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西方艺术鉴赏印象派德加_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

时间:2022-04-20 11:16:05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莫奈掀起户外追光的热潮,世人纷纷走进大自然去写生,感叹天地光影交错的美妙! 这时候却有一位另类的人,他不去户外,他不画风光,他只画人物,而且他专门画芭蕾舞女,因为他

莫奈掀起户外追光的热潮,世人纷纷走进大自然去写生,感叹天地光影交错的美妙!

这时候却有一位另类的人,他不去户外,他不画风光,他只画人物,而且他专门画“芭蕾舞女”,因为他就是德加!

德加一生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可以称为痴迷的舞蹈绘画者,即使德加眼睛不好了之后,改做雕塑,也是雕刻的芭蕾舞者,所以人们称他为“芭蕾画家”

在德加的画里,有两种美的结合,既是绘画艺术的光、色、构图之美,又是芭蕾艺术的张舒流畅之美,既是动态光影的艺术,又是舞动人生的艺术,把一位芭蕾舞者的最美时光,挽留在不老的青春画面,这不仅是绘画与舞蹈,而且是艺术与生命!

西方艺术鉴赏印象派德加_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

即使在今天,我们仍然总是把艺术的着眼点放在光环交错的舞台上,当大家纷纷去自然里追光写生的时候,德加却深入昏暗的舞台幕后,走进人们见不到的练功房,看到我们看不到的艺术背后…

德加是一个富N代,爷爷是富豪画家,爸爸是银行家,可以说是艺术与财富共同熏陶下长大的孩子,他在巴黎美术学院学习古典主义绘画,老师是新古典主义代表人物安格尔的学生,细腻精致唯美怡情,德加去意大利游学的时候,也遇到了祖师爷——安格尔!

八十多岁的安格尔对德加说:年青人,你要多多练习线条啊!(安格尔是素描大师,在线条画上下过很深的功夫)

西方艺术鉴赏印象派德加_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

这对德加的影响很大,他拼命练习线条画,钻研素描,研究人体结构,让德加成为了很不同的一位印象派画家,也为德加后来画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如果德加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肯定成为一个古典主义画家,跟随安格尔,却不能超越自己!

然而天意难违,德加又遇到了一位决定性的人,那就是印象派开始人——马奈!

从意大利游学回来,德加遇到了马奈,家世相仿,年龄相当,一见如故…

这里又要啰嗦几句:这些细节都是艾老师瞎编的,故事需要一些情节,是为了辅助主题的形成,不伤原则即可,同学们不要当历史正传来看,有一点浪漫主义情怀也罢…

马奈对德加说:你要多多观察世间的万物,人间的现实,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涂画!

西方艺术鉴赏印象派德加_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

逐渐马奈开始影响德加,他从画神画高层中走下来,开始观察人民的生活,画歌剧院画洗衣女工画棉花交易所…

德加这时候受到了新旧两种观念的影响,从小接受的古典主义根深蒂固,年轻飞扬的自然印象欲罢不能!他感觉非常矛盾!

再啰嗦一下,除了艾老师瞎编的故事情节,其他的内容,也都是抄袭的,起码不是原创的,只有写了“艾老师说”和括号里的才有可能是我自己的。

这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的德加——芭蕾舞女的精髓!

西方艺术鉴赏印象派德加_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

你见到的美,脱去舞鞋,都是畸形和沧桑!在新旧两种思潮冲击下的德加,除了矛盾,必然爆发出新境界!(没有爆发的就淹没在无数画者人海茫茫之中…)

德加心理的矛盾,需要一个平衡点,他选择了芭蕾舞!雕塑艺术:凝固一瞬间的最美!舞蹈艺术:流动的雕塑,每个动作和定格,都必须是最美!为了实现舞蹈艺术,演绎舞蹈的人就必须付出全部的刻苦和内心!芭蕾舞:流动雕塑的极致艺术!所以成为了德加的选择。

西方艺术鉴赏印象派德加_画了一千多幅芭蕾舞女题材的画

芭蕾舞是极致的动作美,自然也就是违反人类自然肢体的,把全身重量压在足尖…把高速的旋转竖立在舞台中间…舞者不仅是力量者,她们还是柔韧者,刚与柔的艺术结合!背后只有痛与泪的同行!

德加在芭蕾舞上找到了古典主义人体的完美,也找到了印象派观察现实的艺术!

德加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芭蕾舞台上,在学校练功房里,观察芭蕾舞女。

他画芭蕾舞女休息、练功、上台…他画出了芭蕾舞的美…

但如果德加仅仅画了芭蕾舞的美,那么他不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也不能让我们今天来欣赏他!

芭蕾舞的美,对应的是芭蕾舞的残忍!这个词语颠覆了天堂的光环,打下了现实的地狱!

现在我们感觉芭蕾舞啊!多么高雅的艺术!也是许多女孩儿梦想当中的选择,十八十九世纪却有现实背景,那时候对“职业女性”是很蔑视的,只有穷人家的女孩子才会出来卖艺谋生,芭蕾舞者也大多来自社会底层。(那时舞蹈供人消遣,不能作为艺术,是给贵族娱乐的)

这些穷苦的女孩儿要经过严格刻苦的训练,才能走上舞台表演,领取微薄的报酬。

又要讲一下“钥匙孔角度”,就是“窥探”的意思,窥探是一种单向观察,我看见你,你看不见我,是主动与被动的关系,观察者控制者观察,被观察者没有个人观察意志,甚至不知道观察。

画面从上方(二楼)俯瞰,优雅的舞女姿态万千,服装精美(花仙子),舞台幕后除了舞女,还有一个穿西装的神秘人,我们看不见他的脸,他也不知道我们在看他…

法国的文学里,把这一群芭蕾舞女称作“灯光下的小白鼠”,她们容貌妆容一致,服饰一致,舞姿一致,动作一致,只有在灯光下展示训练的结果,只有在舞台上伸展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个人意志”!

德加在更多的画面里没有给舞女清晰的面容,只塑造了最美的光和色,最美的姿态和身影,却淡化了她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