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少女的头巾是金色和什么颜色

时间:2022-04-04 00:20:07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布面油彩,尺寸 44.5×39 см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荷兰画家扬·维米尔(Jan Vermeer van Delft,1632 年 10 月 31 日—1675 年 12 月 15 日)留存于世最为著名的油画作品

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少女的头巾是金色和什么颜色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布面油彩,尺寸 44.5×39 см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荷兰画家扬·维米尔(Jan Vermeer van Delft,1632 年 10 月 31 日—1675 年 12 月 15 日)留存于世最为著名的油画作品。

这幅布面油彩通常被又称为《北方(或荷兰)的蒙娜丽莎》。

画家本人和他同时代的人一样,都没有给这幅作品取名。通常认为该画作的名字是由画家的诉讼代理人在其遗产登记簿上记录时留下的。

在艺术家去世后的 1676 年登记其财产时,有两幅土耳其风格的肖像画被记录在册。

其中之一, 便是这幅后来被称作《头巾少女》的画作。

1881 年,这幅画在拍卖会上被一名女性收藏家仅以 2.3 荷兰盾(相当于现如今的 27 美金)拍走。在她去世后,这幅画被收入荷兰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

1995 年,在筹备华盛顿维米尔回顾画展前夕,这幅画的画布上赫然写着“Meisje met de parel”,翻译过来便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个名字——“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四年后,作家崔西·雪佛兰以此画为题材创作了一部长篇小说,并以这个名字命名。

这是一部讲述 17 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以家中一名女佣为模特,创作出这世界名画的小说。

它于 2003 年被搬上大银幕,由科林·费斯和斯嘉丽·约翰逊担任该剧的男女主角。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看看,挺有意思的。

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少女的头巾是金色和什么颜色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电影海报

扬·维米尔大约在 1665—1667 年间创作了这幅作品。正如前文提到的,这幅肖像画并没有描绘一位知名人物,而很有可能是维米尔在自己的工作室里通过幻想创造出来的, 亦或是画家通过捕捉穿着异国服饰的不知名模特的回眸瞬间而创作的。

所以,后世人并不知晓为这位艺术家摆出这个姿势的少女到底是谁。目前只有一种猜想,画中的少女是维米尔的大女儿玛利亚,当时她大约是 12 至 14 岁。

扬·维米尔是一位色彩大师,在这幅作品中,他充分的展现了自己对色彩方面的天赋, 巧妙地描绘了少女吹弹可破的肌肤以及那湿润的嘴唇所散发出来的自然光泽。

艺术家采用了独特的奶油色颜料调色,因此有效地使模特的脸部与深色背景(以绿色和赭色作为底漆)形成了

鲜明对比, 而最吸引观众眼球的当属少女左耳上佩戴的那颗起到点睛之笔的珍珠耳环。

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少女的头巾是金色和什么颜色

1656 年绘制的扬·维米尔自画像

围绕着这幅画的作画材料,艺术界曾发生过激烈的争论。一些研究者认为这么小尺寸的一幅画竟然散发出如此光彩夺目的色彩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仿佛涂上了一层金属漆。

荷兰天体物理学家兼业余艺术鉴赏家文森特·艾克在 2014 年 11 月发行的《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杂志上写道:“对于这幅画的主要疑问点是投射到珍珠上的少女白色衣领的倒影而引起的。 如果这颗珍珠是由方解石粉末绘制而成, 那么它会在光的作用下折射出不同长度的光泽。这就形成了著名的柔白色的珍珠光泽。然而我们却在珍珠的左上角处看到一个明亮的发光点, 而在珍珠的下半部分看到了跃然而上的少女衣领。”艾克教授认为画中的耳环是由白银或者抛光后的锡制成的。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对此评论作出了以下回应:“文森特·艾克教授为了证实维米尔的作品《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用料,前阵子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

美术馆在对这幅画作的描述中也提及到了这颗大小与现实十分不符的珍珠,文森特·艾克教授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但是他是通过不同角度的观察理解和研究得出的。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对他的结论非常感兴趣, 这从侧面印证了十七世纪的荷兰油画为什么那么生动有趣:因为它们看起来并非千篇一律。”

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少女的头巾是金色和什么颜色

坐落在荷兰海牙市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曾经是巴西总督约翰·毛里茨的居所

在此之前,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的策展人昆廷·布维洛和阿莲娜·舒赫特伦曾指出:“少女佩戴的这颗珍珠实在是大得惊人,要知道在17 世纪的荷兰,这么大颗的珍珠是十分罕见的,当时只有地球上最富有的人才可能拥有。 而当时产自威尼斯的玻璃珍珠则在市面上相当普遍。这位少女很有可能佩戴的是这种人工制造的珍珠。”

阿莲娜·舒赫特伦在回应文森特·艾克教授的论点时指出:“这幅作品更像是一场头脑风暴式的戏剧,而不是一幅肖像画,大珍珠很可能只是艺术表现手法下的一种夸张。 如果你认为这是画家实事求描绘的现实,那么艾克的观点无疑是对的。”但是用这位艺术品评论家的话来说,这幅作品是一次发明创作:“我相信维米尔是打算用颜料来描绘珍珠的幻象。”

她的同行——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策展人亚瑟·惠洛克则认为画家维米尔对待其作品的执着远比“准确的传递物件信息”感兴趣得多,因为这颗珍珠如此的巨大且璀璨。珍珠耳环是这幅画的点睛之笔,如果艺术家费尽心思仅仅是为了描绘珍珠表象的话, 那是不是略显无聊了点。“我不相信你们会想要在这幅画的中央直接得到一个大的模糊物体。 ”

惠洛克接着说道:“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维米尔是一位艺术家,而不是摄影师或珍珠专家,后者不是他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