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书法“美育”,“审美居先”而非“技能居先” 访中国文联副主席

时间:2022-05-04 21:18:45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从1911年底到庚子春夏,中国文学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协会副主席陈振濂致力于学术研究,埋头案卷,致力于书法审美教育的学术研究。据他介绍,在书法美学、书法审美教育思想启

从1911年底到庚子春夏,中国文学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协会副主席陈振濂致力于学术研究,埋头案卷,致力于书法审美教育的学术研究。据他介绍,在书法美学、书法审美教育思想启蒙等工作、论文及相关课程的基础上,他完成了书法审美教育、书法审美教育学科界限、重建书法审美教育艺术基础、书法美道教、书法审美教育技能·知识·《审美第一》、《审美教育》视角下的书法技术新思维》等多篇关于书法审美教育的学术论文,论证了写作文化技能与书法艺术审美教育的关系,并明确指出,在当今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书法学习的基础主要在于审美教育,而不仅仅是我们过去习惯理解的写作技能。我认为审美教育的倡导是一个时代的书法责任。陈振濂说。 关注关键大多数 关于书法审美教育研究的起源,在中国美术学院和浙江大学多年致力于高等书法教育经验,近年来,他开始将研究触角扩展到社会,也帮助启动书法教师蒲公英公益培训项目,在互联网时代、语音视频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书法实践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急剧下降。所以很多年前,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能借助蒲公英创造一种新的模式,不再局限于学习文化,而是让它立足于学习艺术,使中小学的书法课与音乐、艺术和舞蹈课并列,形成一个新的立场吗?此外,在中小学学生的成长过程中,书法课应该属于审美教育课程而不是智力教育课程吗? 在进一步的教学和思考中,陈振濂提出了审美第一而不是技能第一的明确立场和明确呼吁:如果从审美教育开始,从广阔、美丽的古代经典开始,诱发中小学生生动有趣的审美需求,引导他们每天兴趣,通过书法学习不断提高他们的审美兴趣和品味风格,也不可避免地因为汉字学习和中国传统文化学习。‘学习文化’的阶段已经过去,当务之急是学习‘美’——汉字的美;它连接文明、文化、文史,沉浸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生活兴趣中,以审美而不是功能,帮助我们每个人增加学习成就感,体现自己聪明才智的幸福感。陈振濂说。 同时,陈振濂发现,如今,即使是大学生、大学文科教授、领导干部、科技专家、公司管理层,这些原本有自己文化素养和职业积累的群体,也会对书法失明,这几乎成为最常见的现象。对于充满社会哗众取宠的俗气书法、扭捏作态的书法、江湖杂耍的书法,却不厌其烦、津津乐道或迷茫、不置可否,是当今书法盲症候群的一般规律,这是当下书法遇到的最严峻的挑战,低如写作,太低,不足挂齿;高如果创作太高,高是无法无法实现的;而生活在中间的‘大多数’——作为当代书法艺术分布中最大的观众,它是基于当代书法审美把握的最大的。 发现知识渊博的旁观者 观看当代书法教育,陈振濂认为有三种类型:一是文化技能教育,注重写作和应用的美;二是专业艺术教育,注重书法美的表现和创造;三是关注经典书法的感受、理解、观察和表达。在陈振濂看来,书法审美教育的立场不仅仅是写毛笔字。它不是针对文化技能和社会应用,也不是高端艺术创作实践。这应该是少数精英天才的问题;它不需要掌握完美优秀的笔法技巧,只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实践经验。它不承担创造历史、促进书法领域艺术创新的时代责任,而只是为公众、非专业观众、爱好者和痴迷者提供精神食粮。它可以有适当的实践来获得广泛的经验,但更重要的是,它需要系统的知识和对作品的感知。他认为,在千上万甚至成千上万的高端书法家和主要书法展览的参与被选为获奖群体。在成千上万的社会实用写作群体和成千上万的公众之间,显然缺乏一个中间的链——既不自命书法家也不想参加展览获奖,但也不满足于写好字来应对实用性,而是痴迷于中国书法之美的魅力,他们愿意成为其体验者、接受者、推广者、推广者、创造更多的知识渊博的专业旁观者。 基于审美育人士,并决定了理解说家和审美教育行业旁观者的存在理解说家。陈振濂说:书法之美应该首先以形式为基础,包括风格、流派、形式和技术作为艺术表达词汇的各个环节的美;同时,我们主要考虑如何教育和如何发展审美教育的美——书法之美、写作行为之美、视觉形式观赏之美、笔法之美。在他看来,书法审美教育类似于任何其他艺术审美教育。关注艺术就是关注这一类美的存在和展示方式。旋律节奏、绘画色彩造型、建筑空间、戏剧舞蹈时空情节、影视图像……美关注的是物质艺术媒介来表达创作者的精神世界,从而形成对象美(客观)与感觉美(主观)的有机融合。在书法艺术中,主要的物质媒介是书法的形式及其技术组成:线条元素、汉字形状和空间空白的组成。

书法“美育”,“审美居先”而非“技能居先” 访中国文联副主席

在书法美育中,美学比技巧更重要。书法“美育”和“审美第一”,而不是“技能第一”,以此为出发点追溯书法之美,培养书法的“审美意识”。陈振濂提出并确立了许多“书法美育”的评价标准,如平面效果标准反映了书法的一般原则,包括线条、形状、肌理、比例和颜色;体现书法特殊原则的创作过程标准,包括各种元素的标准和书法美的创作过程——例如,书法独有但在其他艺术门类中没有的“音乐品质”,是书法美最重要的关键表达渠道;它是由技术行程指令的平稳运行过程、前后指令的调节以及线路通过和延长的时间来完成的。同时,他认为书法“美育”应该沿着空间构成和时间体验两个维度,以及对笔墨书写的深刻理解,进行最复杂、最全面、最有价值的审美引导和提升。针对人们书法“美育”能力的培养,陈振濂认为,首先要充分讲解古代经典作品、碑文、竹帛、篆书和楷书草:从形框到线法,从构图的构图,或材料与形状的美,这是观众在观看时获得“美感”的核心内容;同时,要结合实用写作用笔,理解、灵活运用和再现古典书法所呈现的各种表达方式,掌握其表达方法,以有限的实践技能经验,深化和提高审美鉴赏的高度和准确性,使审美活动的质量达到应有的专业水平,成为书法领域有识之士和敏锐的眼光;我们还应该将书法与其他视觉艺术门类进行比较,拓宽书法美学的世界范围,并将独特的书法类型“美感”置于全球审美观察艺术的背景下围绕“书法万物”的审美引导与提升是书法专业写作技能教育与创作教育之间的中级衔接形式。它既不是文化基础的底部,也不是完美的高度。应该强调的是“书法的艺术基础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必须依靠古代经典碑文和书法的全部历史内容;在超越‘书写’的基础上,提出了双重作用目标:强调在‘美育’的地位上,面对经典碑文和书法,既要努力做一个好书法家,又要做一个好书法家。”“书法评论员和鉴赏家”。这项美育的成就,希望培养一大批热爱书法、懂书法、懂书法的鉴赏家、评论家和实践者,而不必是著名的书法家和大师。同时,这种书法“美育”也可以消除“审美盲点”“,确立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学科的审美价值,告诉公众什么是书法美而有价值,什么是书法俗而有江湖,什么是书法匠而无艺术性,什么是书法具有很强的创造力和划时代性……这样的审美价值和判断力,可以扫除“黄忠”最尴尬的现象从艺术学科的本体来看,书法是“美育”陈振濂说,所有的艺术训练都是从西方艺术的基础学科开始的,比如素描、素描、石膏画、透视、解剖学、静物画和山水画。过去,中国没有这套方法,没有西方艺术就没有其他方法;但是一旦有了书法“美育”,就可以以抽象的点线笔画和汉字造型为出发点,创造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充满传统文化基因、能运用新思维、新方法的通用造型基础训练体系。书法“美育”不仅限于书法艺术本身,而且能够覆盖整个视觉艺术世界,这可能是一个开创性的历史贡献。在此基础上,开辟以传统文化为基础的中华文化和文明的滋养渠道。在“美育”以世界著名的油画和版画、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建筑、交响乐、歌剧和芭蕾舞为例的情况下,特别提出书法美的“汉字”和“文字”这两个元素是中国独有的,这在西方是没有的,让它成为艺术学习和欣赏中“对中华文化建立信心”和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整体格局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书法之美至关重要,因为它关系到5000年传统文化的基因和发展的命脉。“一切都围绕书法,但不是唯一一个拥有更高写作技能的人。”陈振濂用一句话概括了书法的“美育”。他更愿意相信,与3000年的古代书法历史相比,书法“美育”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文化建设成就之一,因为它在整个社会和文化覆盖方面具有坚实的专业地位和巨大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