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时间:2022-04-22 08:59:08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空舟 沈周画过许多送别图。 65 岁这年,他再画一幅,名为《京江送别图》。此时的江南,杨柳葱郁,风光无限。所画之人吴愈,是沈周的朋友、文徵明的岳父,正赴叙州(今四川宜宾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空舟

沈周画过许多送别图。

65 岁这年,他再画一幅,名为《京江送别图》。此时的江南,杨柳葱郁,风光无限。所画之人吴愈,是沈周的朋友、文徵明的岳父,正赴叙州(今四川宜宾)任太守一职。他乘舟远去,拱手看向岸边,浩渺江水一侧,众人长揖作别。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京江送别图》局部 明代 沈周

受地理环境与高山走势所限,由东向西去,驾舟而行,历来是最佳选择。

早在南宋时期,诗人陆游就曾自山阴(今浙江绍兴)出发,跨越 1500 多公里至夔( kuí )州(今重庆奉节)赴任,这趟历时约 160 天的旅程,被详细记录在了他的名篇《入蜀记》中,而其所用交通工具,正是舟船。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京江送别图》局部 明代 沈周

远距离行舟,本不算安逸之事。好在,时人有解决之道,远行便也变成为了雅事。正如明代画家姚绶在钱选的《浮玉山居图》末所题:舟中赖此能消日,半匹溪藤意趣多。

溪藤,即是画画用的宣纸。唐宋时期,江南地区大多采用古藤造纸,因当时的古藤多是来自嵊( shèng )州附近的剡( shàn )溪,这种以古藤造出的纸,常被称作是溪藤或藤纸。所以,姚绶的题跋,道出了小舟中的文雅:舟中因为有画画用的藤纸,乐趣随即多了起来。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浮玉山居图》局部 元代 钱选

舟中画画,亦或赏画,并不鲜见。

鉴定家傅申考证,明代董其昌八次宦游,走的都是水路。水中行进,漫漫航程,带上能够记录的纸笔和可供赏阅的佳作,是最为称心的事。一来,文人可用笔墨勾画景物,二来,随着心境变化,还可展卷读画、题写画跋以作留念。董其昌于王蒙的《青卞隐居图》上端题写的“天下第一王叔明画”,恰是作于行舟之时:庚申中秋日,题于金阊( chāng )门季白丈舟中。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秋山草堂图》局部 元代 王蒙

只是,可以画画的舟,已算不得舟,而应是有一定规制的船。真正悠然于水上的小舟,常见于吴镇画中——

他笔下的《芦滩钓艇图》,分为三个部分:左侧为崖壁古树,用笔率意粗犷;中间一片留白,景色荒寂,此时,唯有一叶扁舟飘然江中,舟中渔父挂起钓竿,拨棹( zhào )归去;右侧是平衡画面的自题诗,他写道:红叶村西日影余,黄庐滩畔月痕初,轻拨棹,且归欤,挂起渔竿不钓鱼。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芦滩钓艇图 元代 吴镇

中国古代,渔父形象和渔隐的生活方式是隐逸文化的经典符号,也是象征。自蒙人南下,汉族文人仕进无门,社会地位骤降,多数选择了隐逸山野,于是,渔隐便频繁出现在了纸绢上。

只不过,吴镇的渔父,更加洒脱,他只顾一份悠然,似并不在意瘾或不瘾,正如他所写到的:轻拨棹,且归欤,挂起渔竿不钓鱼。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芦滩钓艇图》局部

明代蒋嵩也画小舟。他的《渔舟读书图》,着意刻画一种闲适——群山绕湖的湖面上,一条篷船荡漾驶来,只见钓竿斜插于船上,无人打理,船尾一人静坐读书,或已入神。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渔舟读书图 明代 蒋嵩

由来已久的小舟,庄子也曾谈及,他在《山木》篇中写过这样一则趣事:

一个人乘舟渡河,另一只小舟正要撞来。他一呼而不闻,再呼而不闻,于是破口大骂。待舟至,发现来者竟是一只空舟,于是,他所有的怒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舟送别图_小舟中的文雅

《渔舟读书图》局部

庄子接着写: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虚而今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大意是,情绪是否变化,取决于来舟之上是否有人,倘若将自己视作空舟,放低自己,虚己以游世,又有什么可以伤害到你呢。

显然,比起吴镇的渔父和蒋嵩的舟中读书,庄子的空舟,更加入世。现世中的人,正如同这江面的航行者,只是,要驾起怎样的小舟,则因人而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