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时间:2022-04-03 22:09:03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一、 《红楼梦》 ——天下第一奇书 《红楼梦》是一部“天下第一奇书”,问世200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试图探索它博大精深的意蕴。《红楼梦印谱》作者李怀通以科学严肃的态度记录了

一、 《红楼梦》 ——天下第一奇书

《红楼梦》是一部“天下第一奇书”,问世200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试图探索它博大精深的意蕴。《红楼梦印谱》作者李怀通以科学严肃的态度记录了《红楼梦》研究这门举世瞩目的“显学”走过的艰难历程。

李怀通认为,《红楼梦》原本叫做《石头记》,应该有一部用石头来记述的书。用篆刻这种不朽语言来解读《红楼梦》这部不朽巨著,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红楼梦印谱》将《红楼梦》之美舆篆刻之美“二美合一”,解读非同寻常的作者身世、《红楼梦》的精言要义、《红楼梦》舆诗词曲赋、红学研究集锦。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李怀通指出,曹雪芹挣破樊篱,独步千古,以细密精工而又深沉博大之作,信步于封建末世,写出了破天荒之作。在中国文学史上,《红楼梦》是一个划时代的高峰,又是跨时代的桥梁:一方面它总结过去,堪称中国古代小说艺术之集大成之作;另一方面,它又沟通未来,其艺术上的某些超前性突破,与近现代小说不仅相通而至今仍无可超越者,使之成为一部旷世奇书,绝世奇文。

在中国古今所有作品中,《红楼梦》无疑是研究最多、争论最烈的一部,甚至200多年来,它究竟是怎样一部小说这个最重要、最基本的问题也无定论。其主要原由,当然还在于它内容的博大精深,其无与伦比的内涵之深邃和外延之广阔,函古盖今。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李怀通《红楼梦印谱》

《红楼梦》的思想精华,可说是情采众长,融汇百家,贯通历史,吸纳多元,形成高雅之神品矣。神品者,无上上品之谓也。《山海经》之苍茫混沌,《易经》之高深莫测,《诗经》之自然清新,《楚辞》之自由飘逸,《庄子》之心逸浪漫,《史记》之文外史义等等,都为曹雪芹增设了神韵。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200多年前的《红楼梦》在历史的车轮下,未成来去匆匆,瞬息既逝的过客。相反却愈益以奇异的光芒,穿过日月的风尘,以千古绝唱之美,赢得了历史的关注。

《红楼梦印谱》借用红学家朱彤的话:《红楼梦》是一座永远发掘不尽的宝藏,为我们获得了无尽的精神营养和审美愉悦。《红楼梦》的价值是不朽的,魅力是永恒的,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红楼梦》这颗人类文化宝库中的明珠,也必将与之争辉并存,红学之树也必定亘古而常青。

二、曹雪芹——独步千古学者

曹雪芹立足于世俗生活的大地,向着尽善尽美的艺术颠峰攀登。在他的艺术气质中,不但有仙姝之雅,而且有村老之俗,他的史诗,将俗雅共投于一炉,使作品得以升华。

曹雪芹的《红楼梦》,许多情节和归宿,往往通过各种形式,有时是作者暗示,有时用判词,有时用曲赋,有时用诗谜,有时用谶语,有时用笑语。这种若明若暗的寓意,给作品抹上神秘色彩,所谓伏脉千里,为作品的典型人物创造了一个典型环境。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曹雪芹图

《红楼梦》的语言有一种朴素之美,他平实无华,去尽铅粉,不假黛色,却天然俏丽,红颜欲燃,苍翠欲滴。朴素中饱含着诗意。

红学家冯其庸认为:《红楼梦》是一部出色的奇书,奇就奇在从易读的一面来讲,几乎是一般文化程度的人都能读懂它,但从深奥一面来说,即使是学问很大的人也不能说已解其奥义。一部书能把通俗易懂与深奥难解两者结合得浑然一体,真是不可思议。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冯其庸《石头记脂本研究》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卓有成就的文学家都是语言大师。曹雪芹在语言所达到的成就是古今中外所罕见的,其特点是雅俗共见,风情万种,独具创造。

《红楼梦》中的语言是把书面语言之雅和口头语言之俗、把京中官话之雅与地方苏白之俗、把以往所见韵文之雅和现实口头俚语之俗,融为一体,形成语言系统。

《红楼梦》的语言是对中国古典语言的总结,也是对近代语言的肯定。曹雪芹所创造的语言,可以说是前不见经传,后不见继承者也。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唯美昆曲电影《红楼梦》剧照

综观中国文学作品,我们应视《红楼梦》为无上上品。这是因为曹雪芹是一个文学家,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家。他具有文学家的才华,历史学家的见识和哲学家的睿智。他继承了传统文化中一切积极进步的东西,其中特别是自魏晋风格至明代进步启蒙思想这一进步的历史传统,并把它上升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高度。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沃土,唐宋至明清以来小说创作的传统,曹氏家族政治文化环境,以上三者是《红楼梦》产生的特定文化背景。在曹雪芹身上化而为一,产生了像《红楼梦》这样里程碑式的不朽佳作。

三、“谜书”——《红楼梦》隐含玄机神妙

在中国古今所有作品中,《红楼梦》无疑是研究最多,争论最烈的一部,甚至200多年来,它究竟是怎样一部小说这个最重要、最基本的问题也无定论,其主要原因,当然还在于它内容的博大精深,其无与伦比的内涵之深邃和外延之广阔,涵古盖今。

《红楼梦》是一座丰富深邃的文化宝库,各种各样似曾相识的文化因子融汇其中。仅就哲理层面而言,儒释道法的烙印,楚骚玄观的浮影,封建正统的残迹,启蒙思想的萌芽等等,都如清澈的江河,荟萃成巨流,涌向大海。

千古第一奇书红楼梦(无上神品《红楼梦》,独步千古曹雪芹)

李怀通书法篆刻:万古长新曹雪芹

面向大海,我们可见凡在中国产生过重大影响的学术思潮,灿烂缤纷的各种文化传统都在《红楼梦》中各得其所,熠熠生辉。

1.托言寄寓人生之谜

《红楼梦》在书中寄寓的人生之谜具有永恒的魅力。几乎每一个人物,每一段故事,都能引发弦外之音,言外之意,象外之旨,正如庄子哲学所示的一个重要的美学命题:“得鱼忘鉴”、“得意忘言”。

在做白海棠诗时,大观园诸才女都反对迎春先赏花后作诗的提议。宝钗说:“不过是白海棠,又何必定要见了再做。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兴寓情;要等见了做,如今也没这些诗了”。

这正是曹雪芹的主张。我国诗的传流,历来注重抒情,不管直抒胸臆,或者借景抒情,托物言意,都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2.探幽隐含文外之意

《红楼梦》隐含玄机,处处设谜。谶情成谜,人名成谜,且谜面隐晦,内蕴深邃,特别是有些关键情节。意蕴双关,令人难解,对于读者来说,好像就是一部谜书。

清代冥飞在《古今小说评林》中认为:“小说笔法之佳妙者,以意在语言文字之外,耐人寻味者为神品。”《红楼梦》具有十分明显的“言外之旨,文外之义”,当属神品。

曹雪芹记录下来的是封建末世全方位的社会大观,其生活真实涵盖了人世的各个方面,因此他的共鸣范围几乎无所不包:青年、壮年、老年;文学、史学、哲学;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华夏的、东方的、西方的等等。《红楼梦》是一根魔杖,他在那里挥舞,那里就会称奇,出现赞叹的掌声。

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孙逊指出:“在我国小说史上,还只有《红楼梦》第一个从完整的意义上具备了丰富而深邃的哲学意蕴,因而经得起人们从哲学上进行仔细的咀嚼和把玩。

在我国小说乃至文学史上,要从哲学上对某些作品进行研究,也许舍《红楼梦》没有第二部更重要的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