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刘一闻书法美学风范赏析

时间:2022-05-03 19:32:50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当代海派代表人物刘一文的书法,在当代书法界创造了独特的审美符号,形成了自己的审美风格。要解读刘一文书法美学风格的内涵,我们必须回到当下,找到它的源头 在刘一文的自我

刘一闻书法美学风范赏析

  当代海派代表人物刘一文的书法,在当代书法界创造了独特的审美符号,形成了自己的审美风格。要解读刘一文书法美学风格的内涵,我们必须回到当下,找到它的源头

  在刘一文的自我介绍中,他简单地提到了“幼受庭训”就这短短四个字,这些看似简单的词包含着他深刻的“遗传密码”,这浓缩了他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是他的文化根源所在

  一个可以在“宫廷”中训练的人,一代汉学大师王献唐也,以及刘一闻的祖父。王献唐是一位金石学家、古文字学家、图书管理员和版本编目员。历任山东省图书馆、山东省博物馆馆长。他以勤奋读书和严谨的学识而闻名。他技艺精湛,作品丰富。著有《国史金石志稿》、《炎黄氏族文化考》等50余部著作。他在考古学、古文字学和金石学方面有很大的影响

  在王献唐的影响下,刘一文的家庭背景自然深厚。此外,作为上海博物馆的研究员,他长期从事古籍研究,耳染目濡之下,为古代文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长期的磨砺中完成了自己的文化储备。作为金石学大师,王献唐丰富的金石学风格自然影响了刘一文。刘一闻热爱金石学,研究金石学和石刻金石学。他开始在篆刻方面脱颖而出,成为当代印刷业的中坚力量。后来,他继承了书法和绘画,最终实现了中国传统文人书画印刷的“三位一体”范式。这一切都是自然的

  评论家曹培勇说,刘一闻的书法、绘画和印刷是“三位一体”。的确,他的书法、绘画和印刷是一脉相承的,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刘一闻的篆刻、书法和绘画深深植根于象形文字艺术的精髓,充分发挥了象形文字艺术的优势。尤其是在书法方面,刘一闻以三元统一、三元融合的古雅,形成了独特的审美风格,在书法界处于领先地位。

艺术风格是由多种因素构成的。从刘一闻的书法美学风格来看,其构成要素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汉简的立本体现了端庄、轻松的姿态之美。刘亦雯的书法有创新,但这种创新不是对传统美学的颠覆,而是对传统美学的延续和提升

  汉简作为汉代早期的汉隶,是从实用中诞生的,与东汉时期人们熟悉的“六碑”有很大的不同。波磔初露,篆韵犹存,风格舒展而不方阔,笔法自然而不做作,笔法更为有力。同时,它保留了印章的朴素和古老精神。刘一闻的书法在结构上似乎是“礼”而不是“礼”,因为它借鉴了汉简的风格,特别是吸收了西汉初居延竹简的美学风格,继承了汉简稳定、凝重、宽松的结构。同时,由于它诞生于汉简,在端庄清逸的外观美上也展现出古老的魅力,使古老的李脉韵渗透到当代书法世界

  刀法入书,充满了铿锵有力的骨美。人有骨感美,语言也有骨感美。骨貌之美就是文字的骨貌之美。将篆刻之风转向书法,将金石之美转化为书法之美,是刘一闻书法艺术的核心审美特征。活力之美源于他对金石的深刻造诣。几十年来,他的耳朵和眼睛一直沉浸在王贤研究唐代金石的浓厚氛围中。刘一文对金石有着天然的情感和天赋,这种天然的情感和天赋必然会催生出一位著名的篆刻家。作为当代著名的篆刻家,刘一文数十年的金石功夫自然汇聚在画笔的末端,而脆弱的画笔也必须展现出一把锋利的利刃。每一笔都像一把钢刀一样雕刻,带有清晰的凿痕,尤其是在横、捺两画的末端。隶书的波磔变化了,如钢凿直入深嵌,仿佛听到了金石的叮当声,见证了碎石爆裂后留下的简单而深刻的凹痕。对刘一文用笔过程的详细考察表明,他的侧前方转向了中前方。他的笔很轻,像一个竹尖,柔软而优雅;这支笔很重,像一把钢制凿子,碎石头飞了起来。凿痕深嵌,坚固而深沉,满是纸、金、石。有些汉字显然借鉴了甲骨文和金文的笔画,保持了先秦刀法的简朴和古老感。例如,可以看到草、鱼、山和月亮的特征。金石雄浑的气势构成了刘一闻书法的骨感美

刘一闻书法美学风范赏析

  竹书造型成书,充满了帅气与优雅的气质之美。书画同根,象形美是汉字美最基本的特征。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刘一闻的书法再次聚焦于汉字的象形美。在自然界的植物中,竹子以其形状美、魅力美和个性美一直受到学者们的喜爱。他和以前的圣人有同样的感情。刘一闻也喜欢竹子。他在自己的创作基地种了一根竹子。他从早到晚都在观察它,晚上就把它弄明白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仅心中有一根竹子,而且把竹子当成了自己。他不知道我是变成了竹子还是竹子变成了我,就像庄胜孟的蝴蝶一样。在长期的推测中,竹子的形状和魅力被融入到胸膛中,刀锋和笔尖被注入胸膛并洒在纸上。特别是,它是水平的和略读的,笔被放在许多侧面。墨色淡雅,干白如画,形似竹叶,质感明快,韵味清新;笔直,多中心,硬而实,墨浓,中外笔直,形似竹竿,纤细挺拔,端庄挺拔。看着刘亦雯的书法,我只觉得里面满是纸画,竹姿玉立,竹风潇洒,竹韵四溢。清秀典雅的竹子已成为刘艺文书法独特的审美象征

  行草穿插,营造出起伏的韵律美。自金文以来,中国书法一直注重节奏美。汉代简化书法更注重书写节奏的变化。书法家似乎在繁重的文书工作中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拖笔构成了构图的韵律美,为书法的布局开创了先例。从那时起,历代书法家都在探索构图之美

  乍一看,刘一闻的文字像楷书,笔直稳重,总体上端庄优美。然而,当读者看得更广时,他们会发现中间部分是奇怪的,令人兴奋的。在挺拔而平稳的节奏中,它们时而呼啸而上,时而逆风而下,时而优雅而柔和,时而急促而缓慢,时而开放而封闭,时而刚柔,形成涨落的潮流。整章有很强的节奏感。例如,有竖钩和竖钩的文字往往一笔勾销,就像瀑布和九条天带一样,气势奔放,使整体布局紧凑、开合

  美是辩证的。面对刘一闻的对立统一定律,我们不妨暂时跳出来,做出一些有偏见的假设,以便更好地理解他的审美思辨的深刻性和机智性

  如果只有金石的雄浑之美,就会显得枯燥而坚硬,过于骨瘦如柴。与坚硬的黄金和石头相比,竹子柔软而美丽,美丽而英俊。将竹子的形状融入字体,在雄浑的金石上添加竹子的美丽和优雅,会产生刚柔结合的效果

  如果只有雄浑的美,那将是肤浅的,就像经历过世界的英俊年轻人一样。虽然它们阳光明媚、英俊潇洒,但却缺乏深度和厚度。刘一文借助侧边笔,用浅色墨水,形成了枯萎的白色,产生了汉砖的沧桑、朴素和厚重。仔细看它凋零洁白的地方,它看起来像汉代砖块上的纹理。历史的沧桑感在纸上栩栩如生,厚度加倍。尤其是《行书苏轼水调歌头词册》表现了汉砖的朴素与沧桑

  如果只是结构的端庄与舒展,就会显得单调、僵硬与正式。当人们的审美趋向多元化时,单一的风格就不能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因此,刘一闻大胆借鉴篆书、行书、草书的书写风格,化为己用,为我所用。他实现了庄与谐的结合,灵动、灵活、多变、富于情趣,表现出和谐之美和恣意之美。

刘一闻书法之美是辩证思维的结果。他集刀法、书法、绘画于一体,使汉简的舒展凝重、石石之坚、青竹之飘逸、水墨画之沧桑、跑草之灵动融于一炉。二者相辅相成,讲究阴阳调和,对立统一,与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不谋而合,故各有风格。正如曹沛勇所说,“刚柔并济,美与美相宜,雅俗共赏。”

看刘一闻的书法,在享受视觉之美的同时,似乎也能享受听觉和嗅觉之美。仔细听,有坚硬的毛笔纸的沙沙声,有微风吹竹的沙沙声,还有石头石头的叮当声。仔细闻,有斑驳钟鼎的锈迹味,有汉简出土的烂泥味,有新竹的清香味。

夜深人静时,观察刘一闻的书法,是与自然、与古人、与中国几千年的美学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