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开放书画数据库是大势所趋_开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征程

时间:2022-04-21 08:59:30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2022壬寅年央视春晚《土地的歌》现场图 由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与科技专业教授费俊、某集体 ART+TECH设计并创作 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文化艺术界的代表委员为新时代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建

开放书画数据库是大势所趋_开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征程

2022壬寅年央视春晚《土地的歌》现场图 由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与科技专业教授费俊、“某集体 ART+TECH”设计并创作

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文化艺术界的代表委员为新时代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建言献策,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领域的方方面面,引发了广泛关注。本刊着重对建立中国传统书画数字全库、推进艺术与科技的学科升级、减免回流文物进口(境)税收这三方面提案予以关注与分析。

开放书画数据库是大势所趋

中国传统书画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但这些典藏的书画作品除极少量的历代法书、名画有出版传播外,绝大多数沉睡在各级博物馆的库房内,还未及时整理出版。为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陈洪武建议,建立“中国传统书画数字全库”,借助先进的数字化技术,让中国传统书画“活”起来,发挥其蕴含的文化艺术价值。其次,实现数字资源的交互共享,并逐步实现向社会开放,广泛传播,使公众能够在互联网上实时且便捷地欣赏、研究原作,展现中国传统书画的魅力。

目前,中国很多的出版机构、文博机构或艺术企业有各自的书画数据库,但有些只是初级的数据搭建或低水平的重复建设,既没有形成规模,也没有相互联动共享,各个机构的书画数据库就像一座座“数据孤岛”。对此,民进中央开明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原总编辑林阳对记者说,在数字化的大趋势下,书画“数据孤岛”的现象应该会有所改观,一是馆与馆之间的联网共享;二是与全社会的资源共享。“如果书画数字库达到了知识产权所要求的时限,就应该向社会公布,因为现在做这些数字库也是国家出资,所以,这不应该成为文博机构的壁垒,也不应该成为各文博机构‘据为己有’的理由。”

事实上,每到两会,艺术界不乏提议开放藏品资源的声音出现,早在2018年两会,林阳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也提交了“向公众开放我国的藏品资源”的提案,几年过去,书画数据库开放依然未果。对此,林阳认为,书画数据库的开放其实不存在难度,尤其在国家战略层面,放开是没有问题的,没有版权问题,也没有技术问题,只是有些部门还没有共享意识,有些领导没有给予重视。

有观点认为,数据库的开放会增加书画作伪现象的猖獗,但在林阳看来,数据库的开放跟作伪现象没有直接联系。“数据库不开放,也没有减少书画作伪的现象。”林阳说,如果大家把传统的古书画用于商业化,其实是非常好的事情,艺术生活化才是真正的文化传播。不要认为开放了书画数据库就损失了某些利益,也不要总是泛泛地大谈文化“走出去”,中国的传统书画如果通过某些商业方式走出国门,让外国人买单,才是真正的文化“走出去”。

眼下,国外一些知名的文博机构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2017年就对外开放了20万件藏品的37.5万张高清图片;近日,台北故宫博物院数字库在之前开放数据库的基础上,又将11万件典藏的40万张高清图片对社会开放,并不限用途,免费使用。此次开放的文物图像涵盖范围更广,且更具完整性,给文博行业带来了极大的触动和启示。这在林阳看来,国内文博行业开放书画数据库将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现实和趋势。

开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征程

近几年,随着科技、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人类的知识结构和对世界的认识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数字化已经成为今天生活的常态。在艺术领域,科技的影响和支持日益趋大,科技也成为艺术教育发展新的增长点,世界各地的科技院校纷纷加大了艺术教育的力度,并与艺术院校展开联合课题,艺术院校也积极推动数字技术、人工智能、互联网与艺术创意的融合,通过跨学科跨专业的教学方式培养新型人才。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两会中提议“加强科技艺术学科建设、推动科技艺术发展”。

不谋而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艺术创作院院长朱乐耕也观察到了科技与艺术的融合发展对学科建设的影响,他认为,未来的艺术将会走向跨界和综合,表演艺术、绘画艺术、造型艺术、媒体艺术、实体艺术、虚拟艺术等综合构成一种新的艺术场域。因此,他建议在启动“新工科、新医科、新理科和新文科”建设的同时,加上“新艺科”建设的内容。

开放书画数据库是大势所趋_开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征程

正是在这种趋势下,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与科技专业于2018年4月正式成为央美的第22个本科专业。据该专业的带头人费俊教授介绍,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与科技专业自设立以来,一直以跨学科的方式来培养学生的创意能力、技术能力和思辨能力,强调艺术与科技的实践要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跨域合作、交叉创新,产生出对各自学科都有价值的创新成果。目前,该专业包括机器人科技与艺术、智能科技与艺术、生物科技设计、数据科学与艺术四个子研究方向。“我们主要引导学生在新的自然、科技和社会环境里探索艺术与科技的创新结合,扩展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培养学生学会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而又不失幻想和生活情趣,学会激活自身探险的激情和发明的欲望,学会培养自身独特的审美素质和思辨能力。”费俊对记者说。

最近的一次由中央美术学院参与制作的大型沉浸式节目莫过于今年除夕的春节联欢晚会中,以古代名画《富春山居图》为核心创意元素打造的《忆江南》以及由原生态歌舞表演融合多媒体舞台设计的《土地的歌》。这两个节目均是科技与艺术的一次极致展现,后者更是由费俊亲自主持创制的。

天津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移动媒体艺术系成立于2014年,其前身为数字媒体艺术系的移动媒体艺术专业方向,现隶属于实验艺术专业。据该系系主任、副教授刘姝铭介绍,自建系以来,该系一直以交互艺术为切入点,强调交互艺术的创意思维和创作方法论,探索艺术、科技、媒体之间的关系。刘姝铭说,目前包括天津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移动媒体艺术系在内的国内多家美术院校也已经在探索、实践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教学和科研实践,成果斐然。

对于上文提及的两个提案,刘姝铭认为,将对中国未来的艺术教育发展和新学科的建立起到深远的引领、推动作用。“在中国过去三四十年的学科划分中,包括我在内的学院派艺术工作者都经历过这种困惑——在毕业证书上被授予文学学位。因此,将艺术从文学学科中剥离出来是智能时代背景下学科改革的必然。”未来,随着国家制度层面的赋能,科技艺术专业的发展将开启更为规范和创新性的机制和模式,也将开启更为深度的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征程。

高税负是文物回流的“拦路石”

自2008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以来,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每年的两会提案关注点都放在环境保护跟文化艺术等方面,尤其在文物艺术品进口税收的问题上,他从2013年就开始关注相关政策法规并提出提案,至今已有10年时间。今年,他再次发出了“全面减免回流文物进口(境)税收”的呼吁。

万捷在提案中指出,中国回流文物关税的现状“常规货物进口的回流文物,仍有13%的进口环节增值税和0%-6%不等的进口关税;常规行邮进境的回流文物,仍有20%的进口税(即行邮税)”,远不能满足流散文物“回家”的需要。因此,他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对文物艺术品税收政策作出调整,减免文物艺术品进口税收。

对于这一现状,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树英说:“高税负正在成为中华文物通过市场方式回流的‘拦路石’和‘高门槛’。”在欧树英的印象中,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自1992年恢复发展,30年来,拍卖行业为中华文化传播、文化传承做出了积极贡献。据不完全统计,经拍卖渠道回归的中华文物超过10万件,现存于首博的乾隆款酱地描金粉彩镂空六方套瓶,以及米芾代表作《研山铭》、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圆明园兽首国宝级文物等,都是通过拍卖渠道得以回归的。

但近年来受进境税收政策的影响,通过市场渠道回流的文物数量锐减。欧树英说,通常情况下,文物回流进关有两种渠道:一是以常规货物方式进口,除关税外需缴纳13%的进口环节增值税;二是以个人非贸易性入境方式进关,行邮税律一般为20%。如果再加上进入流通渠道的交易费用,回流文物买家的整体交易成本将接近30%,对买家带中华文物回国的积极性是很大的伤害,无形中把本可以通过市场渠道回流的文物拒之门外了。中华文物是中华民族集体不可再生的精神财富,理应区别于普通商品,得到特殊对待。

开放书画数据库是大势所趋_开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征程

欧树英指出,目前的高税负也在影响中国文物拍卖市场的国际比较优势,如降低回流文物进口税率,明确将文物纳入增值税减税或免税项目,将极大鼓舞市场信心,不仅有利于文物回流,也有利于这部分艺术品的交易、税收和市场重新转回国内,进一步巩固现有的中国文物艺术品交易市场的中心地位,对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目前受进口关税、增值税的影响,一是海外委托方不再选择到中国境内进行交易。以拍卖为例,2010年通过拍卖渠道回流文物成交81.55亿元,占整个市场20.9%的份额。此后持续下滑,到2015年,仅成交5.24亿元,为2010年的十几分之一。

二是国内文物艺术品经营机构被迫向海外转移。以拍卖为例,2012年以来,中国嘉德、保利、鼎天等一些拍卖公司先后在香港、伦敦等地设立分支机构,专门开展海外业务。这些拍卖企业每年在海外的拍卖规模超过30亿元,这也意味着内地市场流失10%以上的份额,税收流失超过1亿元。

三是境内买家资金向境外转移。由于海外文物回流渠道受阻,境内买家资金随着拍品资源转移向国际各大拍卖行、古董店,此量不计其数。目前中国买家对国外知名拍卖行的业绩贡献已经超过了20%,并仍持续增长。

四是市场比较优势下降。在进口关税方面,包括美、英、法、日、德、意、瑞、荷等国家以及中国港台地区,均对文物艺术品进口实行零关税;在进口环节海关代征税(主要是增值税、消费税)方面,英、法、德、日等发达国家,以及埃及、印度、希腊等文化遗产大国均对古物和艺术品进口环节增值税实行较大幅度的减免政策(一般为5%至7%),而美国和中国香港未设进口环节增值税。这样的政策使这些国家或地区能够吸引世界众多文化遗产,同时促进本土文物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繁荣。相比之下,国内的文物市场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和不平等地位,不但不利于国内文物市场的发展,也不利于文物保护工作的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