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沈尹默书法作品(沈尹默行书图片)

时间:2022-01-15 19:52:03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一百年前,陈独秀和沈尹默在《新青年》任编辑,陈正面直言沈:你的诗好,字则其俗在骨。陈独秀一句话,让沈尹默为去俗,奋斗一生,最终无摆脱俗根。 沈氏书法俗在何处?为何俗

一百年前,陈独秀和沈尹默在《新青年》任编辑,陈正面直言沈:“你的诗好,字则其俗在骨。”陈独秀一句话,让沈尹默为去俗,奋斗一生,最终无摆脱“俗根”。

沈氏书法俗在何处?为何俗在骨?沈氏书法是学者书法?书家书法?文人书法?要说清楚这一系列问题,必须从书法本质说起。

什么是书法?书,箸也,法,规则也。书法是以汉字为载体和表现对象,以毛笔为使用工具,以点画的合理空间分割,展现书者的审美思想及存寄情感的时间和空间艺术。 从书法概念和本源出发,来定位沈氏书法在现代书法史中的位置,我以为沈氏书法在现当代,应处在二流位置。沈氏书法主要以继承“二王”的行书名世,正是这样的深入承古,欲变、知变而无力变,最终被禁锢在古人的篱笆内。继古未出新、出新不够。不能不是沈氏书法的最大遗憾。

为何沈氏追求一生书法,最终仍未脱俗?一是沈氏的艺术创造才情有限。其书法创作理性大于感性,沈氏的艺术思想骨子里仍以崇古承古为其书法正脉。二是其书法入门时期的取法有关(艺术的第一口奶现象)。据沈氏学书自述一文:《为什么道理都懂,就是写不好书法》。沈氏书法以黄敬元所临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书为入门取法,实为取法乎下。三是与当时的主客观因素有关。沈氏出生在十九世末的传统书香之家,深受传统儒家学书思想影响,宋以前学书以学古人形貌为主要标准,虽然前有包世臣的《艺舟双楫》和后来的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为碑学摇旗呐喊,显然沈氏未受其影响,仍然以正统帖学为取法审美最高标准,其书法仍然以笔笔有来历,字字有根源为之正统学书思想,可见赵董复古书风思想,对当时传统文人影响之深。 [图片] 图一

沈尹默书法作品(沈尹默行书图片)

当年陈独秀先生说沈书其俗在骨?何为俗?俗者,没有思想,没有生活,也很难说有技法,虽然字写得“五官端正”,但没有精神,是东施效颦,装腔作势,不能统一;俗是乐此不疲的传播重复他人或自己;通俗是百分之九十,智商正常的人乐意为之;通俗不一定庸俗,庸俗乃庸人所为;媚俗是取悦他人丧失本性;庸俗、媚俗成常态化泛滥之,必然转化为恶俗。

何为骨?宗白华言:“一个有生命的躯体是由骨筋、肉、血构成的。‘骨’是生物体最基本的间架,由于骨,一个生物体才能站立起来和行动。附在骨上的筋是一切动作的主持者,筋是我们运动感的源泉。敷在骨筋外面的肉,包裹着它们而使一个生命体有了形象。流贯于筋肉中的血液营养着滋润着全部形体。有了骨、筋、肉、血,一个生命体诞生了。中国古代的书家要想使字也表现生命,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就须用他所具有的方法和工具在字里表现出一个生命体的骨、筋肉、血的感觉来。” 中国书法审美是复杂的系统审美,书中乾坤思想,书中蕴涵的个性、共性、哲学、史学、文学、文字学、儒释道、心理学、社会学……它绝非如简单表象的竞技赛,可立判高下。没有多年的笔墨实践和理论修养,要真正欣赏书法深层的美,品味出书法的雅俗高下,并非易事,虽然中国人,人人都会书写汉字,更不能无知以为书圣王羲之书法就是最好。书法作品要四看:章法看格局,用笔看才情,结字看睿智,墨色看意韵,此乃书法之基本法。

以此观照沈氏之作(图一),此作整体作者以二王法略参碑意,写得很自信,也很从容,章法字紧行宽,虚实相生,书者明显借鉴了明人黄道周、张瑞图惯用的章法。书法全篇基本和谐统一,一气呵成,无滞笔不犹豫,从容自然书写,足见书者驾驭笔能力的高超。 情感也随着开笔“毛主席”三字的大和疏,沉着稳健的第一个节奏,到“浪淘沙北戴河”的大小字粗细变化的第二个节奏,此时,显然书者已进入书写状态;“词大雨落幽燕白”,第三个节奏,此节奏写出了轻松自在,此时书者已进入无人之境状态;“浪滔天秦皇”这一组的字小且密,与右边的“毛主席”一组的松大,行成对比,“岛”字的粗大与首行的粗大“席、沙”二字,行成三角形呼应。“打鱼船”、“都不见”两组,乃此篇的出彩之处,也是书者得意忘形的情感高潮处。

墨法处理也可读出书者的书法修养。作品中的浓墨处不在一个平行面上,如“毛、沙、岛、打、往事、年、石、瑟、默”均在不同行不同面上,可见书者把握处理章法的匠心。落款:“文恩同志嘱书”,单独一组一个节奏,正文字略小,然仔细品读,与正文结尾:“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一组,在视觉上字的大小字距上和“文恩同志嘱书”远距离对角线照应,也有换行接气、接势之妙。“尹默”二字犹为绝妙,一大一小,前轻后重,二字一体,拉大和“书”字距离,留下一大片虚白之静,白文印章“沈尹默印”和默字紧连,大小适宜,再次行成“尹默、印章”独立一组,遥望首行“毛主席”三字,一疏一密,一紧一松,读到此处,不得不令人啧啧称赞!这便是大书家的睿智,也是与一般书家高明的地方——格局细节均胜出。读沈氏作,也印证了我一贯的欣赏书法的观点: 1 章法即格局 2 高潮见情怀 3 节奏是状态 4 笔墨为性灵。 愚拙眼以为,沈氏此作唯一遗憾处,是正文第四行,书者写得有些拘束,可能是书者担心纸不够不写,字之大小明显小于前三行,用笔的速度节奏、字和字的均匀处理,和前三行有脱节之嫌,好像与前三行不是“一家人”,整个第四行有游离于前三行外之感,即使书者最后在第五行的款上想弥补,也难遮饰其不足。另有个别点画写得过呆滞和油滑,如正文最后一行的“是字、人字”的反捺直线呆板,第三行的“越、鞭”字和款字的“书”字用笔都给人以油滑之感。然微瑕不掩瑜,书法本是遗憾艺术,虽然此作不是沈氏的得意之作,但也算是一副成功之作。 [图片]

沈尹默书法作品(沈尹默行书图片)

图二

愚以为沈氏书法当是“文人书法、学者书法、书家书法”兼而有之的书家。不能以现在人书法人追技为尚,为参赛获奖、求视觉刺激、文心分离的纯竞技的眼光,看待沈氏书法。天地艺,三者合一,不是书家自然成书家,沈氏追求的书境是和古之书家一脉相承。

从图二沈氏所书的《毛泽东讲话》,可察之沈氏书法入古之深,书技、书意、书境之高,非一般书法人所能企及。此以二王为宗,以老米为辅,兼颜鲁公、苏东坡意,有帖的秀雅飘逸,又有碑之朴雅古厚,全篇字与字,行与行,“ 违而不犯,和而不同,”多样统一是这副作品艺术价值高于图一的主要原因。愚以为判断书法高下雅俗,可从以下几方面参考思考:书法创作四种状态

1 技术+仿制式理性书写(初级) 2 技术+模拟式感性书写(中级) 3 技术+思想+原创式书写(高级) 4 无笔无墨+万法归心+情融天地式书写(特级)笔法丰富四个要素

1 线感,全篇的点横竖撇捺,远近大小尽不同,粗细、长短、藏露、中侧、收放等,无一同者。

2 线质,运笔要变速运动,忌匀速行笔,忌拖、抹、拉、画、描。

3 线力,换向提笔,发力点须留笔,明白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令点画的力之方向不平行。

4 线意,细笔血肉丰满,粗笔筋骨强健,起止无痕,势连气贯。

细品细读沈氏(图二“毛主席讲话”)之作,显然暗合“笔法丰富四中状态”的第3条,是高级创作。此作其笔法的丰富性,远超“笔法丰富四个要素”。追碑者难在凝重寓飘逸,写帖者难在飘逸中寓凝重。沈氏此作几乎占尽了风流。作品第一行中的“们、定、任务”,第二行的“在、深、兵”以及后面的“方、到、开、斗争、真、阶级”等字,皆出于颜鲁公;“我、来、中、过”等字来自苏东坡;“入、文、学、定、马克”等字又取法老米;可见沈氏入古善学,整合古人,集古用古,化古为己的能力之强大,多样统一,是沈氏此书的最大成功,也是其艺术性丰富的旨要。愚以为:书法的核心价值有四层面,层愈高,其艺术价值愈大。

1 书法得先有法,如笔法、章法、墨法、结字等,是否遵循古法,否则,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写我自体就是毛笔字,背离书法。宗法单一,一眼就看出出处,笔墨结字都酷似古法帖的某一家,这是书法的第一层。

2 是否有推陈出新,即继承中有无出新,有无自己的思想、情感。继承又有自己的想法,有移花接木的手段,能融自己的笔墨情感,这是书法的第二层。

3 是否有独立的艺术审美个性。即笔墨、结字有强烈的个性,这种个性是从共性中演化出来,而且个性很强烈,令读者细品,才知书者的宗法,这是书法的第三层。

4 创造又创新,震撼读者心灵。读者很难品读出书者的宗法,笔笔入古法,然又无古无今,面貌独特,一字,甚至一笔,就可辨别是其所书,这种书法,前无古人,至今没有来者,书者已达无法之法,是书者的境界、学养、审美、情感、思想,通过点画的空间分割,用笔的节奏,和章法的组合,自然再现书者之灵魂和审美思想。

反复品读沈氏“毛泽东讲话”之作,有书法明眼者,自然读出沈氏此作已基本达到书法核心价值的第三层面。遗憾的是沈氏此作共性大于个性,个性不甚强烈。离书法核心第四层,还差一层多。和他同时代的毛泽东、郭沫若、陈独秀、王邃常、鲁迅、谢无量、张大千、齐白石、于右任、林散之、沙孟海等书家,沈氏书法与以上诸贤独特的强烈个性相比,沈氏书法还未真正进入书法核心的“第三层”。这些同样从传统书法走出来的书家,其创造出新能力之强大,令沈尹默先生羡慕嫉妒一生。书法写空灵是一种思想,写满实是一种认知;大空是种智慧,大满是种格局,写到真空不空是种境界。“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碑帖融合,是书法发展的永恒主题。

沈尹默先生的书学理论、书法教育思想、书法实践,影响了几代人,至今仍散发其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