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唐伯虎王蜀宫姬图(唐伯虎的孟蜀宫妓图)

时间:2022-04-06 12:00:02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唐寅(1470-1523),原名伯虎,亦名魏紫,号居士、桃花庵法师等,是明代杰出的画家、文学家。 传说他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故取名为寅。唐寅玩世不恭而又才华横溢

唐寅(1470-1523),原名伯虎,亦名魏紫,号居士、桃花庵法师等,是明代杰出的画家、文学家。

传说他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故取名为寅。唐寅玩世不恭而又才华横溢,诗文擅名,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江南四大才子(吴门四才子)”,画名更著,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又称为“明四家”。

唐伯虎王蜀宫姬图(唐伯虎的孟蜀宫妓图)

唐寅,出身于苏州府吴县一个商人家庭。其父虽然是生意人,但还是希望儿子读书,将来走科举登仕的道路。明弘治十一年(1498年),唐寅去参加应天府乡试,时年29岁,一举夺得第一名(解元)。主考官梁储对他的文才大加赞赏,于是顺理成章,唐寅就准备进京参加会试。

在去京城的路上,唐寅遇见了另一个参加会试的角儿,叫徐经。这是一个富翁的儿子,不太喜欢读书,对吃喝玩乐却很在行。碰巧唐寅虽然文名甚高,但也喜欢喝酒玩乐,于是两人就整天凑在一起玩。进京之后,徐经和唐寅又跟一些高官有往来。

不料考试之后,有人诬告主考官把试题泄露给了他们两人,于是孝宗皇帝大怒,把两人连带主考官程敏政一起下狱。唐寅本想到京城一显身手,顺便捞个一官半职,没想到落到这个地步。

从监狱出来以后,本来朝廷看他着实是冤枉,就给了他一个小官吏的职务,地点在浙江,可是唐寅已经万念俱灰,而且觉得“士可杀不可辱”,坚决不去。

他的朋友文征明只好托人向浙江巡抚打个招呼,干脆把他的名字给除掉了。从此唐寅就绝意仕途,专心于自己的诗酒事业,以出售字画为生。

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钱。”他偶尔可能也做点寻花问柳的勾当,甚至为自己刻了一枚”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印章。

唐伯虎王蜀宫姬图(唐伯虎的孟蜀宫妓图)

仕女体态匀称优美,削肩狭背,柳眉樱髻,额、鼻、颔施以“三白”,既吸收了张萱、周昉创造的“唐妆”仕女造型特色,又体现出明代追求清秀娟美的审美风尚。

四人交错而立,平稳有序,并通过微倾的头部、略弯的立姿和攀连的手臂,形成动态的多样变化和相互的紧密联系,加强了形象的丰富性和生动感。

唐伯虎王蜀宫姬图(唐伯虎的孟蜀宫妓图)

据说,有时候为了应付一些索画者的要求,他还请这位老师给自己代笔。周臣也惭愧地说:“但少唐生三千卷书耳。”也就是说没有他那么高的文化修养。

唐伯虎王蜀宫姬图(唐伯虎的孟蜀宫妓图)

该画右上角有唐寅本人的题款:“莲花冠子道人衣,日侍君王宴紫微。花柳不知人已去,年年斗绿与争绯。蜀后主每于宫中裹小巾,命宫伎衣道衣,冠莲花冠,日寻花柳以侍酣宴。蜀之谣已溢耳矣,而主之不挹注之,竟至滥觞。俾后想摇头之令,不无扼腕。唐寅。”钤有“唐寅”、“南京解元”两个印章。

画面上是四个盛装的宫伎。她们头戴花冠,身穿道袍,雪白的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一人手托盘子,盘子上放着果品之类物品。画面设色明净而富于节奏。

中间是一正面一背面两个宫伎,近处背向者穿淡黄色长衣,与其相对者则穿颜色较深的花青大衣,色彩上形成强烈对比,起到醒目的艺术效果。

唐伯虎王蜀宫姬图(唐伯虎的孟蜀宫妓图)

唐寅自己没有在画上写题目,“孟蜀宫伎图”这个题目是明末收藏家汪珂玉加的,以后也就延续了这个题目。据考证,这幅画所描绘的实际上不是蜀后主孟昶,而是另一个蜀后主王衍的生活,所以这画的题目其实也应该改为“王蜀宫伎图”。

王衍曾经和母亲、妃子带着一群宫女到成都附近青城山的上清宫去游玩,叫宫女们都戴莲花冠,穿道士衣服。实际上宫女们平时也是这身打扮,脸上敷胭脂水粉,好像喝醉了一般,叫做“醉妆”。王衍还自制“甘州曲”歌,形容着道衣的宫伎妩媚之态:“画罗裙,能结束,称腰身。柳眉桃脸不胜春,薄媚足精神。可惜许,沦落在风尘。”

这位蜀后主王衍,可以说是荒淫无度。他整天不理朝政,跟一帮宠臣玩耍,喝酒时喜欢行一种摇头一类的酒令。他还喜欢光顾伎院,为了不使人认出来,就下令叫全国的老百姓都戴大帽子,把头遮起来。老百姓都说,这是“泥首包羞”啊。果不其然,后唐的军队打进来了,他还在喝酒,结果可想而知,他后来被后唐的庄宗灭了族。

唐寅题款中所说的“蜀之谣已溢耳矣,主之不挹注之,竟至滥觞。俾后想摇头之令,不无扼腕”,就是指这些事情。可见唐寅虽然有放荡不羁的名声,但就这幅画而言,他却是很替亡国之君惋惜的。这幅画明显地具有讽喻的意义,让我们在欣赏那些美轮美奂的女子时,也平添了一段历史感和对这些无辜的而且被历史忘记的宫女们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