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时间:2022-04-30 13:26:21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曾国藩《看云归岫草堂》 斋号 斋号,中国有识文风雅之士将其书斋所取名号,常常也成为书斋主人的代称。而除了斋字,古人书房取名还有用堂、室、屋、楼、馆、阁、轩、舍、居、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曾国藩《看云归岫草堂》斋号斋号,中国有识文风雅之士将其书斋所取名号,常常也成为书斋主人的代称。而除了“斋”字,古人书房取名还有用堂、室、屋、楼、馆、阁、轩、舍、居、洞、庐、庵、簃亭、山房等等。斋号多是古代学富五车的文人雅士标示自己做人作文的追求的形象化符号,从斋号就可以领略其不同于别人的个性化心境和情趣。而在当下,名家斋号已经大热,藏家对于斋号的热衷度持续上升。2015年某拍卖公司春拍,李可染《九藤书屋》四字为代表,成交价高达391万元,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去年,伊秉绶《遂性草堂》创造了斋号拍卖的最高价纪录,估价仅为80-120万元,但最终成交价高达2300万元。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李可染《九藤书屋》 成交价:391万元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伊秉绶《遂性草堂》 成交价:2300万元为什么最近两年会再次出现斋号热的现象,最主要的原因则是随着当下的收藏热,尤其是人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以及理解越来越深,对于斋号这种比较传统的中国收藏家的追求,自然会出现这个热潮。其次,对于现在做收藏的人来讲,如果若干年后,希望把自己的收藏品进行展览和展示,那么显而易见的是,有一个比较雅致的斋号作为标题,肯定比某某人的收藏要更加的雅气。而对于书画收藏圈来讲,把斋号发挥到极致的当属是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在张伯驹定印的《丛碧藏画录》一书中,上面记载了他在漫长生涯中收集的藏品:展子虔的《游春图》、陆机的《平复帖》、李白的《上阳台帖》、杜牧的《张好好诗》、范仲淹的《道服赞》等等,而几乎每收藏一件这样的精品,先生就会新生一个名字,如游春主人、平复堂主、好好先生等,他还把画室称作“平复堂”,将客厅称为“吟碧馆”,将宅园称做“展春园”。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部分斋号成交记录进入到今天,我们也经常发现,经营书画交易或者是收藏书画的人,都会有一个所谓的斋号,一则来源为寻找和自己收藏或是经营相符的古人斋号,二则是请求当代的书法或者是书画大家,甚至是文化名人,为自己题写相应的斋号。无论是两者之中的任何一种方式,斋号中都承载者个人的收藏体系,以及文化背景,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些“斋号”比所谓的励志题字更加的厚重,反应在市场价格上也是相对比较贵,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斋号中所蕴涵的“文化价值”。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邓石如书【是清风明月之庐】“斋号”做为一个中国的传统文化现象,这样的一个“斋号热”其实背后蕴含的是中国收藏力量的壮大,建立收藏体系也好,附庸风雅也罢,都丝毫不影响藏家们对于斋号的热情,下一个“九藤书屋”或是 “通古斋”出来之时,还将会有“一字千金”的争夺。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何绍基书【爱莲堂】斋号:一部妙趣横生的中国文人思想史古往今来,大凡文人墨客都要给自己的书房、画室起个雅名,亦谓之“斋号”。斋号的取名,既反映主人的个性与品性,又关联主人的寄情与爱好。一些治学大家的斋号,往往也是后人识别其本人的别称。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主人在命名前,要对斋名内容的雅与俗、深与浅、简与繁、稳与浮作反复推敲。寥寥几字,意义深邃。斋号形式

一、依傍景观即以居室书斋所处自然环境或人文景观为题示,标榜使用室名者澹泊名利、寄情山水的闲适意趣,通常是一个字如亭、馆、楼、阁等,也有两个字如山庄、草堂、山房、精舍等。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蒲松龄书房“聊斋”据史料记载,斋号起源晋唐,盛行明清,至今历传不衰。我们把书房称为书斋,是因为“斋”本义是斋戒的意思。古人认为读书是件清心凝神的事,该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因而书房以多“斋”命名。如王安石的“昭文斋”、刘鹗的“抱残守阙斋”、周作人的 “苦雨斋”。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伊秉绶书【放怀堂】堂,许慎《说文解字》:“堂,殿也。”其特征是高大、宽敞、明亮,所以文人学者起斋名用“堂”者颇多。也有种说法,“堂”有学堂之意,书斋名里头带着“堂”的,有不少是在里面教学生的。敢以“堂”为名,自然是大方之家,兼有老师的身份了。如纪晓岚的“阅微草堂”、张大千的“大风堂”等。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伊秉绶书【柘庵】阁,原本指置放物品的架子,宫廷里收藏图书,便以“阁”为宫之名,藏书家所造的楼也用“阁”命名。“阁”因此也就有了“楼”的意思。如唐伯虎的“魁星阁”、刘海粟的“存天阁”、吴青霞的“篆香阁”等等。

名家题写斋号欣赏_名副其实的一字千金

伊秉绶书【荷香馆】轩轩,从车旁,原指有帷幕的车子。由其形引申为有窗户的长廊或小屋。如归有光的“项脊轩”、辛弃疾的“稼轩”。柳宗元的“西轩”。

伊秉绶书【仲轩】居,是居住的意思,书斋乃是文士生活起居的中心,因而文人书房不乏用“居”。如叶圣陶的“未厌居”、启功的“坚净居”等。

伊秉绶书【友多闻斋】屋,本义是古代半地下穴居的顶部,汉代起引申为房屋。文人书房用“屋”“书屋”命名,平实朴素,自有韵味。如郑板桥的“青藤书屋”、夏丏尊的“平屋”、毛泽东的“菊香书屋”等。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如洞、舍、庐、亭、庵、簃、庋、牖、廛、榭、园、岩、巢、村、蓬、窝等等。

伊秉绶书【梅华草堂】二、特殊含义很多名家的斋号不只是依傍景观,而还具有特殊的含义,例如自己在哪一季节所生,家庭所给人的感觉,自己所偏爱的风格等等。这一类斋号则比较耐人寻味。

何绍基书【淡香书屋】三、带有名字有一些名家的斋号则带有自己名字中的一个字,象征独一无二的斋号,给人一种量身定做之感。斋号类型

赵之谦书【小脉望馆】一、述世类,以记述家世、身世为题。七君子之一的沈钧儒出生在一个七代藏石世家,一身与石交友,诗曰“掇拾满吾居,安然伴石眠”,取“与石居”斋名,以表述其终身爱石玩石藏石之石缘。晋代诗人陶渊明别号五柳先生,其后裔自明代从江西浔阳迁居镇江演军巷,凭“络丝”手工劳动逐步发展成江绸业巨擘,遂取“五柳堂”斋名,以示对先祖的承袭和敬仰。

伊秉绶书【爱日吟庐】二、述志类,以表述志向、志愿为题。画家李可染早在上世纪40年代抗战期间,寄居重庆金刚坡乡下,他在观牛画牛中,被牛的勤劳和献身精神所感动,解放后他将自己的画室取名“师牛堂”,终身以画牛为乐,以“俯首甘为孺子牛”为鉴。津门书法家龚望一身正气,无视社会俗套,不愿做牵强附会之事,以明末清初有识之士傅山《作字示儿孙》中的论书句“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率真毋安排”为座右铭,将自己的书房取名“四宁草堂”,把汉字书写法则引入做人准则,一语双关,维妙微肖。

伊秉绶书【千章百研之斋】三、述理类,以表述道理、哲理为题。清代大学士纪晓岚满腹经纶,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民间疾苦,他的博学和品德,深受皇臣及民众的敬仰和爱戴。可他却为书房取了个不起眼的斋号——“阅微草堂”,告诫自己也告慰他人,要多看小的东西,小中见大,阅微而知著。

伊秉绶书【长生长乐之居】四、述事类,以表述事业、事迹为题。著名词作家乔羽的 “可以居”,乍看乍听似懂非懂,一经介绍可敬可佩。个中缘由是:有很多人带着自己新创作的歌词登门求教,来访者既有新朋故友,又有慕名而来,乔先生一视同仁给予热情接待,但在阅看后的答复却是相同的两字——“可以”。创作一首歌词本身已花费很多心血,“可以”能给人振奋而继续努力,“不可以”能让人心灰而失去信心。

何绍基书【题襟馆】五、述趣类,以表述兴趣、逗趣为题。装帧艺术家吴寿松取鲁迅小说中“三味书屋”的谐音“三未书屋”为斋号,每当他人问及其意时,吴先生总是笑呵呵地答曰“党未入、官未做、财未发”,其中隐匿了斋主人生仕途中经历的多少辛酸故事,可让旁听者在捧腹一笑之余浮想联翩。

吴让之书【醉竹山房】六、述情类,以表述情怀、情感为题。电影艺术家黄宗江的“书有三窝却无斋”,其意为:房有三居,居居有书,虽无斋号,阅读不虚。表达的是爱藏书爱读书情怀。

吴昌硕书【小花园】七、述心类,以表述心态、心绪为题。世间的喜怒哀乐同样会在文人墨客中反映,文人可借书斋一偶,用斋号代言,抒发心中愉悦,宣泄胸中积郁。林语堂既受儒家“有为”的思想影响,又欣赏道家“无为”的哲理,其生活态度坚持“有为”,但往往也有“不为”事,遂取“有不为斋”作斋号,以表白扼守孟子“唯有不为者始有所为”的心态。

吴昌硕书【雪庐】八、述景类,以表述景色、景致为题。这类斋号无修饰,或以周边的山、水、桥、亭等风景取名,或以室内外的石、树、花、鸟等实景取名,师造化而自然天成。南宋词人辛弃疾在上饶郡城外兴建寓所,其书房旁边是大片农田,乃以“临庄稼”之自然景致 “稼轩”为斋号。

赵之谦书【兆双爵室】

何绍基书【枕湖草堂】

伊秉绶书【劝耕课读室】

伊秉绶书【校文讲艺之斋】

伊秉绶书【昨叶书堂】

赵之谦书【安愚守约之斋】

吴让之书【郑斋】

莫友芝书【学耐烦斋】

何绍基书【迦兰陀室】

徐三庚书【菖蒲寿石斋】

曾国藩书【愿花长好月长圆人长寿之斋】

张之洞书【清竹堂】

林则徐书【古砚楼】

左宗棠书【修古斋】

杨岘书【宾鸿馆】

曾熙书【吟缶庐】

张伯英书【德风堂】

吴昌硕书【詠陔庐】

康有为书【梅花草堂】

郑孝胥书【自青榭】

于右任书【爱吾庐】

黄宾虹书【百一砚斋】

齐白石书【苦蜜斋】

张大千书【慕泱泱斋】

沈尹默书【采芝斋】

刘海粟书【若墅堂】

谭泽闿书【养花草堂】

马一浮书【有不为斋】

袁克文书【有余闲室】

章太炎书【双棠馆】

溥儒书【静娱楼】

黄君璧书【云山草堂】

王福厂书【凡将斋】

邓尔疋书【怀旧斋】

金梁书【万佛楼】

徐生翁书【石榴松围轩】

谢无量书【岩颠搜真斋】

吴湖帆书【湘瑟楼】

谢稚柳书【花影楼】

丰子恺书【新桐斋】

李可染书【快哉亭】

李苦禅书【问月楼】

唐云书【宜雨楼】

林散之书【采云轩】

沙孟海书【大明堂】

沈延毅书【集锦斋】

赵冷月书【癖石斋】

沈鹏书【拾芥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