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林书法

当前位置:主页 > 投稿 >

投稿

康有为《开封琉璃塔记》墨迹新见

时间:2022-05-08 19:51:59 作者:北辰Polaris 来源:冯雪林书法
开封琉璃塔记(局部) 民国十二年(1923年)3月,康有为响应河南省省长张福来和省长张凤台的平原十日任命访问开封。康有为的开封之行实际上为洛阳铺平了道路,并为他与吴佩孚的

康有为《开封琉璃塔记》墨迹新见

开封琉璃塔记(局部)

民国十二年(1923年)3月,康有为响应河南省省长张福来和省长张凤台的“平原十日任命”访问开封。康有为的开封之行实际上为洛阳铺平了道路,并为他与吴佩孚的下一次会面创造了动力。开封似乎非常适合发表演讲,以保护中国文化精髓,弘扬儒家思想。他希望“寻求欧洲和美国的科学,在国内保护中国文化和儒家思想的精髓,实践孔子的方式,培养自我修养,决心为世界各国所用”。除演讲外,他还参观了禹王台、龙亭、铁塔等名胜古迹,并前往西陵祭祀光绪皇帝。康的家人正全力以赴。尽管年事已高,他仍能感受到事物并珍视自己的心灵。他写诗歌和对联,并留下了许多问题。其中,余王台龙亭对联在“文革”中幸存下来;著名的行书《古吹台感别留题》嵌在台南御书虞王楼下的石墙中,至今保存完好。还有最精彩的《开封琉璃塔记》,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却没能刻出石头

行草《开封琉璃塔记》,纸本,横157厘米纵18厘米,凡57行,700余字。琉璃塔又名开宝寺塔,是汴京八大名胜古迹之一。66岁的人年纪大了,很有艺术感。康有为今年的编年史作品超过40件。它们不仅数量多、范围广,而且大多是《庄右志》的作品。

《开封琉璃宝塔传说》详细研究了琉璃宝塔和开宝寺的名称来源、历史沿革、建造者和以前的添置物。说明了砖的先例不仅是中州的神物,也是地球的奇迹,琉璃塔是各国的老师。然而,在文物保护方面,中国不如西方。这座塔自北宋以来不到一千年。塔中的十尊琉璃佛像已在世界各地修缮过,其中有数不清的宋代文物。因此,我们呼吁保护历史遗迹:“这座古塔已经失传。请证明它被称为琉璃塔,以便与所有国家一起保护它。”这件作品虽为高行健所作,但却有着丰富的文学情怀和精美的书法,堪称“双璧”。康有为的高书与其开放、浓密、厚重的书法作品有着不同的风格。它大多属于书信和笔墨的风格,没有做好事的意图。此外,不同时期的风格也不一致。

康有为的书法思想也可以从《开封琉璃塔志》中看到。

康有为《开封琉璃塔记》墨迹新见

。清朝时,碑刻进入赞大同,导致曹法灭绝。书法家们更喜欢研究碑刻,而草法并不流行。对于北京王朝的著名大师来说,他们也不明白如何将草书变成令人沮丧的文字。他们的竹简与官方书籍没有什么不同。比如邓世如、张玉照等著名的碑学大师,他们的草书似乎还不够。后者以楷书为草书,其竹简与官书并无不同。因此,他在尊碑抑书的同时,并没有完全否定书法的价值,但他做了一个非常客观的分析:“作为玄碑的人,仍然可以看到他古老的书写技巧,而获奖的书法往往是扭曲的。然而,简洁的笔记主要是美丽、奇异的感觉、美妙的理论、华丽的姿态和恭维,所以书法仍然很重要。”同时,它主张,如果书法的风格完成了,如果你想丰富其书法的运行状态,你应该向葛铁学习。除了缺乏实践之外,他无法用他的笔在短时间内获得顿悟,这也是他无法跳出苏米模式的原因之一。因此,有些人想用“铁学情结”把他们的竹简从书法体系中分离出来,使之成为独特的类型

康的竹简和简牍在词和汉方面都很优秀,这是他书法艺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自从碑学兴起以来,很少有书法家擅长竹简书法,因为书法家更喜欢在碑上工作。康有为不仅是自清代赵志谦以来的一位杰出的竹简和书法大师,而且是一位很有价值的人物。作为碑文艺术的代表人物,他能够顺应潮流,转变观念,吸收现代考古学的新成果,倡导碑文艺术的融合,开启书法艺术多元化发展的第一个趋势

作者注意到,“康体”受《经石峪》《高灵庙》《石门铭》等碑影响很大,横画平长,撇捺开张,追求篆情隶意,用笔往往十迟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有时似乎刻意求工,白璧之瑕,出乎意料;尤其显明的是横画、波磔,甚至使转,会动作重复流露习气

虽然在20多岁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书法的重要性,而《广艺舟双楫》已经确立了其作为碑派大师的地位,在康有为50岁之后,书法实现了彻底的转变。标志是书写方法已经成熟:在手腕和肘部使用钢笔的平板学校书写方法已经取代了指点书法方法。其最大的特点是:提笔、挂腕、转中、送笔穿过腕、肘、肩乃至全身,逆着涩线,或时而举或按、时而起、时而落;笔触的质量侧重于塑造古代致密、厚实、宽大的金石气。星草的《开封琉璃塔记》就是在这一理念指导下创作的艺术典范。虽然这是一份手稿,但绝不松懈。只有这样,当波浪弯曲,手腕收敛,全身用钢笔放松和书写精神时,毫线管的颤抖才可能成为生理反应。只有这样的小字,这样的魔笔,这样的心血,我们才能写出优美的文章,创造出完美的艺术

康有为的《开封琉璃塔记》草书不幸未能与诗对联同时出版;幸运的是,灾难发生后,珍贵历史文件的原始和真实作品得以保留。今天,虽然历史已经过去了近一个世纪,但当我们用点滴和墨迹搓着手,触碰这位前“先古人物”的灵魂时,恍惚中白发的“天佑花人”令人震惊。他迫不及待地爬上几十米高的古塔顶,望着边梁,对着呼啸而过的海浪叹息道:“城市还是国家,人民不再是人民!”他是在清朝“明知不可能”的情况下这样做的,他梦想着恢复旧王朝。南海尝到了书法“能循圣道,制王制,洞人理,化物”的滋味。在手牵手、投手、吟诵的同时,它也会有更深的理解。