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时间:2022-05-03 16:10:16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宋朝苏唐青的篆书《醉翁亭记》写于1062年。 石碑原为滁州。元朝末年被战争破坏的石碑被倒塌的房屋所覆盖。明朝洪志十年(1479年),费县知事杨辉在县衙门院挖了石碑,并在额头左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朝苏唐青的篆书《醉翁亭记》写于1062年。

石碑原为滁州。元朝末年被战争破坏的石碑被倒塌的房屋所覆盖。明朝洪志十年(1479年),费县知事杨辉在县衙门院挖了石碑,并在额头左侧写了几行后记。清代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费县知事李峰又在右边写了一篇后记。这是石家庄博物馆的藏品。这幅画来自石家庄博物馆收藏的碑文鉴赏。

释文: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大宋嘉祐七年冬十月庚寅,苏唐卿上石于费之县斋,镌沓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

宋代苏唐卿篆书《醉翁亭记》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