,为慰如何,平安等人当与行,不足不过彼与消息。

唐朝时期著名书法家张旭草书《疾痛贴》赏析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草书《疾痛贴》之一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草书《疾痛贴》之二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草书《疾痛贴》之三

张旭草书《疾痛贴》

唐朝时期著名书法家张旭草书《肚痛帖》赏析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唐代张旭草书《肚痛帖》单刻帖。无款。此帖用笔顿挫使转,刚柔相济,千变万化,神彩飘逸。全帖仅30字,写来洋洋洒洒一气贯之,气韵生成。明王世贞跋云:“张长史《肚痛帖》及《千字文》数行,出鬼入神,倘恍不可测。”

《肚痛帖》真迹不传,有宋刻本,明代重刻,如今西安碑林。全帖六行30字,似是张旭肚痛时自诊的一纸医案。这幅作品开头的三个字,写得还比较规正,字与字之间不相连接。从第四字开始,便每行一笔到底,上下映带,缠绵相连,越写越快,越写越狂,越写越奇,意象迭出,颠味十足,将草书的情境表现发挥到了极致。可以看出,张旭这种纵横豪放的情怀,张扬恣肆的宣泄,泰山压顶的气概,变幻莫测的态势,在奋笔疾书的狂草中,横空出世,让观者惊心动魄。

释文:忽肚痛不可堪 ,不知是冷热所致,欲服大黄汤 ,冷热俱有益 ,如何为计 ,非冷哉?

通过第一句可以知道,他是在肚子忽然疼痛的时候开始写的这幅字,第二句往后是写他肚子疼之后的思考:这次肚子疼也不知是着凉了,还是上火了?(田家:看来还不太疼,还有功夫分析。)打算喝点大黄汤(大黄煮熟了喝有止泻作用)。张旭的医术实在不高明,是个二把刀,给自己开了药之后不知道该怎么服用,说:冷热都有益,怎么办么?不知道是喝凉的好还是喝热的好。最后含含糊糊做出决定:喝热的吧。非冷哉,就是把冷的否定掉了。

写字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特别草书,字少的话可以瞬间完成。

张旭刚开始写这幅字的时候肚子刚疼起来,还不太疼,还有就是这个内容不是现成的,是一边想一边写,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字写的比较规整,随着思考的进行,随着肚痛的加剧,快憋不住了嘛,所以越写越潦草,越写越迅疾,越写越奔放。到最后哉字的点一点完,肯定是把笔一扔,跑着就奔茅房了。

因为他在瞬间感觉下写这幅字,做到了内容与形式完美的结合,我们才会发现这幅作品的写作过程极其有意思,极具画面感,充满了幽默元素,想起来就令人捧腹大笑,大书法家张旭也太好玩了。这是瞬间状态对书法的一个影响,即直观的透露出书写者此时此刻的心绪情感。

反过来说,正因为有这样的瞬间感觉,他表现在纸上的笔迹充满了温度,充满了时间性,也充满了意想不到的神来之笔。它此时写出来的线条是活的线条,是活字,不是死墨。因为他在书写的时候是不会顾及线条的,只任感情在发泄。古人讲:无意于佳乃佳,就是这个意思。还有书法在古代是实用艺术,往往是在具有使用价值的前提下展现了他的艺术性,像二王手札,米芾尺牍等等,当时谁也没有拿他当书法作品写,就是一封信。

唐朝时期著名书法家张旭草书《古诗四帖》赏析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张旭《古诗四帖》东明九芝盖,北烛五云车。飘飖入倒景,出没上烟霞。春泉下玉霤,青鸟向金华。汉帝看桃核,齐侯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问棘(原诗为枣)花。应逐上元酒,同来访蔡家。

北阙临丹水,南宫生绛云。龙泥印玉简(原诗为策),大火练真文。上元风雨散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中天哥(原诗为歌)吹分。虚(原诗为灵)驾千寻上,空香万里闻。

谢灵运王子晋赞

淑质非不丽,难之以万年。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储宫非不贵,岂若上登天。王子复清旷,区中实譁嚣。喧既见浮丘公,与尔共纷繙(翻)。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岩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赞

衡山采药人,路迷粮亦绝。过息岩下坐,正见相对说。一老四五少,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仙隐不别可?其书非世教,其人必贤哲。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通篇笔画丰满,绝无纤弱浮滑之笔。行文跌宕起伏,动静交错,满纸如云烟缭绕,实乃草书颠峰之篇。北京大学教授、引碑入草开创者李志敏评价:“古诗四帖无一笔不争,无一笔不让,有呼有应,浑然天成。” 今人郭子绪云:“《古诗四帖》,可以说是张旭全部生命的结晶,是天才美和自然美的典型,民族艺术的精华,永恒美的象征。

《古诗四帖》中有少量弱笔,但无损于整个作品的流动、敦厚,就大部分线条而言,已达到得心应手、落笔成趣的境界。草书中不离法则而随意驱运法则,这是高闲等人从来不曾梦想过的境地。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四帖”中真正使人感到意外的还是字结构。由于阅读与欣赏习惯的影响,“单字结构”总是欣赏者感觉中甩不掉的一个层面。与张旭其他作品相比,这件作品不符合他惯常的构字规则。

《古诗四帖》笔法奔放不羁,如惊电激雷,倏忽万里,而又不离规矩。行文跌宕起伏,动静交错,满纸如云烟缭绕,实乃草书颠峰之篇。董其昌评说:“有悬崖坠,急雨旋风之势。

张旭草书字帖(张旭最著名的草书)

我们在继承古人的传统上必要有自己的风格,并且这种风格越突出,对后世的影响就越大,清代姚孟起学的欧体惟妙惟肖,终却没有自己的特色,没有临出帖。而这种没有临出帖的人在古代占绝大多数,可见书法中的创新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当然,我们并不需要因为没有临出帖而难过,临的足够好、足够像也能成为一代大家,这已经非常不错了,在元明时期,很多名留史册的书法大家虽然风格相近,近乎赵孟頫、董其昌之风,与魏晋风格类似,如柯九思、康里巎巎、唐寅、彭年等人,他们一样可以成为时代的佼佼者,一样会被后人记住。

所以学习书法一定要传承古人之经典,在临摹古人的基础尽力去创新,至于能不能创新、风格是不是足够另类,这已经不太重要了!自己应顺着个人的喜好学习书法,切不可一味最求名利,不然就背离了书法学习的本质,堕入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