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

时间:2022-04-20 11:18:03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无论写作、摄影还是画画,都是大自然给了艺术家足够的养分,一花一木一山一河都是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张少石先生把母源的一切意会、神会,深悟、禅悟,继而升华在丹青中,洋洋

无论写作、摄影还是画画,都是大自然给了艺术家足够的养分,一花一木一山一河都是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张少石先生把母源的一切意会、神会,深悟、禅悟,继而升华在丹青中,洋洋洒洒再归于自然。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

国画之根基在于笔墨,在于对笔墨表现形式的理解,一幅画的内涵是纵向的,就像幽谷里的深潭,引导着人不断地去探讨研究。比如张少石先生写意的小鸭子,呆萌可爱到想伸手触摸,用墨简单到三两笔却又栩栩如生。不得不承认,这点张少石先生完全传承了娄师白大师的衣钵。之前看过他“百虎”“百莲”图,两“百”图之间,禅味与大自然浑然相融。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

近期,又看到张少石先生新完成的“百幅花鸟图”,我似乎感受到画家把身心投放到大自然,进而一种超自然的灵动与灵气,源源不绝地从他水墨中流出,如泻如倾。点墨之间透出的气韵带着泼辣、坚质与浩气,于此同时,画面出现的纤细线条居然能柔韧到无骨之境,很难想象,这两者之间交错,居然浑然一体。比如“秋菊图”颇有吴昌硕菊花图的风范,半墨画出来的叶脉韧度和硬度真的别具一格。同样爱菊,也许张少石先生把燕赵人的精神植入了菊魂,所以画风达到硬朗不失柔韧,大胆不失细腻之境。换而言之,这也许就是画家自身的修养与学养的呈现,可以自由抵达超现实之境。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

尤其张少石先生笔墨运筹得刚柔相济,自然烘托出的韵致,尽显于他的“百幅花鸟图”中。这“百幅花鸟图”中的小动物都只有寥寥几笔,却非常可爱传神。记得五代荆浩提出笔有四势:筋、气、骨、肉,于他的画中都有所体现。比如他画的牡丹大花头,其势大胆洒脱,花瓣厚实又不失飘逸,给人一种感觉,就是随手一抓,便是满手花香。他画的牡丹色系随季节变化有时明丽,有时庄重,用他自己的话说“艳而不拙,稚而不娇”。这也许是他个人遵循的颜色特质,丰满又富贵,无论熟知与否,只要看到花朵的颜色,便知是他的画作,尤其这种色彩与画韵已经成为别人无法复制的画境。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

所谓的画境便是中国国画之境,可入诗、入画、入神,尤其写意的形态,表达空间、时间内的万物张力无限。比如他那幅秋趣,丝瓜和萌鸭。主图四根丝瓜,图上角两个丝瓜只露“半张脸”,留出一个放大的数据空间。三只萌鸭在抢食一朵丝瓜花,那认真发力的神态、连软藤和叶子都被扯出动感,营造出声音的质感,其趣味性不言而喻。再看画面中盎然的两朵花,只有朝花才能开得那么满。所以这幅画既可以是《秋趣》也可以是《晨曲》。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

如果说大写意已经成为国画的一种潮流,那么张少石先生便传承了齐白石大师那种松散自如的风格,而且以传承者的身份在努力弘扬和突破。比如那幅《春江水暖》,紫藤花簇松散错落,在藤、花、叶之间,透着粼粼波光,波光之上是戏水的小鸭子,那种明快跃然而出。张少石先生有的作品是能熨帖灵魂的,就像若隐若现的月光熨夜色一样宁静,比如他画的莲,总带着隔世的恍惚感,给人疏离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带着淡淡忧伤和无法逾越的沉静。这种沉静和意蕴,源自一种形态,从画中溢出,在灵魂共振,深藏于“写意”派的笔法和墨法中。比如,国画中强调的留白,张少石先生的花鸟画有时却是相悖的,夸张的画面,丰满的气势和余韵藏着草木呼吸的频率,是极其热烈的、奔涌的,这是任谁都不能复制的艺术之境,因为这是画家的修心修艺之果,是独我的,唯一的。

赏张少石先生百幅花鸟图_创作的母体与根源归于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