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时间:2022-04-23 11:38:19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这是一代文豪曹植从京返回封地,途径洛水,所描绘洛神宓妃的绝代风貌。历代画家用自己的笔墨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佳作连连。 纵观古今有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这是一代文豪曹植从京返回封地,途径洛水,所描绘洛神宓妃的绝代风貌。历代画家用自己的笔墨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佳作连连。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纵观古今有关洛神的画作,最为出名和有代表性的还要数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带大家走进三绝神才顾恺之和他的《洛神赋图》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01

三绝神才——顾恺之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顾恺之

被洛神宓妃的美貌与《洛神赋》文字的细腻与深情打动的,除了历代文人骚客,更有东晋三绝画家顾恺之,为此他创作出了与《洛神赋》齐名的绝世名画《洛神赋图》。而这幅作品也被誉为 中国历史上第一幅“诗画一体”的历史巨作。

顾恺之(348年~409年),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无锡人也(今江苏省无锡市)。顾恺之博学多才,擅诗赋、书法,尤善绘画。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时人称之为 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顾恺之作画,意在传神,其“迁想妙得”、“以形写神”等论点,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晋书·顾恺之传》与《世说新语》所记载的有关顾恺之的为人与绘画遗事,都能感受到他“痴黠各半”的性情特征,他的画论中说“凡画:人最难”,他的艺术思想内核是对人与人性情精神的高度关注,从其画作《洛神赋图》等一系列画作中便可见一斑。以顾恺之为代表的魏晋画家,也多同他一般为性情中人。以性情为人,以性情作画,乃顾恺之及魏晋时期风流人物们的生活与艺术追求。

其被流传下来的绘画摹本有三: 《女史箴图》《列女仁智图》《洛神赋图》。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女史箴图》(唐摹本)(局部)

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列女仁智图》(南宋摹本)(局部)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洛神赋图》(宋摹本)绢本设色

宽27厘米 长573厘米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02

情为何物——

《洛神赋图》的整体布局与艺术手法

经营宏阔 跌宕起伏

《洛神赋图》的成功与其匠心独具的整体布局密不可分。其跌宕起伏的整体布局表现在一明一暗两条线索上, 一是画面形象的高下措置、左右铺排,为“视觉”明线;二是画面气氛的张弛处理,为“心理”暗线。双线相辅相成,打破了平面经营的单调,使观众在二维的视觉空间里营造多维的心理空间感受。

其次《洛神赋图》画面布置洛神、曹植、侍从、山石、云水、器具、飞鸟、瑞兽等众多形象,从画面上我们可以体会到中国画当时的构图不是焦点透视,而是连绵不绝的散点透视方式,在形象安排上疏密有致,迂回曲折,同时通过画面丰富复杂的气氛,营造了作品的感染力。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洛神与曹植相恋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众神相庆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仙凡相别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曹植彻夜思念洛神

置景有度 主题突出

《洛神赋图》画面主要 用线造型,全幅作品共61个人物。画中人物在不同时空自然交替、重叠、变换,曹植雍容儒雅的风度和洛神飘逸飞动的神采均描绘得十分精彩。曹植气宇轩昂、身着华服,身体微张拦住身后随从,目不转睛地看着衣裙飘飘的美丽洛神,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惊喜与期待。其他神话人物、侍臣也各得其所。画面上的衬景山石云水等丰富而完整,起到了分割并联系各段落的作用。其 “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的古拙装饰效果,反而突出了主题人物的神情风采,烘托出梦幻般的神话氛围。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曹植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洛神

虚实相生 形散神聚

虚与实是绘画创作不能回避的重要问题之一。 《洛神赋图》中虚与实的处理主要通过画面巧妙的造型、“布白”及人物的“悟对通神”的匠心经营而实现其适当留出了“天地”之位,即认识到“空白”在画中的意义,打破了整体布局上的充塞拥挤。

根据情节的不同,《洛神赋图》有的片段强调“实”,有的片段强调“虚”。如画卷开首描绘的“车殆马烦”的片段,是近距离的特写,详细刻画了马夫与马匹的不同情状,山石、平坡和树木交代的都十分清晰,“空白”很少。这样近距离的处理方式,有利于将人物及马匹的神情、动作表现得淋漓尽致,给予观者身临其境之感。而画面中描写曹植与洛神含情脉脉,相互对视,欲言又止的情形时,为表现其场景的平静,作者在曹植及侍从身后只是稀疏地画了几株直立的树木,占据极小的空间,绝大部分是“空白”,这便是“虚”。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车殆马烦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曹植和洛神相遇于洛水畔

超越时空 意境玄远

《洛神赋图》画面把人物形象与仙境般的山水风物融为一体, 营造了一种虚无缥缈、意境玄远的艺术境界。这在布局上通过对时空的超越得以实现。把人、神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艺术重塑。并且大胆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把赋文中描写的故事情节发展的全过程,能动地安排在一幅长卷画面之中,相对独立又能连续。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洛神离去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曹植离开洛水

03

画由心生

《洛神赋图》对《洛神赋》的移借,将抽象之文字转而为形象之画作,我们不仅仅将其理解为题材内容的选择,也应将曹植寄托在《洛神赋》中的爱慕深切体味,这是对女性之美与男女之情一次最为动人的迷醉。顾恺之在曹植文学的启迪下,进一步把这种性情偏爱延续到艺术作画,使洛神美貌展现于画卷之中,虽然洛神只是一个以幻想的神灵形式的存在,但是在神灵幻境与人间气息的交织中,体现着那个时代艺术越发明朗的审美理性,洛神也不愧为艺术史上一个蕴含独特的意象。

事实上,从顾恺之名声大噪的 《维摩诘菩萨像》背后的悲天悯人与年少的意气风发,到殷仲堪门下所作 《女史箴图卷》背后的世俗权谋与内心的挣扎,到桓玄门下所作 《洛神赋图》背后的人神之恋与平素的装疯卖傻,再到最后几年他终于退出红尘之争,选择浪迹天涯。我们相信,虎头顾恺之的“痴黠各半”性情在年少时是单纯的可爱与灵动,但在他后半生的经历中,这份“痴”便是在污浊波涛中为了能够留存初心,紧握画笔的抗争与无奈。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临摹壁画《维摩诘像》

历代画家用笔墨画下洛神图_留下了曹植日思夜想的洛神

顾恺之画像

“子健文中俊,长康画里雄”,乾隆皇帝在故宫本《洛神赋图》上的题词,将摹本的底本确认为顾恺之所作,并且含蓄地概括了一代“文俊”之《洛神赋》与一代“画雄”之《洛神赋图》间深刻关联的审美意趣,正是这番审美共识促成了那个时代的洛神迷醉。

曹植文笔下与顾恺之画笔下的洛神,即便跨越千年,依然光彩夺目,美丽动人。“洛神”是令人迷醉的女神形象,那是冲破时间与空间的美,是具有独创性的美。让我们跟随宝山 · 尚美e述,接近美、欣赏美、涵养“美丽心灵”, 探索更多文化与艺术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