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王献之逸事的意思(王献之异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时间:2022-04-03 00:30:05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说起王羲之、王献之爷俩,学书之人无不是顶礼膜拜,呼王羲之为“书圣”,王献之为“小圣”。今天咱不说“大圣“”,单聊聊《世说新语》记载的小圣王献之的轶事。 王献之像 王

说起王羲之、王献之爷俩,学书之人无不是顶礼膜拜,呼王羲之为“书圣”,王献之为“小圣”。今天咱不说“大圣“”,单聊聊《世说新语》记载的小圣王献之的轶事。

王献之逸事的意思(王献之异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王献之像

王献之,字子敬,小名官奴,书圣第七子,晋建文帝司马昱的乘龙快婿,这身份放到现在也是相当的厉害,何况在注重门阀制度的晋代。这还不算,王献之还才华横溢,楷书、行书、草书样样都是一绝。后世把他与张芝、钟繇、王羲之并称“书中四贤”。张怀瓘更是在《书估》中评其书法第一。可以说,王献之在当时乃至后世的书法圈里都是可是响当当的顶级大腕,所以也就有了练十八大缸水的的勤学故事来给粉饰,并激励了一代代学书人。

王献之逸事的意思(王献之异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王献之《中秋贴》

然人无完人。即使封圣,也还是人,是人就有人性的弱点。下边我们就来分享几个出自《世说新语》中的王献之,你会发现小圣也有他的人性弱点。

第一个故事记在《世说新语*愤狷第三十一》里:说的是当时任中书令的王献之去拜访谢安,正遇上一个叫习凿齿的已经在座,按礼法王献之本应和习凿齿并排坐;但他却来回走动,怎么也不肯落座,谢安就拉着他坐在习凿齿的对面。等客人走后,谢安对侄子谢朗(胡儿)说:“王献之这小子确实是太清高不随俗了,如果以后还这样傲慢、固执,那一定会损害他的天然本性。”其实吧,习凿齿也是豪族,只不过是乡间的豪族,出身寒门。晋代看重门阀等级,王献之这样有身份而又清高的人,肯定不会和他并排坐,有失身份啊。呵呵,是不是有点狗眼看人低的感觉。这个他真该向主人谢安学习。人家谢安身份地位也是相当的厉害,对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却能以礼相待,在当时的社会里真是难能可贵了。

王献之逸事的意思(王献之异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王献之《洛神赋》

第二个故事记在《世说新语*简傲》里:说的是王献之从会稽郡经过吴郡,听说顾辟疆有个名园,就想去逛逛。他又不认识人家,却径直叫人抬着轿子到人家府上去了。当时,正碰上顾辟疆和宾客朋友设宴畅饮,人家好歹也是平北参军,你进去和人家打个招呼,说不定人家还管你饭呢。可是他游遍了整个花园后,还在那里指指点点,说好说歹,旁若无人。顾辟疆生气不已,说道:“对主人傲慢,这是失礼;靠地位高贵来看不起别人,这是无理。失去了这两方面,这种人是不值得为伍的伧父罢了!”就把他的随从赶出门去。王献之独自坐在轿子里,左顾右盼,随从很久也不来。居然还叫叫顾辟疆派人把他送到门外。要是咱们是不是感觉尴尬,可他去若无其事。呵呵,是不是有点心理素质超强。

王献之逸事的意思(王献之异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王献之《地黄汤帖》

更离谱的是他似乎连他老爹的帐都不买了。《世说新语*品藻》里记了这么一件事,说有一次谢安问王献之:“您的书法比起令尊怎么样?”子敬回答说:“本来就是不同的,有什么可比的。”谢安说:“外面的议论可绝对不是这样。”意思是人家都说你爹写的字比你强。王献之急了,说:“外人哪里会懂得!”意思是外人懂个屁啊,明明是我的书法比俺爹强!你说他傲不傲。当然人家有傲的资本,士族子弟,才华横溢。不过话又说回来,再傲也不能和自己的老爸叫板,你说是不是。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白驹过隙,朝代更迭,什么荣华富贵早已化为云烟,飘散在历史的长河里。好在还有《世说新语》里的这些趣事,让我们看到圣人的另一面,感受到一个有意思的王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