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书法批评的禁忌与行为

时间:2022-05-08 19:45:34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15年前,我和司顺伟先生分别在《书法报》上开设了老斯说话和瑞田观点专栏。他们已经写了十年,仍然被一些读者和同事记住。有人写文章鼓励我们说,这两个专栏反映了当代书法批

15年前,我和司顺伟先生分别在《书法报》上开设了“老斯说话”和“瑞田观点”专栏。他们已经写了十年,仍然被一些读者和同事记住。有人写文章鼓励我们说,这两个专栏反映了当代书法批评的深度和良知。不管有没有深度,我和司顺伟一直在专注于思考当代书法,认真写作,试图为读者提供值得一读的文章,而不是问良心是如何体现的。今年,我将重返旧业,仍想就当代书法创作趋势、书法作品的精神气质、理论与批评问题、书法体系的建设与完善发表自己的看法

以期发现问题,激活书法批评的活力,拓展当代书法批评的思路和方法,近年来我重点阅读了有关书法批评的文章。这些文章发表在综合媒体、专业媒体和自媒体上。他们有不同的视角、深度、语言风格和目的。坦率地说,看完这些文章后,我感到有点不知所措。与书法创作和书法研究相比,或许可以说当代书法批评有点薄弱,没有高原,更不用说高峰了。当代书法学会倾向于书写书法史理论。习惯的认识是,书法史论是书法学术的正统,书法批评因其直接性和敏感性而被视为书法学术的副业。因此,有关书法批评的文章很少,好的文章也很少。此外,我们对书法批评的理解和理解也存在偏差。我们只把书法批评看作是对书法作品的技术分析,或是对书法家或书法作品的欣赏。事实上,书法批评的内涵相当丰富。它的魅力在于观察书法世界的真情,询问书法作品的美学,进而探索书法创作与人类精神的内在联系。书法批评的这种品质是很难看到的,这是受到大环境和书法评论家素质的限制。在现有的书法批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代书法评论家对哲学、美学和文学不感兴趣。他们认为书法艺术是一门地方艺术。正确的选择是根据传统知识评论书法和创作。事实上,书法批评不容忽视。与其他人文学科一样,它是当代文化精神的见证者和记录者。书法评论家的知识结构不能局限于狭隘的知识记忆。他们需要看世界,才能有理论能力去感受和解释当代书法。它要么是对书法家和书法作品的简单技术评价,无论好坏,高低,有价值或无价值。总之,既没有艺术标准,也没有理论依据。这些情感表达浅薄、破碎、空洞

因此,当代书法批评的两个套路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是对“美痣”的批评。郭玉斌说:“美痣批评的用意简单,目的明确。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美人痣’批评者专门找著名专家或有潜力成为著名专家的人来挑战他们。当他们以令人敬畏的方式挑选名将时,他们将闻名于世;即使他们没有伤害对手,他们也不会hey还将产生有节奏的广告效果和摩擦热。“在美女身上挑一颗痣,拿放大镜进一步夸大事实。一定有人在看。哈,美女也有问题。他们达到了诋毁和矮化对手的目的。痣是生活过程中的偶然现象。不需要争论它们是否一定很丑。这颗痣是在美女身上生长的。你为什么不谈谈呢美的美,而不是痣。历史上的许多先例表明,有痣的美女对成为美女并无害处。抓住鼹鼠,无限夸张。这里没有三百两银子的嫌疑,这是不可避免的。例如,当谈到气功时,我们将其与关歌的风格进行比较。我们认为气功这个词缺乏变化,不具有艺术性。气功的性格是不是亭台风格,亭台风格的艺术性是否低,一句话都不清楚。这需要书法史常识,了解书法审美心理,更重要的是了解书法家在创作过程中的艺术审美理想和情感体验。书法作品的物理形式是“脸”。这张“脸”隐藏着一个广阔的世界。背后的支撑很难用肉眼看到。书法的魅力正是在这个肉眼看不见的地方。“美人痣”的批评会取得短期效果。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看穿这种批评的例行公事会很无聊。当然,书法评论家不是赞助者。他们需要有维护良知和道德的勇气,敢于坚持真理,谴责当前的弊端,但我们必须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作者说好说坏是好的”

第二个是对“同一党反对不同党”的批评。相对而言,书法批评比其他艺术风格更难进行。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影响全身的市场利益制约着当代书法批评的走向。然而,自媒体兴起以来,它已经影响了当代书法批评的模式,自吹自擂、互相辱骂、诉诸法庭。一些书法家在自媒体上“自我陶醉”,这意味着我的书法很好,很有价值。有些人要求。我不欠任何人。我希望这些人将来保持沉默。我不知道有多少层的真实性。也许很难得到,或者它用这些夸张的词来达到“好奇害死猫”的目的。相应地,以傲慢的语气诽谤他人。如果某某的话不好,就别告诉我。即使他们被送去,他们也会把他们扔进垃圾箱。从逻辑关系的角度来看,这两种情况都是“虚构的”。首先,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向你要单词。你的自恋是自我表达。其次,你不喜欢的人不会自找麻烦给你写信。不管你想不想,这只是错觉。那么,"假扮书评"抬高自己,败坏对方声誉的把戏还不够严重。这只会暴露出学术教育的不足。其实,这与真正的书法批评无关,只能算是江湖杂耍。对“同党反异”的批判也体现在书法时代、书法风格和风格的争论上。一些书法家追随魏晋,强调魏晋书法是无与伦比的。如果他们追随唐宋,就会把唐宋书法吹上天。如果他们追随明清,他们将把明清书法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或者写一篇关于书法的文章,单方面认为篆书高于隶书,隶书高于楷书,草书高于篆书和楷书。。。各种判断基本上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并以迂回的方式强调其重要性。有些人还故意将金代书法的笔画与唐朝书法的笔画进行比较,并将古人的笔画与现代人的笔画进行比较,以便找到我的好坏的依据。这种“批评”是普遍的集体无意识。书法艺术博大精深,具有丰富的表现手段和人文关怀。仅以“盲人破匾”的形式进行盲目的分析和判断,是当代书法批评缺乏解释力、美感薄弱、庸俗无能的表现。中国书法批评“党是片面的、自私的,没有学术上的理由可言。艺术风格的多样性和审美需求的多样性告诉我们,书法艺术有着复杂的审美要素。它不是一个点对点的结构,而是一个文化整体和系统工程。没有这种认识,当代书法批评就没有能力和能力解释的资格。最后,它只能像一个偏执、自私、肤浅、苍白的小贩一样大喊:我是最好的,他是最坏的

话语暴力可以给人声音,但它不能带来理想的启蒙,这正是我们的作家和读者所期待的。因此,我们不满意书法批评,包括言语暴力

当代书法批评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偏激观点,是因为那些本末倒置、模棱两可的字眼,实际上是在折磨别人,吹嘘一些不相信书法的人。原因在于文化的短视和批判人格的退化。当代书法批评需要建立新的精神结构,改变批评的庸俗和无能,让书法成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