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时间:2022-05-04 14:28:29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赠张大同卷跋尾(局部) 宋 黄庭坚 清明节到了,春和景明,花草萌动。春暖花开的时候,趁着清明节假期,我们可以发短信邀请朋友去郊游野餐。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我们也可以轻松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赠张大同卷跋尾(局部) 宋 黄庭坚

清明节到了,春和景明,花草萌动。春暖花开的时候,趁着清明节假期,我们可以发短信邀请朋友去郊游野餐。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我们也可以轻松地去各地找机票或高铁票。即使不出门,也可以在朋友圈欣赏春季摄影大赛 ……在信息和交通欠发达的古代,人们如何消遣春天?从古代书法碑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古人的春景。

【尽享春日】

  寒冬褪去,春暖花开时节,蛰伏了一个冬季的古人尽享春日时光自是必不可少。

  说到春天尽情享受的人,东晋的王羲之是不可避免的。在“暮春之初”的季节,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天气里,我和朋友们在山峦起伏,茂林修竹的地方流水。喝酒时,我写了《兰亭序》。几千年后,我仍然被认为是“天下第一行书”。虽然没有照片和图像保留,但王羲之和朋友聚会的热闹仍然可以通过文字让今天的人仿佛身临其境,同情王羲之相信可乐的心情,高呼生活的快乐!

  与王羲之与朋友聚会不同,宋代陆游选择在嘉泰四年(1204年)的春天在家里泼墨,最近写了八首诗——《自书诗卷》。陆游在写《自书诗卷》的时候已经80岁了,退休了。这个时候陆游很轻松,所以创作的时候笔随意出来,自然流畅。从《自书诗卷》中,我们可以看到陆游诗人气质和书家风格的高度统一—无论是用笔、结字还是布白,都与它的诗融为一体。因此,陆游的春天取得了一幅优秀的诗书作品。

  春节期间,苏轼心情很好。正月初二,他二天,他很高兴给他的朋友陈发了一封信,也就是《新岁展庆帖》信中充满了对春天和朋友们玩耍的期待。苏轼在信中说,上元节后,另一位朋友来了,邀请陈来一起玩,并一个接一个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他的紧急情绪跳到了纸上。转眼间,苏轼想起了那个时候可能有事要忙。不幸的是,他告诉陈毅,他可能不能一起去参加元宵节的元宵节。从上元开始,他还没有完成工作。石不能出来,也不能陪夜游。。这时,苏轼似乎想和朋友出去玩,但被迫先完成作业。除了在信中见面一起玩,他还说了很多关于与朋友交流有趣物品的事情。苏轼真是个有趣的人。即使苏轼写信时一切都很繁琐,他也说了很多闲暇,冗余原谅;即使他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苏轼仍然不愿放下笔,继续问八卦和作者,笔者认为苏轼实在是个可爱的孩子。我真的不用八卦来安慰他。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史晨碑(局部) 东汉

故宫博物院藏

【春天之纪】

  春秋两季的大祭在古代祭祀制度中极为重要。古人常常在春天立碑,以配合大祭。

  汉碑《史晨碑》讲述了建宁年间的春祭。建宁元年(168年),河南人史晨从越骑校尉改为鲁相。他认为孔子是天地生下的圣人,所以到任鲁地后,他选择了吉祥的日子来拜访孔子的老房子。春祭期间,史晨发现当地没有为孔子设立公费祭祀制度。他认为这是对孔子的不尊重,他担心睡不着觉,睡不着觉(不安,睡不着觉)。因此,在春祭期间,史晨参照天子礼辟雍、祭谷神的制度,向尚书奏请在孔屋公费祭祀。在上级批准资金之前,史晨先自出资金为孔子举行祭祀仪式。祭祀仪式上,国家和县员冗员无大小,空府耗尽寺庙,咸卑观赏。根据碑文,仪式上各种乐器与六律节奏和谐演奏。人们举起酒杯祈祷祝福,整天沉浸在欢乐之中。这一幕庄严和谐,官民上下都感受到了上天的祝福。世人将《史晨瑛的纪念碑》作为刻石纪念碑和史晨瑛的纪念碑,也被称为《史晨瑛的纪念碑》。

  东汉灵帝中平三年(186年)惊蛰季节,一位名叫孙兴的石匠忙着收到刻石的订单——阳气在天地上行走时,曾经造福于谷城(今山东平阴县西南东阿镇)的谷城县长张迁换任其他地方后,谷城的老官员筹集资金为他建立了一座功德碑,出租人孙兴,出版石头,展示后昆。这座纪念碑被后人称为张迁纪念碑。谷城县长张迁是什么?他居然吸引人们为他建立纪念碑?碑文介绍说,每年春天养蚕的时候,他四门不关,勤于政务;年底年初,他假释囚犯回家过年。每年8月征收人民税,不打扰村民。他经常在农村巡视,慰问老人。在他的治理下,谷城县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即使农民把犁锄和谷物留在田野里,也没关系。可见,难怪这个县长能受到人们的喜爱。这种行为值得纪念。现在我们不知道碑文作者为什么,也看不到碑文的原貌,但我不得不知道墨迹的原貌。但我不得不得不得不说,石匠孙兴为后世留下了一部好作品。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从古人的书法碑帖中窥探古时春景

新岁展庆帖(局部) 宋 苏轼

故宫博物院藏

【春愁】

  俗话说几个家庭快乐,几个家庭悲伤,正如鲁迅所说,人类的悲伤和欢乐是不相通的。古人的春天也有人快乐,有人悲伤。

  前面提到的苏轼在春初对春天充满了期待,但也写在宋元丰五年(1082年)的《黄州寒食诗卷》表明,糟糕的情况让苏轼今年春天大部分时间都不开心。在黄州的第三个冷食节,苏轼在《黄州寒食诗卷》中叹了口气,年年珍惜春天,但毕竟是春天不可惜。今年春天雨水泛滥。两月之间,秋风萧瑟,天气寒冷。苏轼甚至怀疑创造之神偷偷换了春天。苏轼的心情极其灰暗和无聊。他直言不讳地说,他就像一个生病的青少年。当他生病的时候,他的头发估计是白色的。屋外春江水涨,靠近家门,以至于小屋如渔船,蒙蒙水云;苏轼想热一下,把剩菜填饱肚子,却只能破炉烧湿芦苇。后来,他想起这是寒食节,更不用说点火了……这次真是第一个愁字。

  宋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三十,黄庭坚的侄子张大同整理行装,要求黄庭坚写书。然而,当时黄庭坚身体不适,然后找了一天闲暇时间写了一本书。现在书已经丢了,但是黄庭坚的一些情况可以通过留存的《赠张大同卷跋尾》来了解。当时黄庭坚已经从黔南迁到博道(今四川省宜宾市)三年了。他住在一个村庄旁边,住在蓬草建造的房子里。田鼠经常出没在他周围。即使生活条件简单,黄庭坚还是安慰自己:至于风日晴暖,策杖帮助他。想必黄庭坚也知道这只是他自己的心理安慰,想想他已经56岁了,因为他的腿已经生病了,看到客人的礼物和脚已经很难了。当天气温暖时,他用拐杖支撑着疾病,平静地走在山川之间。黄庭坚认为他不会输给别人。想必,黄庭坚也知道这只是他自己的心理安慰,想想他已经56岁了,因为他的腿已经生病了,看到客人的礼物和脚已经很难了,他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暴露出了他心情。

  苏轼和黄庭坚并不孤单,有些人也处于春天的悲痛之中——北宋隐逸诗人林布的诗《自书诗卷》和《春日斋中偶成》写道:秋海棠死了,东风变成了柴火。宋代书法家蔡襄的《入春帖》写道:这几天气候阴晴不平,安全不平,贵人也平宁。襄阳的房间是吉安的,冬天很冷,出入感冒。(积累)很难支持各种疾病的攻击。赵孟复的《俗尘帖》写道: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里,我几乎负担不起。我得鲍军调理一下,就像一个小差异。然而,我没有恢复正常,我很担心春天的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