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这些都是书法伪常识

时间:2022-05-08 19:45:25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书法作为中国最具民族特色的传统艺术类别之一,在中国仍有着广泛的影响。除了少数喜欢欣赏甚至故意泼墨的专业从业者之外,他们也是一个无法准确统计的庞大群体。因此,严格地

书法作为中国最具民族特色的传统艺术类别之一,在中国仍有着广泛的影响。除了少数喜欢欣赏甚至故意泼墨的专业从业者之外,他们也是一个无法准确统计的庞大群体。因此,严格地说,书法不是一种被忽视的古代遗产,而是一种深深嵌入中国基因的独特文化实践。

然而,与庞大观众的迫切需求不匹配的是,各种所谓的书法知识、技术、公式、经验、经验等。现在漂浮在讲堂会场上,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实际上充满了不同程度的错误和谬误,导致误入歧途,浪费时间。这不仅表明高等书法教育仍有许多无穷无尽的努力,而且也反映了书法的古代艺术形式需要更准确、更深入地探索。在此基础上,如果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八个稍微澄清,那么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八个词仍然是一个准确而持久的谚语。

疫情下,山东大学文学院成立了师生互动小组,60多名在职教师积极参与,以举办主题沙龙的形式开展多彩活动,缓解学生情绪,反响热烈。针对上述问题,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青年教师陈硕在他带领的艺文类聚小组的第一次活动中,就书法学习中的几个问题与学生进行了深入交流,尤其是拆了很多书法伪常识。——

图片1

书法伪常识横行三凡是不可取的

如今流行的书法伪常识很难一一列举,尤其是有代表性的,主要有五类,以下是其名称,并附辨正。

第二,技术。例如,笔法等同于中锋和按压,笔法的动作集中在笔画的开头和结尾的两端和转折点。这种谬误源于作者只关注唐代颜真卿和刘公权以来的一些模式。同时,它被许多明清理论家误导,对中锋和按压进行了绝对机械化的解释。因此,它忽略了八面出锋的物理功能,这是软锥毛笔必须具备的。

第二,工具。如果你坚持使用羊毛笔和生宣纸来练习书法。从中国文具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在历史的大部分时期,硬笔和无墨晕效果的纸张(或丝绸和丝绸等丝绸织物)主导着书写行为。今天著名的古代名著,如《兰亭序》,实际上与羊毛笔和生宣纸无关。这两成为书法创作的主导工具,大致是清末以来的事情。

第三,写作实践。如果你认为只有写好唐楷,你才能写其他字体,简单地把长时间的书法练习等同于深刻的技巧。至于前者,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在汉字的发展过程中,草书先于行书成熟,行书先于楷书成熟。这意味着汉魏六朝时期,许多擅长行草的书法家(如二王)在做行草之前不可能学习唐楷的技术。至于后者,启功有一个论文笔记:所谓的时间不是时间长、数量多的所谓。写作是不合理和无聊的。时间越长,谬误就越慢。然而,写作总是在法律上。虽然它很少,但它必须是准确的。它是准确和熟悉的,从你想要的……”

第四,历史知识。例如,简单地说,古代文物遗迹来自著名的书法家,值得一试。事实上,在大多数历史时期,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书法家。大量的古代文物不能一概而论:兰亭序列、九宫李泉明等确切的书法家;礼器碑、张猛龙碑应由当时的好书法家撰写,但名字没有传播;但无数的笔迹制作人(包括作家、雕刻家、铸造者、模仿者)是下层文人、工匠甚至低识字群体,涉及笔迹包括笔迹、竹简、敦煌文书、墓志造像、砖瓦陶器等。当然,以上并不是所有著名的作品,也很难被命名为书法,然后被学者没有识别,没有策略。

第五,心态。集中体现在三凡:当代名人(上过电视、报纸、微博、微信、小红书)写的字都是精美的书法;出版物上发布的所有信息(包括字帖、作品集、图录)都可以依靠;任何跟随名人和大师的人都可以成名并结婚。这主观上是盲从盲信、追名追利的心态造成的,但也与当今信息爆炸和媒体混乱的客观条件有关。随着信息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虽然不太可能有老式的世外高人,但流量毕竟和艺术造诣不一样。

上述五种类型自然不能涵盖所有的书法伪常识,但它们可以反映三个共性:简单、清晰、易于传播;脱离模型,违反历史事实;所以神秘,夸张。

时间在诗外 写作应与阅读同步

如果我们想有效地欣赏、复制和研究古老而复杂的书法艺术,我们需要遵守常识,尊重历史,在现代人文学科的指导下,在以下四个方面建立一些新的思维。

学习书法应该与学习传统文化和阅读文学和历史经典同步。书法不同于大多数古典艺术类别,它依赖于汉字,一直是古代文人和医生的必要技能。其审美品味、价值规模、技术标准、风格等,在历代文人的日常实践中得到了强烈的塑造,具有独特的文化属性,这是古代罕见的现代意义上的书法家和书法作品的根本原因。今天每一种所谓的书法都是一个独立的艺术类别,一个发达的学科和专业。虽然它有相当现实的立场,但正如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所说,恢复书法的文化土壤和知识背景是正确的方式。

要把具体的技术训练和风格探索放在书法史的框架里,穷源溯流,以知识引领书写。比如唐代欧阳询楷书的学生很多,尤其是《九成宫李泉铭》,但书往往呆滞刻板,受到某些时候人们做法的不良影响。如果学者有书法史的知识,可以知道欧楷的斜画紧结风格主要继承了北朝铭石书的遗迹——北魏的《张猛龙碑》、隋朝的《苏孝慈墓志》,已经有了很多欧式的风格元素。学者不妨进行对比观察和复制,以明确欧式的继承和创新。此外,在欧阳询的传世书写中,《九成宫李泉铭》可能不是最高水平的,比如《皇甫生日碑》、《化度寺碑》等。更何况还有《梦创》、《张翰》、《卜商》等笔墨(抄本),锋颖发露,神采奕奕,足取法。其实很多书法史框架都是核心的,不难解决。

战略性地选择可靠的模型作为学习资源。如果是针对初学者的,具体来说:学习篆书和隶书应以汉代及以前的模型为主。此外,还可以适当参考邓石如、吴熙载、赵志谦等清代纪念碑学家的杰作;学习楷书、行书、草书应以北宋及以前的模型为主;学习篆刻,首先要巩固先秦古代印章和汉印的基础。在选择模型类型时,要充分注意墨水的价值,避免碑刻拓片中许多非书写因素的干扰,如唐抄《二王》、隋智永《真草千字文》、唐颜真卿《告身帖》、《宋四家》等,值得取法。当然,对于积累了相当多的作者来说,除了著名的经典之外,他们还可以获得资金来转化其他类型的书籍。

在临摹等阶段的写作实践中,不仅要注意遵守规律和培养规律,还要注意观察力、好奇心和想象力的培养。对于许多青铜铭文和石刻,很难推断出原始文字形式,拓片上的文字形式非常斑驳多变。在这个时候,恢复性复制很难进行,但我们应该在表达多样性和自主性方面做出更多努力。对于许多墨迹和精雕细刻的碑文,我们不应该受到充满各种虚假常识的法律、总结和伎俩的约束。甚至可以说,越是以严格的规律闻名的楷模(如“二王”行、草书、唐楷),我们就越需要用各种手段去发现和把握它们的生动性、丰富性和变化性

进入20世纪以来,书法的发展生态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随着毛笔等工具退出实用领域,知识精英不再将书法视为必备技能,书法必然朝着“纯艺术”的方向发展。当前,要形成对书法的深刻认识,进行有效实践,就必须依靠“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回归传统,深入典型,自觉摒弃各种虚假常识。这样,我们就可以冲破古今的鸿沟,获得理想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